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港府和北京不断激发香港的「示威创意」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25

港府和北京不断激发香港的「示威创意」

转发此新闻:
尽管6月以降的一系列「逆权运动」并不像传统示威抗争存在指标性的「大台」(主导团体、人物),因此又被称作「没有脸孔的抗争」──当然也是为了防止遭到秋后算帐,并抵挡已逐渐成为日常的催泪烟,示威者们不得不将脸深埋在口罩和防护面具之下──香港特区政府仍在港人发起「8.31大游行」前夕展开大规模抓捕。

习惯呼吸自由空气的香港人,在压迫下善用各式工具来传达诉求,将扁平的抗争概念化作立体的形象,港府以及北京竟成了最关键的助攻者。

港府在24小时内连续逮捕、起诉黄之锋、周庭、陈浩天等9名「知名人士」,其中更有3人是立法会议员。速度之快、效率之高,很难不让人心生畏惧,而当局选择在游行登场的前夕出手,警告港人的意图也不言可喻。

尽管在这次一系列的抗争中,我们看到许多外国人不断提醒着香港警察「Hong Kong is not China」(香港不是中国),但这种高针对性、手段拙劣,对市井百姓做出的的赤裸恐吓,实在很难不联想到几年来在中国轮番搬演的类似戏码。

习近平在2012年接任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后,中国社会的言论紧缩百姓深有所感,过去还勉强可以发出的异议之声,已经不再能够被容忍了。过去几年里,一起又一起严重侵害人民权利的事件接连上演,手段一次比一次狠毒,频率也越来越高。

过去一段时间,中国政府对人民严加管控、打击公民社会的最高峰落在201579日开始对维权律师、维权人士进行的大规模逮补,不到一个月就造成至少319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和家属被约谈、传唤、限制出境、软禁、监视居住、逮捕或是无声无息地失踪。

709大抓捕」经过一年之后,终于在2016年的82日启动了第一波审判,其中最具指标性的莫过于北京锋锐事务所的周世锋律师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之所以称为「指标」,在于这是「颠覆国家政权罪」首次适用在充分了解并且捍卫法律的律师角色身上。而在82日这天,中国共青团更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段影片,将维权律师对国家的「危害」,提高至与各地独立运动同等层级的国安问题,当然也同样的将人民的诉求化约为外国势力渗透的「颜色革命」,与当下北京对港人自发上街的论调如出一辙。

香港终究不是中国,多管齐下的打压,不但不会达成逼迫港人噤声的目的,反而更有助于激发运动中所能展现的「示威创意」,并且凸显人民的自律和自制。几个月的示威中,最让全球媒体惊艳并且津津乐道的,就是那些看似源源不绝的设计能量。

从「Be Water」的游击战术、一面又一面的「连侬墙」(Lennon Wall,台湾译作蓝侬墙),到迅速对抗争最新态势作出立即反应,同时透过网路的力量散播出去──比如发起上传遮住右眼的自拍照,并标注「#Eye4HK」来声援眼部不幸遭布袋弹击中的少女──都在在让人见识到这场运动中,不论在行为还是物件上所展示的艺术感。

日前港人透过网路众筹,募资在各国报章刊登广告,一幅刊于《日本经济新闻》的「鸡蛋挡子弹」广告,入围了报社主办的《日经广告赏》。


(图片撷取自#为自由 Instagram Posts

习惯呼吸自由空气的香港人,在压迫下善用各式工具来传达诉求,将扁平的抗争概念化作立体的形象,港府以及北京竟成了最关键的助攻者。一方面批评示威者挟洋自重,另一头却不自觉地将香港议题推向国际。

来源:上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