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被迫开枪”的港警冲锋队为何要赤膊上阵?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28

“被迫开枪”的港警冲锋队为何要赤膊上阵?

转发此新闻:
日前有转载本专栏上篇文章的文学城网友“抹茶迷 ”留言说:“中国(人)有个坏毛病,就是总希望家里办喜事时,光鲜亮丽,这就成了自己的软肋,被一些人要挟讹诈,比如你办奥运、国庆,就是要闹得你没面子。其实自己放下了,可以边国庆阅兵,边看香港暴乱,这有什么呢?”
2019年8月25日,港反送中示威触发的暴力事件升级。荃湾一带的游行演变成警民冲突,警察拔枪指向示威者

有同意此说的爱国网民附和道 :“完全无必要给香港乱局设定时间表。只要不围攻驻港部队,只要不杀人放火,愿意闹尽管闹下去。他们有怨气,在海外闹,到处遭到华侨华人阻截,总要找个地方闹吧,就要他们在香港去闹。闹到香港的大佬、闹到香港绝大多数百姓累了、烦了,闹到港独在香港成了过街老鼠;习老大想清楚就行。中国人自己庆国庆,观阅兵,港独爱闹就闹去。开胃菜:阅兵。正餐:庆国庆。小菜:观港警痛揍港独暴徒。”

网友“我要真普选 “则反驳说:“花了那么多钱去搞阅兵国庆,无非就是要面子!结果风头被香港示威者盖过,10月1日国际头条是报道香港的,那就颜面无存了!”

确实,这位“我要真普选”网友的话才真是戳到了习近平的习头之痛。

杨建利先生在被记者问到十一国庆将至,届时若全球媒体关注香港反送中,习近平将颜面尽失,北京是否已对香港反送中设下“出兵死线”问题时回答说:未来一个月是非常关键的。香港的民众已经策划了很多的抗议活动。大家都理解10月1号对于中共尤其是对习近平的重要性。这是习近平当任后第一个带有十年纪念的国庆,在他当任国家主席期间还会不会有另外一个大庆他都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所以对他来讲是非常重要的日子,他希望这个日子会对他来讲会辉煌、祥和,但是香港肯定是心头大患。香港人民也理解这一点,所以不会放过十一这个日子。所以我个人感觉十一是一个大限。

2019年8月25日,港反送中示威触发的暴力事件升级。荃湾一带的游行演变成警民冲突,警察拔枪指向示威者。

建利先生还分析说:我认为北京已经做好了武力镇压的准备。(虽然)这不是北京最佳的选择,但是我们必须注意到一个现象,北京是最喜欢暴力的,因为他只有把香港的抗议行动做成一个事实,是一个暴乱,他才有理由施行所谓的法律给的权利,进行暴力镇压。所以,当香港的抗议活动一直维持和平的时候,北京就显得没有什么办法了。他在政治上也不想让步,五大诉求一点都不要让步,那么同时香港抗议活动持续进行,这样就走入一个僵局。十一大限又在步步逼近,所以我觉得北京需要在这个时候创造一些暴力,给他一些口实。

如今的香港局势,应该说是距“十一”越近,危险越近。而建利先生所说的“制造暴力”也正是笔者最为担心的。

关于香港局势的最新动向是,香港警方首次使用了高压水炮车,并且打响了“平暴”第一枪!

其实,客观冷静地分析一下,作为使用非致命武器的手段之一,用高压水炮驱散聚众抗议人群是相对文明而且也相对安全一种。记得二十多年前即有香港报章上刊登过“六四”镇压之后,因为李鹏解释说戒严部队进城直接向 民众开枪是因为“橡皮子弹不够”;江泽民亲自部署的增扩武警部队的措施之一就是大量研发各类非致命武器,其中大型车辆类别的,与消防车并无太大区别的高压水炮车是科技含量最低的,最吓人的。令一般人不太可能想象的是,当时 奉江泽民之命成立的中国武警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防暴部队还配备了一批装甲布障车,其特殊功能是可以用每分钟一百米以上的速度,迅速在城市马路的平面上布满编织着有无数个铁蒺藜的钢丝网,令人群乃至普通轮胎的车辆无法越过。

试想,如果中共当局为香港警方配备一批这种“装甲布 障车”,那么如今我们已经在电视上看到过的香港抗议市民无惧警察恫吓,奋勇推倒拒马路障的场面将会再不多见,只要是警方事先宣布的游行示威队伍不得经过或者不能进入的街道和区域,装车布障车将这些道路上布满编织着有无数个铁蒺藜的钢丝网就是了。

香港抗议民众和警方对峙。

据报道,昨天(8月25日)《Symedialab 新传网》脸书公布的“一刀未剪画面”,一辆港警衝锋队警车在荃湾众安街大鸿辉中心外,遭到蒙面示威群众持棍棒敲打车窗和车身,其中两名军装警员持盾牌及警棍下车,试图驱离附近群众,却反遭抗议人士投掷杂物,随后就遭群众的追击。

这两位员警最后退往附近的沙咀道,与另外数名员警合流。面对大批黑衣示威群众步步进逼,还用棍棒和金属水管攻击,势单力孤的警察们不停向后退,并且以手上盾牌格挡。

就在一名员警跌倒在地,快要被示威者围殴之际,疑似枪声突然响起。一名员警见机立刻上前挥舞警棍,掩护同伴撤退。眼见最前线的抗议者状似不肯善罢甘休,多名警察拔出警用转轮手枪,将枪口指向示威群众、旁观者和在场媒体记者,试图控制局势。有名男子跪在地上求警察不要开枪,也被一脚踢开。

