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爱国”力量吹响号角 将使香港示威者身陷险境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11

“爱国”力量吹响号角 将使香港示威者身陷险境

转发此新闻:
“不是不报,时间未到! 玩火者必自焚,该来的惩罚终将到来! 丧心病狂! 乱港小丑!” ...港澳办,中联办,官媒喉舌轮番上阵撂狠话,狂批痛骂。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社会学系及高等国际研究学院政治经济学教授孔诰烽说,香港当前局势处于胶着状态,北京不断放狠话反应出他可以用的办法不多,只能用狠话吓唬示威者。

北京动员爱国群众力量打击香港示威者,示威者要面对的将不只是催泪弹

孔诰烽:对港示威采威吓心理战 暂不轻易出动解放军

孔诰烽说,如果出动解放军会有很大代价,北京不会轻易采用这个选项,因为风险太大。解放军出动就会死人,变成国际事件,香港作为离岸金融中心的地位就不保,现在美中贸易战,中国经济变差,现在正是需要香港这个离岸金融中心融资的最重要时候。而且用香港警察是比较安全的做法,港警装备比武警甚至解放军更好,欧美的镇暴装备禁运去中国,但对香港没有禁运。用港警镇压示威者如果死了人,或发生很严重的状况,中央政府可以撇清关系叫港府负责,如果动用解放军出了事,习近平要负所有责任。所以出动解放军不是理想选项。北京现在主要用心理战吓唬示威者,同时不断放出解放军可能出动的消息,进行威吓。

孔诰烽认为香港地位依然重要,单纯以GDP评论香港的重要性变弱  也是一种心理战。全世界去中国直接投资,有七成来自香港,这些 不一定是香港公司,很多是外国公司透过香港投资中国。而中国透 过香港去投资外国,有六成是经由香港。同时也有很多中国国企去香港融资。香港离岸金融中心的地位,上海无法取代。中国的在岸人民币还无法自由兑换,中国在香港发展了离岸人民币市场,中国要推展人民币国际化,就一定要利用香港的资金池去进行人民币的国际化。此外,国企若要发以美元计价的债,也需要透过香港,若香港丧失金融地位,中国就失去集资发债的渠道,可能得去新加坡。

各路亲建制派力量集结扬言血洗示威者,香港抗争者和新闻记者身处险境。

北京动员爱国群众力量打击香港示威者

他说北京的策略,港澳办主任张晓明讲得很白,就是动用香港的爱国群众动员,亲建制的力量去打击示威者。其实北京处理其他地方抗争也用过这种控制和消灭群众运动的手段,例如北京处理新疆七五事件时也没有用到解放军,而是动用地方武警。目前处理香港示威可能也利用地方武装力量,再动员亲建制的群众,包括移民香港的大陆人,再不断释放关于解放军的信息,进行威吓,让示威者知难而退。

近日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律系副教授王江雨评论香港的文章,在微信广为流传。这位住在新加坡的中国学者指出,香港就算比现在再乱几倍,只要没有出现大规模武装叛乱导致分裂,中央政府就不会干预。

香港在中国整体发展中相对重要性的日渐降低和几乎与大陆整体隔绝的存在,导致香港再乱,也不过是邻居放火烧自家,只要防火墙够牢固,那自己去烧吧。香港自乱,自伤,自残,社会越来越分化,香港越来越弱,北京就更不急着直接干预了,只需要隔岸观火,拿着小本子记帐,准备未来秋后算账就好。现在干预,徒然把各方责骂揽到自己身上。

对此,孔诰烽认为,王江雨的观点有一定道理,这种说法有助于中共对其国内民众交待,香港目前看来,怎么乱也乱不到“武装叛乱”。中共最担心的是广东和其他地区跟着乱,所以不断放狠话,强调香港自己搞乱的论述,增加国内民众理解和支持。

他说,比起法国的黄背心运动,美国的占领华尔街或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很重要”或“黑人的命也是命”)维权运动,香港目前的抗争还算相对温和,北京若强硬处理,将使情况变得更严峻,所以放狠话的心理战之外,在动作上会比较克制。北京的如意算盘是,港警持续抓捕威吓,等示威者元气耗尽,等待暑假结束学生回学校,抗争或能平息,但这如意算盘不一定能起作用。

北京对港示威采威吓心理战,同时动员群众打群众,香港局势发展难预测。

孔诰烽: 香港已经如同半戒严状态

至于香港会不会戒严?孔诰烽认为现在已经如同半戒严状态。警察在路上抓人不用理由,只要看见黑衣人就可以搜身抓捕,随时能下令关闭地铁,这些不按规矩的执法方式已经像戒严的手段。日前在黄大仙就有居民不满警方作法跟警察发生冲突,如果真要实施宵禁,恐怕会引发更大民怨。

台湾中研院教授吴介民最近撰文指出,如果香港出现戒严或局部戒严,解放军镇压维稳,和实质取消一国两制,这三种最糟糕的剧码。整个香港问题在世界中的格局,就会从“中国的香港”,变成“世界的香港”。

季风带文化创办人林韦地说香港问题是国际问题。他说很多国际企业将资本重兵布局在香港,透过香港来控制他们在中国巿场的布局,因此香港是中国的门户,世界透过香港投资中国,中国透过香港来和世界资本接轨。这是"一国两制"的精髓,各方都透过“一国两制”在资本上获利。因此今日香港问题并不是中港问题,而是一个国际问题。

他说香港不是中国内陆城巿,也不是新疆,国际社会有很多利益在香港。如果中共使用武力镇压香港,则美国必定废止《美港关系法》,废除香港特别的关税和金融地位,外资必定大量出走,香港经济必崩,而中国经济必崩,中共一定倒台。所以中共不会轻易让武力冲突升级。对中共来说,最好的情况就是在政治意识形态上继续控制香港,同时让香港在经济上继续为北京服务。而这就有赖"爱国爱港人士"出钱出拳出力,包括建制派和白衣人,反正对中共来说这些代理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随时可以更换。

因此他说,香港问题不是香港问题,是中国问题,美国问题,和国际问题。香港情势的发展取决于几个变数,首先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打破中国巿场的保护主义,迫使中国巿场的资本游戏规则正常化到底有多大决心。再来就是中共内部权力斗争,到底习近平的中央集权模式可以维持多久。历史的走向没人说得准,一切都取决于人们的努力和坚持。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