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示威者的强力后盾:中产大军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29

香港示威者的强力后盾:中产大军

转发此新闻:
这场由年轻人主导的示威活动为何能够持续数月之久?一个可能的重要原因是,香港本地已步入中年的在职人士为抗议者提供了强大的幕后支持。这场由年轻人主导的示威活动为何能够持续数月之久?一个可能的重要原因是,香港本地已步入中年的在职人士为抗议者提供了强大的幕后支持。

「全副武装」的香港示威者 

很多个夜晚,当香港被催泪弹的烟雾笼罩,身穿黑衣的年轻示威者被警察追赶,中年经理人陈先生都会开着他的银色丰田四门车,接送示威者回家。很多个夜晚,当香港被催泪弹的烟雾笼罩,身穿黑衣的年轻示威者被警察追赶,中年经理人陈先生(Mr. Chan)都会开着他的银色丰田四门车,接送示威者回家。

送完一队人之后,他又会返回去接更多的人;他车上准备着水和一袋恤,可供示威者快速「变装」。他穿梭于冲突地区与许多示威者居住的偏远地区之间,一跑就是英里(约公里)。送完一队人之后,他又会返回去接更多的人;他车上准备着水和一袋T恤,可供示威者快速「变装」。他穿梭于冲突地区与许多示威者居住的偏远地区之间,一跑就是100英里(约161公里)。

陈先生是「校巴」群体的一员。所谓「校巴」,是一个秘密组织,里面聚集了大批用于撤离冲突现场的车主,他们多是年长的香港中产阶级,他们想为那些在街头抗议的年轻人提供支持。一个专门组织此类行动的加密聊天群组名叫「接放学」,在群组内司机被称为「家长」,示威者则是「孩子」,双方可以通过群组建立联系。该群组成员约有万人。另有数万人加入了其他群组。陈先生是「校巴」群体的一员。所谓「校巴」(the school bus),是一个秘密组织,里面聚集了大批用于撤离冲突现场的车主,他们多是年长的香港中产阶级,他们想为那些在街头抗议的年轻人提供支持。一个专门组织此类行动的加密聊天群组名叫「接放学」(after school pickup),在群组内司机被称为「家长」(parents),示威者则是「孩子」(children),双方可以通过群组建立联系。该群组成员约有2.1万人。另有数万人加入了其他群组。

近日,为示威者提供装备的高先生举着主张「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标语

今个夏天大量示威人群走向香港街头,抗议中央政府的高压管控,他们与警察对峙,阻塞交通,扰乱机场秩序。虽然北京方面及其精心挑选的香港领导人表示,沉默的香港市民大多是反对示威者的,但仔细观察后你会发现,这座城市内有很大一批人在低调地支持这场示威。今个夏天大量示威人群走向香港街头,抗议中央政府的高压管控,他们与警察对峙,阻塞交通,扰乱机场秩序。虽然北京方面及其精心挑选的香港领导人表示,沉默的香港市民大多是反对示威者的,但仔细观察后你会发现,这座城市内有很大一批人在低调地支持这场示威。

香港各地涌现了大量的「地下」支持者,这群人隐匿于公众视线之外,他们开车送示威者回家,为他们提供防毒面罩、伙食费,以及用于法律辩护的资金。有些受伤的示威者担心在公立医院受到不公对待,于是一个医生团体为他们提供了匿名检查。还有一个团体会听取年轻示威者的心声,让他们有机会敞开心扉,这些年轻人感觉难以同父母谈论他们目前正在经历的事情。该团体在示威者聊天室中的口号是:「你不必独自面对」,其管理员的账号是。香港各地涌现了大量的「地下」支持者,这群人隐匿于公众视线之外,他们开车送示威者回家,为他们提供防毒面罩、伙食费,以及用于法律辩护的资金。有些受伤的示威者担心在公立医院受到不公对待,于是一个医生团体为他们提供了匿名检查。还有一个团体会听取年轻示威者的心声,让他们有机会敞开心扉,这些年轻人感觉难以同父母谈论他们目前正在经历的事情。该团体在示威者聊天室中的口号是:「你不必独自面对」,其管理员的账号是@cometomama