眼见最少4名警察拔枪,黑衣群众急速后退逃窜,员警也随即后撤,但在场媒体记者却跟著一拥而上。《明报》报导,大群记者团团包围进入附近大楼的员警,要求解释是否开枪,枪口为何指向在场记者…….
我们自由亚洲网站上也已经于第一时间刊登《本周日香港反送中继续 警察开枪》快讯,并配发了港警手持转轮手枪(左轮手枪)直冲示威民众的照片和视频。

这幅照片和相关视频已经即刻引起全世界的强烈关注,但笔者至今未读到一篇质疑拔枪威胁香港同胞的那群港警的衣着装束。

按限《Symedialab 新传网》脸书公布的一刀未剪画面的解释是,一辆港警冲锋队警车在荃湾众安街大鸿辉中心外,遭到蒙面示威群众持棍棒敲打车窗和车身,其中两名军装警员持盾牌及警棍下车…..
也就是说,这次“被迫拔枪示警”的几位香港警察都是隶属香港警察冲锋队队员。

关于这支香港警察冲锋队(英文:Emergency Unit,缩写:EU)的公开资料是,该队于1927年成立,隶属于香港警务处行动处行动部警察总区行动部,为准军事部队,主要责任为执行机动性巡逻、处理突发事件(包括灾难支援)、对999紧急召唤作出迅速警察力量回应、支援军装巡逻小队,赶抵增派军装警务人员到场及提供第一线的协助、设置紧急路障、执行反罪恶巡逻、押运贵重物品、协助入境事务处及惩教署押解犯人及维持内部保安等。投考加入冲锋队的人员须有至少4年资历,曾经驻守警察机动部队……

香港抗议民众用激光笔对准警方。

为求确保万全准备,该冲锋队的特制冲锋车内携带着各种装备,逾60种,足以应付任何类型的突发事件及意外。其中为冲锋队员们配备的自身保护装备有:装有散热网并且可以抵挡腐蚀性液体的防暴盔和防弹盔;具有完全隔绝催泪弹、沙林毒气和氯气等毒气功能的SF10型防毒面具;具有抗火功能连同多用途防火背心的最新式防暴装及防化衣和防弹衣外加防暴手套;由15件不同部件组成,整套全功能个人防御装备盔甲(即所谓“铁甲威龙”);防火、防刺破并且防腐蚀性液体的圆盾和高1.65米,可组合成屋型防线的长形防弹盾……

而冲锋车上随时满载的为冲锋队员们准备的所有武器包括:防暴专用胡椒喷雾器,防暴专用伸缩警棍,烟雾弹,催泪弹,史密斯威森军警型左轮手枪,法德鲁寸半口径大口枪,俗称大口仔,有效射程为50至75米,每发射1次弹头,会同时分散射击出5粒CS-565型催泪弹,HK MP5SFA2冲锋枪:备30发子弹。可配合布袋弹使用的雷明登870霰弹枪等。

香港警务处26日凌晨发出新闻稿证实,当时在场的6名警务人员认为生命受到严重威胁,因此拔枪戒备,并向示威者发出警告。其中一名员警为保护同僚及自己的人身安全,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朝天空开一枪示警。有人暴力衝击或作出暴力违法行为、危害在场人士的人身安全时,港警才会使用相应武力加以制止,阻止事件恶化。

而现场照片和视频也已经证实了那几个“别无选择”的香港警察手持的是只能遮档身体上半部的圆盾和警棍,以及只能发射可直接致人于死命之子弹的左轮手枪。

我们从两个多月来的香港警察“平乱”的无数照片和视频资料中都已经看到过处在与所谓“暴徒”们对峙一线的港警的标准“全副武装”是全套盔甲和配防暴手套再加防暴头盔和差不多有一人高的防暴长盾。如此装备从根本上保证了不要说“棍棒和金属水管”之类,即使这类港警面对的“凶残的暴徒”们使用的是象那些元朗“白衣人”们手持的砍刀等利器,也会毫发无伤,根本就不存在所谓“不开枪就会被乱棍打死”的丁点可能。那么,这次“被迫拔枪示警”的冲锋队员们为什么不但没有披挂防暴盔甲,甚至连防暴衣或者防弹防刺背心都没有,个个都只身着短袖上衣,赤膊上阵?从现场视频上看,如果这几个冲锋队员们从车上随手带下来的武器无论是防暴专用胡椒喷雾器还是可发射催泪弹的手枪,一经使用都足以令对面的“手持长竹竿等武器的暴徒们”片刻作鸟兽散。但为什么不呢?

所谓“制造暴乱”,并不仅指元朗“白衣人”,也不仅仅是两周前即有媒体揭露出来 的反送中示威者证实港警卧底煽动暴行,更可能有会制造警察“寡不敌众”,被“暴徒”追打得丢盔卸甲,除了开枪别无选择的所谓“暴乱真相”。

此前笔者也曾经听到过所谓“香港警察里的解放军”的说法。其实中共当局已经大可不必临时增派内地军人或者武警冒充香港警员,早年“九七回归”之前的英国人治下时,中共地下党员即已经充斥香港各界,当然包括香港警界。现如今已经“回归”中共治下达二十二年之久的香港,其特区政府的各个部门,特别是警察部门里没有被大量发展中共地下党员是不可能的事情 。眼看“十一”大限将至,一旦接到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秘密指令,这些港警地下党们有的是办法促使矛盾激化,为林郑特首公开宣布“特区政府已经平能无力”制造借口。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夜话中南海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