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红朝70大限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27

红朝70大限

转发此新闻:
当暴政向社会撒播极度恐惧,撒播恐惧者自身也处于恐惧中。据报道,为了70大庆,北京加强戒严级别,公厕如厕实行登记制度,如厕者必须出示身份证、登记性别,如厕种类(大号或小号)、预计完成时间、如厕超时须提交不少于200字的解释。这种人类史上前所未有的如厕登记制度,显示当局对人民的恐惧已达极可笑程度。


英国哲学家和数学家罗素(Bertrand Russell),曾经在东西方冷战时代,断言所有的极权统治最长不会超过70年。没有人知道罗素是如何「计算」出来,但令人惊讶的是罗素定律竟然在日后精确兑现。

苏联在1922年立国,到1991年解体,正好是69年。独裁者利比亚的卡扎菲、伊拉克的萨达姆、朝鲜的金正日,均死于69岁。也有人估算,国民党从1927年开始党天下,到1996年真正实行民主选举,也是69年。罗素预测70年是极权统治的极限,许多独裁统治没有到70年就垮台,或以民主取代专制,权力回归人民。

这个预测是基于神秘学,还是数学家的计算结果?大陆网络有高人计算中国自秦帝国以来历代专制王朝的国祚:秦-15,西汉-211,东汉-196,曹魏-47,蜀汉-43,东吴-52,西晋-51,东晋-104,南北朝-170,隋朝-39,唐朝-290,五代十国-72,北宋-168,南宋-153,金-120,元-98,明-276,清-267,没有超过300年的。根据大致资料记载,以汉民族的繁衍力,200300年,不事生产的皇族系统差不多能繁衍50万到100万人口,过寄生生活的公子皇孙们人数达到这个规模,就会将天朝的GDP挥霍干净,结果必然导致社会矛盾激化。这就是这块土地对帝制生态系统的最大支持容量。如果寄生的不只是皇亲国戚,而是越来越庞大的特权阶层,比如500家一起繁衍,这个周期就只有70年了。这是否罗素定律的计算依据?

70年极限只是就特权阶层繁衍所造成的社会矛盾激化而言,事实上,中国由特权阶层衍生的社会弊端更是罄竹难书。其中破了所有极权国家记录的一项,就是绝大部分既得利益者,包括仍然居殿堂之上的高官和得心应手的富豪,都将财产和亲属移往被指为「亡我之心不死」的「敌国」,留在中国的大都是「裸官」和「裸权贵」,他们继续奴役人民和透支环境资源。这样的极权暴政国家,人类历史仅见。若不是人民惯性为奴,恐怕早已被开除地球的球籍了。

今年初,我引述了大陆网一篇仿古文章《新年谶词》,「谶」,是神秘学预示吉凶之言,谶词末两段是:「2019,值得期待,节点将到,末世之种种怪状尽显。惊涛骇浪何处有,笔者遥指海子里。偶然必然,终归某人之惨然。」

「天行有常,不以桀亡。长夜如斯,不误晓天。黄天当立,岁在庚子。众口铄金,心随望远,天佑中国,天佑吾胞。」

「黄天当立」是引用汉末黄巾起义,以「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口号兴兵反汉。岁在庚子,庚子年是2020年。「海子里」,我当时不知道是指甚么地方,现在看来,作者预言所指是香港,这一年最「惊涛骇浪」处,无疑就是离京城遥远的临海香港了。

已故哲学大师劳思光对术数钻研极深,他曾经对我说,神秘学虽无科学根据,但在经验中又常常应验,因此也不能贸然否定。

来源:苹果日报 / 李怡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