月以来,活动人士共募集了约万美元资金,用来支付示威者的律师费和医疗费。据其中一位组织者吴霭仪介绍,该基金被称为「人道支援基金」──月日,香港发生了激烈冲突,一些示威者被指控的罪名可以让他们面临长达十年的监禁。她表示:「这件事意义重大,说明很多香港人虽然没法站出来示威,但他们心底是希望以某种方式表达支持的。」6月以来,活动人士共募集了约1,000万美元资金,用来支付示威者的律师费和医疗费。据其中一位组织者吴霭仪(Margaret Ng)介绍,该基金被称为「612人道支援基金」──612日,香港发生了激烈冲突,一些示威者被指控的罪名可以让他们面临长达十年的监禁。她表示:「这件事意义重大,说明很多香港人虽然没法站出来示威,但他们心底是希望以某种方式表达支持的。」

活动人士还透过众筹募集了数百万美元,用作在海外报纸上购买整版广告,解释示威者的意图,争取国际支持。首批广告选在日本国集团峰会期间刊登。活动人士还透过众筹募集了数百万美元,用作在海外报纸上购买整版广告,解释示威者的意图,争取国际支持。首批广告选在日本20国集团峰会(G20)期间刊登。

「我们只是一些邻居,一起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而已,」提供接送服务的陈先生表示,他希望为自己的孩子守护香港的未来。记者跟他通电话时,他附近高楼的阳台上传来一声「撑香港」的呼喊,这是在为示威者打气──当时已是晚上点。「我们就像不断交织在一起的社会圈子一样,交叠,再交叠,直到达成目标,就像一条人链。」「我们只是一些邻居,一起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而已,」提供接送服务的陈先生表示,他希望为自己的孩子守护香港的未来。记者跟他通电话时,他附近高楼的阳台上传来一声「撑香港」的呼喊,这是在为示威者打气──当时已是晚上10点。「我们就像不断交织在一起的社会圈子一样,交叠,再交叠,直到达成目标,就像一条人链。」

而这条人链的规模之巨,本月初的一件事令公众得以窥见一斑。当时,香港政府关停了通往香港国际机场的公共交通,由于地处偏远,示威者滞留机场。然而在他们发出接车请求后,大批司机应声而出,一条主要的高速公路竟陷入挤塞。几小时后,前去救援的司机数量甚至超过了示威者数量。一些司机只能空车而返。而这条人链的规模之巨,本月初的一件事令公众得以窥见一斑。当时,香港政府关停了通往香港国际机场的公共交通,由于地处偏远,示威者滞留机场。然而在他们发出接车请求后,大批司机应声而出,一条主要的高速公路竟陷入挤塞。几小时后,前去救援的司机数量甚至超过了示威者数量。一些司机只能空车而返。

今年夏天的这场示威活动一开始只是抗议引渡法案(该法案允许向中国内地引渡罪犯),后来却愈演愈烈,迟迟未见平息。虽然警方为恢复秩序加大了抓捕力度,还动用了高压水枪,但示威者并未停止抗议。究其原因,上述幕后支持可能是一大因素。这种支持亦使北京方面宣扬的观点变得站不住脚,它宣称示威活动之所以持续,是美国等国家的煽动者所为。今年夏天的这场示威活动一开始只是抗议引渡法案(该法案允许向中国内地引渡罪犯),后来却愈演愈烈,迟迟未见平息。虽然警方为恢复秩序加大了抓捕力度,还动用了高压水枪,但示威者并未停止抗议。究其原因,上述幕后支持可能是一大因素。这种支持亦使北京方面宣扬的观点变得站不住脚,它宣称示威活动之所以持续,是美国等国家的煽动者所为。

