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民众持续抗争,反应了22年来积压的怒火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22

香港民众持续抗争,反应了22年来积压的怒火

转发此新闻:
香港反送中动已经进入第15周。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抗争运动中, 香港民众提出了五大诉求,尽管其中的一诉求随着特区政府正式宣布撤回送中法案而得到满足,但民众抗争情绪仍未平息,继续坚持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立场。这场颇令北京政府感到棘手的运动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美国国会采取多种做法试图对北京施压。针对香港局势,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



法广:香港反抗争运动已经持续了三个多月,特区政府已于不久前宣布撤回引发了本次大规模抗争运动的送中法案。但是民众的抗争情绪却没有得到平息。您如何看待香港目前的局势?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民众坚持抗争

陈破空: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撤回送中条款这个(决定)做得太晚。虽然是件好事,却迟了三个月。如果她在第一个星期就做出这个决定的话,完全可以在最初时期平息香港的民怨。但是由于三个月的发展,警民冲突、黑社会出动、以及中共的威胁等等,所以京港两地的矛盾激化。现在已经不是香港民众与特区政府的问题,而是香港民众与中共的问题

香港民众之所以坚持持续抗争,直接原因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林郑月娥只是回应了五大诉求中的一大诉求而已。更重要的是,香港民众持续抗争,反应的是香港民众22年来所积压的怒火。因为过去20多年香港主权移交中国之后,北京当局一直在破坏一国两制、一直在违背中英联合声明,而且愈演愈烈。不仅在法制方面、在政治主导双普选方面、而且跨境绑架,绑架书商、绑架商人,都直接触动了港人的神经。而且中共红色权贵在过去22年,把香港变成了他们的洗钱中心,愈取愈多。所以连香港的商人都看不下去。觉得栽得太多。连李嘉诚都说:黄台之瓜,何堪再摘。所以从综合的因素,加上这一次中共又退出一个逃犯条例,即送中条例,也就是要把非法绑架合法化。所有这些直接和间接的因素加在一起,香港民众22积压的愤怒大爆发。香港民众最根本的诉求就是:实现双普选。如果中共在这个问题上不松口,特区政府在这方面没有任何的运作空间,香港民众持续抗争就是继续下去

法广:香港的民生问题是否也是导致此次危机的一个原因



陈破空:认为,民生问题不见得是引发香港民众抗争的原因。因为对香港来说,民生固然是一个问题,由于中国红色资本的大笔入侵,导致了贫富分化,物价高涨、楼价高涨,导致了贫富悬殊。中产阶级和小市民叫苦不堪。但是民生问题还在其次。因为香港的国民性已经跟中国内地的国民性发生了变化。中国内地的国民性表明,只有到了没有饭吃、没有衣服穿的时候才可能谈得上造反或者革命。一般而言,衣食足了,就知足了。这是在70(年代)一党专政的驯服下,基本上是奴性人格的一种体现。基本上个人价值的锁定是在:衣食住行,物质上的满足。但香港不同。香港是经历了100年以上的自由社会,它有这种言论自由、思想自由、信息自由这种强大的自由基因。所以香港的国民性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因此物资的短缺或者民生的这些困难不是他们抗争的主要原因。他们抗争的主要原因还是价值问题。他们所信奉的自由价值、普世价值。我认为,要正确地理解香港的抗争的话,就是从价值入手

法广:至今为止,北京政府没有对香港的抗争运动采取武力镇压,是出于怎样的考量

破空:北京政府暂时没有直接出面、用30年前八九六四的方式来对待香港。其中有一大一小两个原因。小的原因是因为中共面临70周年大庆、就是国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因此在此之前,中共尽量按兵不动或者尽量低调。避免香港发生大的事态。这是中共暂时的一个忍耐阶段。但是宏观地来看,中共对香港没有直接动武、采取那种天安门式地动武,那是因为考虑到香港的国际地位,香港毕竟不是北京。它是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是由一个国际声明、国际文件保障的香港的高度自治,即中英联合声明。中英联合声明得到了联合国和世界各国的承认,尤其是西方各国的承认。如果说中共不承认中英联合声明,不再承认一国两制、承认香港的高度自治,那将会引发一系列的国际问题。包括西方发达国家和联合国可能不承认香港的独立关税地位。而中国在很长时间内,80%的外资都经由香港进入中国。目前还有至少60%以上的外资是经由香港进入中国。所以香港的金融地位、关税地位和敏感技术的输入对中国都非常重要。还有中共本身权贵集团也在香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很多的经济利益,包括股票、股份、企业和豪宅等等。所以他们也是投鼠忌器。因此在香港不便下手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看到中共通过间接地对港人的镇压一直没有中断。我们看到反送中运动3个多月以来,港警的变化。本来香港警察是一个非常有纪律的队伍,非常容忍的一个队伍,但是变化很大。可能其中大量混入了内地的公安。因为香港特首感叹警力不够。另外中共又支持了黑社会,无差别地殴打市民。这种警黑合作,再加上中国在香港本身就有大量的特工和地下党员,他们一起出动,实际上对香港的反送中运动起到间接的镇压作用。我们经常看到一些流血的画面或者制造的一些爆炸场面。这些爆炸场面未必来自于抗争者。有可能其中很多来自于中共特工本身的攻击或者黑社会。所以这种镇压一直在继续中。这是一种暗中的镇压,不是直接的镇压。至于中共和香港民众会不会摊牌?恐怕在十一庆之后,可能会是一个新的看点

