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美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反送中 “定心丸”?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09

美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反送中 “定心丸”?

转发此新闻:
香港反送中连续第14个周末举行抗议活动,身穿黑衣的示威者高举美国国旗前往美国驻港总领事馆请愿,希望美国总统特朗普“拯救香港”,美国国会周一复会后是否会在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力挺下火速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个法案具体内容为何?能发挥什么作用? 是否令北京如芒刺在背? 《海峡论谈》请香港时事评论员邓浩原与台湾的两岸问题专家吴汉深入分析。

法案具体内容
《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是由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在国会两院一同推动的法案,藉此重新确认美国对香港民主、人权和法治的承诺。根据美国国会2019 6月份公布,法案主题内容有 5 项︰1.要求美国国务卿每年向国会提交报告,判断香港自治地位是否继续符合 1992 年所通过的香港政策法;2. 要求美国总统确定哪些人需要为「铜锣湾书店」事件、以及香港基本自由受打压而负上责任,包括把书店相关人士引渡到中国内地、拘留或审判的人;冻结他们在美国的资产,并拒绝入境美国;3. 要求美国总统制定策略,保障美国公民和企业免受香港修订后的逃犯条例所威胁,包括确定会否更改美国与香港之间的引渡协议、以及美国国务院对香港的旅游警示;4. 要求美国商务部提交年度报告,确定香港政府有否确切执行美国针对敏感两用物品(泛指军商两用)出口规定,以及美国和联合国制裁规定,特别是针对北韩和伊朗的制裁;5. 确保那些参与非暴力示威,争取香港民主、人权和法治的人士,不会因为遭香港政府拘捕、监禁或其他不利举动,而被美国当局拒绝发出签证。