支持者的行动是暗中进行的,因为他们担心被扣上教唆非法集会之类的罪名,也害怕中国大陆对他们进行报复。中央政府已经向香港主要航空公司国泰航空等企业施压,要求他们解雇涉嫌支持示威者或参与示威的员工。支持者的行动是暗中进行的,因为他们担心被扣上教唆非法集会之类的罪名,也害怕中国大陆对他们进行报复。中央政府已经向香港主要航空公司国泰航空(Cathay Pacific)等企业施压,要求他们解雇涉嫌支持示威者或参与示威的员工。

许多支持者都来自香港社会的较富裕阶层。以太太为例,这位家庭主妇留着一头长发,手上戴着大钻戒,是她其中一个名字的首字母。她家住九龙塘,该区向来是香港的富人区,已故演员李小龙亦曾住在那里。「你可以写出来我住在九龙塘,」她说。「我想让人们知道像我这样的人在支持这场运动。」许多支持者都来自香港社会的较富裕阶层。以D太太为例,这位家庭主妇留着一头长发,手上戴着大钻戒,D是她其中一个名字的首字母。她家住九龙塘,该区向来是香港的富人区,已故演员李小龙亦曾住在那里。「你可以写出来我住在九龙塘,」她说。「我想让人们知道像我这样的人在支持这场运动。」

有的时候,她和丈夫晚上在电视了解到冲突情况之后,会开着自家豪华房车去接送示威者。她会首先查看上的一个「校巴」频道,看通过稍加掩饰的代号,将驾驶员与示威者联系起来。「所有孩子都回家了吗?」月日凌晨一点半,一个校巴群组的负责人问道,当晚,旺角附近发生了暴力冲突。「如果有人想让我们今天接你放学,如果有人需要乘车回家,请联系管理员。」凌晨两点,群组内又重复了这一消息。有的时候,她和丈夫晚上在电视了解到冲突情况之后,会开着自家豪华房车去接送示威者。她会首先查看Telegram上的一个「校巴」频道,看Telegram通过稍加掩饰的代号,将驾驶员与示威者联系起来。「所有孩子都回家了吗?」97日凌晨一点半,一个校巴群组的负责人问道,当晚,旺角附近发生了暴力冲突。「如果有人想让我们今天接你放学,如果有人需要乘车回家,请联系管理员。」凌晨两点,群组内又重复了这一消息。

月份时,太太看到有报道说,一些年轻示威者在与警察的长时间对峙期间,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吃不到什么东西,这让她很难过。这些学生年纪的示威者经常没有足够的钱坐车、购买头盔或是食物。她说,有些父母都不给孩子零花钱了,就是怕孩子出去。很快太太就通过邻居筹集了价值万美元的麦当劳礼品券和预付地铁卡。7月份时,D太太看到有报道说,一些年轻示威者在与警察的长时间对峙期间,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吃不到什么东西,这让她很难过。这些学生年纪的示威者经常没有足够的钱坐车、购买头盔或是食物。她说,有些父母都不给孩子零花钱了,就是怕孩子出去。很快D太太就通过邻居筹集了价值2.5万美元的麦当劳礼品券和预付地铁卡。

她说,许多示威者不好意思接受捐赠,于是她和朋友们决定将它们包装为「来自一位阿姨的礼物」。他们将礼品券与手写便条和小小的心形图案包在一起。太太说,她会亲手把礼品券送给她遇到的示威者,或是交给她在加密聊天工具中认识的示威者,再由他们通过自己的网络,分发这些礼品。「你不孤单,」其中一张便条上写道。「我们会给予你能量。」她说,许多示威者不好意思接受捐赠,于是她和朋友们决定将它们包装为「来自一位阿姨的礼物」。他们将礼品券与手写便条和小小的心形图案包在一起。D太太说,她会亲手把礼品券送给她遇到的示威者,或是交给她在加密聊天工具中认识的示威者,再由他们通过自己的网络,分发这些礼品。「你不孤单,」其中一张便条上写道。「我们会给予你能量。」

有些钱的确为选择逃亡的被捕示威者提供了帮助──据两名获得资金支持的示威者和两名了解此事的捐赠者介绍。一些害怕长期监禁的示威者通常会逃往台湾。有些钱的确为选择逃亡的被捕示威者提供了帮助──据两名获得资金支持的示威者和两名了解此事的捐赠者介绍。一些害怕长期监禁的示威者通常会逃往台湾。

