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红色帝国的逻辑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14

红色帝国的逻辑

转发此新闻:
张博树教授(1955 ), 因研究大陆宪政转型遭打压而流亡美国,现为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客座教授。20194月,他在台北出版新着《红色帝国的逻辑》(秀威资讯公司),汇集近年对中共政府各种思考,解析习近平上台后的执政逻辑,跟踪北京政局政策。这本进行时政治评论集,值得介绍给关注中共政权动态的读者。

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危机不是在缩小,而是在扩大,因为红色意识形态早就缺乏民间响应,中共只能用刺刀封禁一切异声

核心观点

《红色帝国的逻辑》的核心观点:大陆红色帝国在崛起,中共新极权时代来临;尽管红色帝国仅为经济单腿的畸型崛起,但对全球秩序构成不可小觑的挑战力。

该着指谬两种幼稚政论:1、经济增长必然催生民主;2、中共朝不保夕,已临崩溃。该着明确指出:中共专制体制死而不僵,垂而不倒,习近平以反腐为表、以反宪政为里,全速致力「党国中兴」。因为,近二十年经济高速增长,中共对全球经济影响力日增,逐渐获得世界话语权,正式成为美国对手。2017年华盛顿官方文件〈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首次明确中国是主要「竞争对手」,而此前的定位则是「非敌非友」。(页293)中美之间关系当然分别代表两种根本不同政体:专政与民主。(页121

中国病毒

中国病毒指中国式「权钱交易」对全球经济秩序的侵蚀,即用金钱换取原则的腐败征服世界!毛式集权+邓式市场形成当前真正中国特色的权贵式经济,权钱交易的腐败迷漫寰内、扩渗海外。外商为了中国市场,只能适应「中国病毒」,学会「搞关系」。那些见不得阳光的龌龊行为,逐渐成为中外经贸「必须遵守」的潜规则。(页5556

中国病毒体现在外交上,就是全力谋划联俄制美的全球战略新格局。红色帝国的外交特征:民族国家弱肉强食的扩张逻辑+党国一体的专制逻辑。打着民族国家的旗号,扩张红色影响,行销「中国模式」。(页6162)对亚太地区秩序最直接的威胁便是「对于台湾,习近平志在必得。」(页67)习氏已弃邓小平的「韬光养晦」,既要海外市场,也要输出「中国模式」,致力谋求更大的国际影响。

中共政府的外交一向取决于内政,即外交是内政的延续。红色极权体制深刻决定中共外交政策的根本取向。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即意在树立一个与西方不同价值观、不同政治模式的范例,取得与西方民主模式相抗衡的地位。当然,今天中共对外扩张不再用毛式的「世界革命」,而是习式「人类命运共同体」。(页145146274

帝国逻辑

该着清晰梳理了红色帝国的逻辑:坚守意识形态「防线」,以西方仇华论抵御普世价值的渗透。中共对外宣称「建立新型大国关系」,对内则传达「西方亡我之心不死」、「与美国霸权体系的斗争是一场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世纪较量」,还在传播党文化。(页122

所谓中国模式,内核即一党专政+半市场经济,意在证明「党主」比「民主」更有效──决策快、效率高。

坚守马克思主义成为维护红色政权的第一道防线,既防堵西方民主思想渗透(颜色革命),又沿用「东风」「西风」传统红语树敌惑众,强调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性战略,为自外于普世价值建立理论「合法性」。因此,中共至今仍在沿用「反右~文革」语汇:「攻击党的领导」、「攻击社会主义制度」仍为不可触碰的政治高压线。而中共所谓的「国家安全」,仅为中共政权的一党安全耳。

依托经济发展,中宣部「理论创新」,提出所谓的四个自信──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以此作为意识形态「软实力」。可谁都清楚:依靠警察守在地铁口检查公民手机,还有理论、道路、制度与文化的「自信」么?

所谓中国模式,内核即一党专政+半市场经济,意在证明「党主」比「民主」更有效──决策快、效率高。「中国模式」的底牌当然在于用经济增长证明「也可以一党专政」,证明「党」可以在「国」上的政治合法性。

行歪事,自然得说歪理。中宣部得为所有红色弊陋寻找遁词:一党专政必要论、低人权无奈论、东西不同论总之,经济增长证明压制式管理也是「全新模式」、「全新文明」,可以与西方民主政体并列媲美。以「国情特殊」支撑专制合法,要求欧美诸国尊重中共价值观,不要批评中共政府,在人权问题上闭嘴。

伤害国家

无论如何,中共政府的「中国模式」对国家伤害十分明显:如高筑网络风火墙(金盾),仍在施行愚民政策,弱化国民的判断能力;如警察在地铁口违法检查行人手机、随时可请异议人士「喝咖啡」,中国民众的人权普受侵犯,14亿国人至今生活在「三大不自由」之中──没有言论自由、没有信仰自由、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张博树教授对中共的批评一语中的──

无论怎样,「党国」并不代表、也并不等于「民族国家」,党国利益也不就是民族国家利益。事实往往正相反:党国打着民族国家的旗号,动用整个国家的资源,根本上却是为了保政权,为了一党私利而与世界民主潮流对抗。这恰恰从根本上损害了中国的民族国家利益。(页129

红色意识形态仍在继续伤害中国,党性仍在压倒人性。准红二代刘亚洲将军名言──「党性即神性」。(页122


转型难度

张博树教授明确指出中共前领导人胡锦涛只有「守摊」意识,「全无政治远见,丢失政权的恐惧远远压倒对民族未来的历史责任感」。习近平的「左转」则继续倒退,有过之而无不及。现中共政权特征:除了一党专政,现得加上红色世袭。当权者拒绝政改,反向拧紧意识形态阀门,以不断加压维稳护政。因此,中国民主转型理想的天鹅绒形式的可能性在降低。(页23

中共以民族主义、国家主义换取民众支持,为抵御「西风」寻找立论依据,进而为专制体制挺台,要求国人结束对西方的仰视,欧美不过是「老黄瓜刷绿漆」,中国才是欣欣向荣的英雄国家,已经是名符其实的超级大国,应该对故意作对的国家进行惩罚,云云。(页38103120

台阶心态

无论如何,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危机不是在缩小,而是在扩大,因为红色意识形态早就缺乏民间响应,中共只能用刺刀封禁一切异声。中国模式也仅仅只是中共自吹,不可能引领世界。「一个骨子里不承认公民的政治权利、不能给国民带来基本尊严的政体,即便获得更高的经济成就,也只能证明这个国家本身的畸形。」(页25)「死而不僵」甚至短暂「中兴」的党国,最终仍无法避免或转型或毁灭的命运,则现在就可以断定。(页25

张博树教授寄语海外民运界:要有「成功不必在我」的胸襟,对中国民主大业得有积跬步以致千里的「台阶心态」。

《红色帝国的逻辑》,说的是中共逻辑,摆排的当然还是民主自由的逻辑。


来源:上报 / 裴毅然  复旦文学博士,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美国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历史所访问学者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