《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 5 项内容

美港“特殊国与国”关系?
邓浩原:中英在1984年签订的联合声明中,关于香港要有高度的自治,保证香港有足够的自治和民主,这个保证是一个国际的条约。但是问题是,中英两个国家定了这个国际条约以外,美国对香港的关系又怎么办呢?因为中国是一个共产主义的国家,他是跟香港的资本主义是不一样的。美国要跟香港以后维持一个特殊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所以要用美国香港政策法来维持跟香港的商贸和文化交流的关系。中国希望用自己国内的法律制裁香港的相关官员,或是商贸之间的规定有一些调整,甚至于可能未来的时候会将香港的独立关税区的地位重新调整,这是中国的极限压迫。如果不再给予香港自治的地位,甚至于剥削香港的民主跟自由的话,美国只有用一些法制的手段去制裁中国,然后让香港能有一些外来的支持。如果除了这些支持以外,美国这一系列的制裁必定会伤害到香港的利益,有些人说,如果这样的话就是玉石俱焚,美国人伤害了维持香港民主的香港人吗?不是的。如果美国不出手制裁的话,光靠英国,本来英国就是中国的利润者,他的力量根本不能就动摇中国的利益。所以就需要美国,因为美国和香港有实质的商贸关系,有实质的文化的交流和其他的东西。在已知的条文里面,如果每年审视香港的状况越来越差的话,他的条文再加码的话,对于香港的未来可能是有帮助的。
高举美国国旗 港人心态从未回归
吴汉:香港问题这几个月的发展在诉求上已经做了一些变化,一开始是反逃犯协定的修订,后来陆陆续续地又加入了一些所谓的民主,普选,现在甚至于把“香港独立”这样的诉求也放进去了,所以变得越来越复杂,香港民众的情绪也跟着越来越高昂。今天示威者到美国领事馆游行举着美国国旗这件事情更让大家疑问香港到现在的诉求到底是什么,回归20年之后,心态上基本是没有回归的,拿美国国旗,英国国旗是非常轻松的,大家都是非常愿意的。可是要拿中国国旗,基本是不可能。这就形成了香港民众对于中国的不信任。这样就对于未来如何解决社会冲突的事情变成更大的一个障碍。就主权的议题来讲,应该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应该否认香港的主权已经回归中国了,那这个事情既然已经在主权已经回归中国的状况底下,在大国之间的互动里面,基本对独立的诉求这个事情不见得是支持的。大国之间希望维持相对的次序的稳定。在香港民众争取自己权利的同时要表达立场的时候,要比较清楚,拿着旗帜就表现出了一种心态。对美国来讲,制定香港人权的法案,当然美国是想保护香港人民,但是将来是否真的会发生作用,要看中美之间博弈的情况,如果美国站在绝对的优势,那么这个法案可能有效果,美国可以用国内法进行长臂管辖,但如果中美博弈中,美国已经力不从心了,那么这个法案定出来之后只是为了安慰香港人民的,实际上能发挥的效应并不大,所以这个还是要回到中美之间的博弈情况怎么样,才能看出来今天诉求的东西能不能实现。
法案若通过 美中博弈多张“香港牌”?
吴汉:应该会是这样的,因为美国在对外关系上向来是采取两手策略。所谓两手策略就是立法部门跟行政部门不见得同调的。但是立法部门可以尽量去发挥对于反对者的支持跟诉求,于与关照。但是行政部门在实际执行的时候要考虑到政治现实。所以就在台湾关系法通过之后,美国在执行台湾关系法的过程里面,我们看到前面是意兴阑珊的,是特朗普上台以后开始对台湾关系法比较着重了,比较愿意去支持,那是因为美国开始要对抗中共了。基本上我认为这些法案都是为了合乎美国本身的利益,所以不管是台湾也好,香港也好,在美国来看应该都是一个筹码,尤其是对中共施压的时候,是不是这个筹码可以打的出来。如果美中在博弈的过程中,美国在影响中国的能力上面越来越弱,那么这些牌都不会有具体的效果。如果美国影响力是非常大的,那这些牌都会发生具体的效果。
法案可对反送中示威者提供人身安全保障
邓浩原:美国香港政策法的修订,其实有一条是很重要的。比如说,香港人如果在这次暴力事件或是之前铜锣湾书店之类的情况下,如果有被政治监控和被迫害的情况的话,美国是不会在签证上面有为难之类的东西。其实往后会更进一步的,跟台湾一样,以一个人道的理由去接受这些人,作为一个政治犯的身份去美国,或是去台湾。尤其是一些所谓的“政治素人”,他们没有政治地位也没有组织支持的话,他们的未来前途跟生计其实是有困难的。他们在香港可能会面对数以十年的暴动罪的检控,所以对于他们而言是非常之恐怖而且是漫长的刑期。这些人身安全的保障其实比制裁一些香港和中共的官员要更有迫切性。
台湾当局对制定《难民法》协助港人持保留态度
吴汉:在台湾的《港澳关系条例》里面,有一条就是针对因为政治因素而安全受到危害的时候,我们可以去帮忙安排这些港澳民众。我认为这个条文就基本上可以了,至于说难民法这个东西,到底适不适合用香港目前的情况,这个还是有待商榷的。为什么民进党政府不太愿意进一步处理这个问题,根据民进党的立法委员说法,第一个是怕被中共栽赃,说危害两岸关系。第二是有关国家安全的问题。如果这个难民条例一过,只要是合乎难民资格的都会过来,那这个难民资格里面会不会夹带了间谍,怕会有这些因素。美国香港人权法案如果有的话,能订出来最好,但是如果没有,其实美国过去在照顾民运人士,也是有既定的成立。如果香港面临这样的问题,美国人当然可以支持这样的事情,假如说因为政治因素而遭受安全顾虑,台湾政府也可以考虑这样的一种关系。主要是因为黄之锋来台湾之后提出了一些希望台湾民众能够配合的事情,我认为台湾的民众不太能同意。以目前的情况,制订难民法还有香港紧急状态相关法案,台湾政府跟人民去反对这件事情的着力点也是不够的。所以是理想和现实面的落差,我觉得香港的朋友应该谅解这个问题,因为每一个地方都会考虑自己最大的切身利益。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