自示威活动开始以来,警方使用了催泪弹、辣椒喷雾、高压水枪以及危害较轻的射弹(比如豆袋弹)等武器,而支持者的主要后勤工作也是为前线示威者提供装备,用来抵御这些武器,保护自身。全套装备的价格大约在美元以上,包括的防毒面罩和滤芯、的黄色安全帽、护目镜以及手套。防毒面罩频繁使用后,更换优质滤芯大约需要美元。自示威活动开始以来,警方使用了催泪弹、辣椒喷雾、高压水枪以及危害较轻的射弹(比如豆袋弹)等武器,而支持者的主要后勤工作也是为前线示威者提供装备,用来抵御这些武器,保护自身。全套装备的价格大约在50美元以上,包括3M的防毒面罩和滤芯、Korel的黄色安全帽、护目镜以及手套。防毒面罩频繁使用后,更换优质滤芯大约需要22-35美元。

这些装备已经很难在香港商店买到,但街头仍然供应充足。在示威集会区,经常能看到成堆的安全帽装在塑料包装内,或一箱箱的护目镜可供随意取用。亲北京的记者、商人及政界人士认为,这些看似取之不尽的新装备表明,这场运动得到了反华组织的支持,其中很可能有来自美国的资金。这些装备已经很难在香港商店买到,但街头仍然供应充足。在示威集会区,经常能看到成堆的安全帽装在塑料包装内,或一箱箱的护目镜可供随意取用。亲北京的记者、商人及政界人士认为,这些看似取之不尽的新装备表明,这场运动得到了反华组织的支持,其中很可能有来自美国的资金。

「我听说有几辆货会停在前线后面,为他们输送头盔和口罩,你知道,都是一流装备,」香港知名房地产商人盛智文表示,他支持香港政府,他认为抗议者的资金可能是美国在暗中提供。「他们都是些孩子,但他们有面罩,有各种各样的装备。他们背后是有组织的。」「我听说有几辆货Van会停在前线后面,为他们输送头盔和口罩,你知道,都是一流装备,」香港知名房地产商人盛智文(Alan Zeman)表示,他支持香港政府,他认为抗议者的资金可能是美国在暗中提供。「他们都是些孩子,但他们有面罩,有各种各样的装备。他们背后是有组织的。」

一位自称高先生的支持者是一家跨国公司的区域管理层。他说现时他的大部分闲暇时间都在购买和分发此类装备。他们有一个大约人的非正式小组,通过联络,他们会共享采购、运输及分发资讯。他们从台湾进口装备,他们相信当地的供应商绝不会向警方泄露他们的名字。「我们每人只买几套,以免惹人注意,」他说。「但每人买五套,加起来就有套。」一位自称高先生(Mr. Ko)的支持者是一家跨国公司的区域管理层。他说现时他的大部分闲暇时间都在购买和分发此类装备。他们有一个大约100人的非正式小组,通过Telegram联络,他们会共享采购、运输及分发资讯。他们从台湾进口装备,他们相信当地的供应商绝不会向警方泄露他们的名字。「我们每人只买几套,以免惹人注意,」他说。「但每人买五套,加起来就有500套。」


近日的一次示威期间,接送示威者的陈先生在天桥上俯瞰下面的人群。 


一位多岁的张姓工程师带来了更多装备。他在建筑工地工作,因此有合理的理由批量购买装备。他说,他在工地上存放了六箱全罩式防毒面具,以供下一次大规模示威时使用。一位30多岁的张姓工程师带来了更多装备。他在建筑工地工作,因此有合理的理由批量购买装备。他说,他在工地上存放了六箱3M全罩式防毒面具,以供下一次大规模示威时使用。
他通过一个工程师聊天群保持联络,这个群组只有经人推荐才能加入。如今,许多群组都要求新成员加入时,必须有一名现有成员做担保,以此防止警方渗透。他们会在群组内讨论购买装备以及其他与工程有关的话题,例如能否使用碳纤维为示威者制作轻型盾牌。他通过一个工程师聊天群保持联络,这个群组只有经人推荐才能加入。如今,许多群组都要求新成员加入时,必须有一名现有成员做担保,以此防止警方渗透。他们会在群组内讨论购买装备以及其他与工程有关的话题,例如能否使用碳纤维为示威者制作轻型盾牌。