法广:目前,美国参院正在审议《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美国国会也在917举行了香港局势听证会。美国国会的种种做法是否将对中国产生影响

陈破空对。表明上中共似乎表现出一副不在乎其美国或者他国家的举动,甚至说是外国势力干预等等,但是如果美国参众两院修改香港人权民主法案的话,对香港的地位和中共都将是很大的影响。因为香港之所以有独特的关税地位,之所以能够大量地引进外资,之所以能够让中国红色权贵在香港上下其手,那是因为它有特殊的国际地位。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如果修改了香港人权民主法案,变成每年审议一次的话,将让中共在香港投鼠忌器。因为这个法案的中心意义是,每年审议一次香港的自治地位,是否还具备一国两制?是否还有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北京政府是否遵守了中英联合声明和一国两制?否则的话,美国方面就要责成行政当局做出对香港地位的调整。现在在中国经济大滑坡的情况下,在美中贸易战激烈的情况下,如果香港出现变数,将对中国经济雪上加霜,并动摇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的经济基础。所以中共在这一方面会有所考虑、有所忌惮、有所收

法广:您如何分析北京目前的政局?

陈破空:北京目前的政局可以说是非常地扑朔迷离,各种风向都有。简单来说,就是习近平阵营、或者习家军跟政治老人之间的斗争。可以从北戴河会议刊出端倪。北戴河会议之后,中国的政局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据我所知,各派政治老人在北戴河会议上对习近平的现有政策都极度不满,表达了批评。包括让中美关系降到历史低点、中美谈判陷入僵局、贸易战不断地升级。还有就是在香港闯下了大祸、导致香港民众大抗争。其中甚至有习近平系统所主导的跨境绑架,尤其令政治老人愤怒。再有就是新疆集中营成为国际的关注焦点以及中国经济的大滑坡,可以说形成了改革开放以来最严峻的经济形势。然后出现了失业潮,工厂倒闭,导致外资出走潮。习近平当政七年来,可以说是一事无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么一个状况。这成为政治老人批评的一个焦点

而中共高层的其他派系显然跟习阵营、习家军也不和睦。其中包括团派,像中国总理李克强、政协主席汪洋这一派。另外习近平把太子党和红二代的高层、他同一代的人都基本上赶尽杀绝、排挤在政局之外。因此(他)在太子党、红二代内也不受待见。我们看到之后就出现了两种现象。一是习近平通过宣传系统、通过王沪宁的帮助,在舆论上、报纸上不断加强宣传、巩固自己的地位,然后自己去访问七路军或者红色方面军,是想拉西路军残存的将士的后代,来为自己在红二代中撑腰。另一方面,中共党内又释放出习近平以前的讲话(五年前的讲话),似乎间接地承认任期制。因为去年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导致)不仅失去了民心,而且失去了党意,在党内引起了很大的震动,以及党内党员、官员的不满,动摇了改革开放以来有序更递领导层的这么一个根本。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想中共高层就是习阵营和反习阵营的斗争在白热化。其中一个重大的看点就是谁能够在四中全会占上风,是习近平利习家军在中央委员会的占多数占上风?还是其他各派组成的反习势力占上风

总之,我们看到的是:习近平权位在虚化、在削弱、在动摇之中。反习势力可以说在集结、在团结之中。反习势力在进一步壮大。因此说,中共内部的斗争就是习阵营和反习阵营,习家军面对其他各派。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高层的权利斗争随时可能摊牌。而我认为,目前的局势对习近平不利。如果习近平有自知之明,就应该回到中国共产党自身的党章或者宪法上来。党章规定不要搞个人崇拜。宪法规定宪法是国家根本大法,任何个人不能逾越。如果他没有自知之明,要负隅顽抗、像毛泽东那样,要搞运动式的整党、整风来整齐各派的话,恐怕中共高层会有一场血雨腥风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