高先生向一些示威者提供了装备,他们是在一场示威的前几天认识的。「我告诉父母们,这就跟你和孩子谈论性的问题一样,」高先生说。「你知道他们反正都要做,所以不如给他们提供防护措施。我们知道他们要去示威,所以我们就为他们提供装备来保护自己。」高先生认为,示威者之所以更喜欢一款价格更贵的防毒面罩,是因为那些面罩是粉红色的,比较醒目。「他们很想要粉红色的,我们就给他们买粉红色的,」他说。高先生向一些示威者提供了装备,他们是在一场示威的前几天认识的。「我告诉父母们,这就跟你和孩子谈论性的问题一样,」高先生说。「你知道他们反正都要做,所以不如给他们提供防护措施。我们知道他们要去示威,所以我们就为他们提供装备来保护自己。」高先生认为,示威者之所以更喜欢一款价格更贵的防毒面罩,是因为那些面罩是粉红色的,比较醒目。「他们很想要粉红色的,我们就给他们买粉红色的,」他说。

一些较为年长的香港人也支持过以前的示威活动。在年那场持续了天的静坐示威期间,他们为寻求民主的学生提供了食品、帐篷及其他援助。多岁的表示,如今,他们对示威者的支持力度更大了。这位打扮光鲜的中年人拥有一家物流和运输公司。在年的示威活动中,下班后西装也不换,就背着木板,前往示威场所搭建书桌,以便那些学生年纪的示威者能继续学习。他还因此登上了当地新闻。他说,现在,他经常站在离蒙面示威者与警察对峙点很近的地方,原因之一是想看看他们是否需要什么。「我觉得我亏欠这些孩子们很多,」他说。一些较为年长的香港人也支持过以前的示威活动。在2014年那场持续了79天的静坐示威期间,他们为寻求民主的学生提供了食品、帐篷及其他援助。50多岁的Chris表示,如今,他们对示威者的支持力度更大了。这位打扮光鲜的中年人拥有一家物流和运输公司。在2014年的示威活动中,Chris下班后西装也不换,就背着木板,前往示威场所搭建书桌,以便那些学生年纪的示威者能继续学习。他还因此登上了当地新闻。他说,现在,他经常站在离蒙面示威者与警察对峙点很近的地方,原因之一是想看看他们是否需要什么。「我觉得我亏欠这些孩子们很多,」他说。

共产主义革命后,的父母逃离了中国大陆,一无所有的他们在当时还是英国殖民地的香港开始了新生活。年,英国将香港归还中国,基于「一国两制」的安排,香港将在年前享有一定的自治权。然而今年,一部拟议中的法律对这一安排造成了威胁。根据该法案,罪犯可以被引渡至中国内地。这项法案的出现,加上香港法治曾经遭受的一系列其他侵蚀,引发了当前的示威活动。在看来,这为「一国两制」以及香港现有的生活方式敲响了丧钟。「这是一场自由与民主对抗专制与共产主义的斗争,」他说。共产主义革命后,Chris的父母逃离了中国大陆,一无所有的他们在当时还是英国殖民地的香港开始了新生活。1997年,英国将香港归还中国,基于「一国两制」的安排,香港将在2047年前享有一定的自治权。然而今年,一部拟议中的法律对这一安排造成了威胁。根据该法案,罪犯可以被引渡至中国内地。这项法案的出现,加上香港法治曾经遭受的一系列其他侵蚀,引发了当前的示威活动。在Chris看来,这为「一国两制」以及香港现有的生活方式敲响了丧钟。「这是一场自由与民主对抗专制与共产主义的斗争,」他说。

来源:华尔街日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