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特朗普再祭三千亿关税,把习近平逼到墙角?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04

特朗普再祭三千亿关税,把习近平逼到墙角?

转发此新闻:
美中最新一轮贸易对话刚刚结束,特朗普总统就宣布,从九月一号起,美国将对剩余的三千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征收百分之十的关税。特朗普出人意料大幅度追加关税,是否将彻底关上美中进一步谈判的大门?

就在本周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上,习近平才强调“增强信心,保持定力,坚定底气”,希望在贸易战问题上统一思想,现在美国再下重手,是否会加大习近平维持党内共识的难度?
有人认为,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全面施压,扼杀了中国开明派发声的机会,导致美中关系大倒退和习近平进一步集权,这个说法有没有道理?
嘉宾: 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所长戴博;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 北京独立时评人士吴强。
戴博:特朗普至少为处理中国问题制造新杠杆
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所长戴博认为,中美贸易战当中的关键问题不是中美贸易逆差问题,更要看到目前全球范围内的地缘政治较量。
现在越来越多人在问,特朗普和习近平是真的要解决好这些贸易问题吗?是不是要打持久战?接下来会不会一直都有这样那样的关税?这个很可能是新常态。因为现在不只是贸易问题,美国也在看新疆维吾尔人被关押的问题,也看香港问题,也看国内的监控问题,看到中国正越来越成为极权主义国家。戴博觉得贸易谈判不能跟这些别的问题分开讨论。
当然很多美国人,包括民主党,反对特朗普的很多政策。他们原来也觉得关税没有太大道理,因为贸易逆差不是最大的问题。但同时他们也逐渐承认,特朗普至少强迫中方注意到了这几十年来历任美国总统对中国的一些要求。所以,最起码他创造了一种新的杠杆力量。
戴博:近年来未见中共改革派的存在;习近平不只是被动应付美国
对于邓聿文最近在《纽约时报》发表的评论文章,戴博夸奖邓聿文的评论文章总是很值得看,而且他也同意邓聿文的很多看法。但戴博也表示,从华盛顿的角度来看,从习近平上台以来,根本没看到也没感觉到中共党内有什么开明派或改革派的存在。恰恰相反,习近平不断增强党的专制。当然,中国国内确实有各种各样的看法存在,可是这些看法没有组织,也没有足够的声音。
戴博也觉得邓聿文在文中把习近平和中国讲得太被动,好像他们没有自己的野心和自己的政策似的,好像他们所作的一切就是出于对美国的反应而已。但并非如此。习近平的大方向在特朗普上台前就已非常清楚,而且是有害美国利益的。如果美国明天把所有关税都取消的话,这样习近平就会更强,改革派、开明派的声音就会更小。
陈破空:特朗普突加关税是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
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表示,特朗普发推文对中国三千亿商品增加关税,这几乎是对所有中国商品增加了关税。当然他留有余地,要一个月之后才实施,所以就看中方是否调整他们的想法。再者,他先加10%,没有加到25%,但他说了,有可能加到25%,甚至更高,就看是不是需要这么做。
这个举动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意料之中是指,在上海谈判期间,特朗普就发推文说了此事,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也说,如果谈不成就有可能对3000亿商品增加关税。况且7月份的听证会已经结束,美国已经准备好了。意料之外是指,一方面大家注意力都在香港问题上,另一方面,大家都以为中美谈判就是卡在那儿了,双方都有所需求,所以没有想到特朗普在谈判一结束就马上采取了这个动作。
这个动作的信号就是,特朗普对谈判结果非常不满意。习近平对此应该也是大感意外。中国官媒一天之内没有反应,直到几个小时前才有所反应,而且说的都是老话。这证明他们自己再三误判,自己都觉得非常吃惊。
陈破空:关税或为习的北戴河会议添不利因素,反能给改革派留出生存空间
陈破空表示,如果特朗普不这么做,而是像小布什和奥巴马时代那样,只是反感而没有行动去反制中共,那也不能达成什么协定。
这个情况下,继续让中共占美国的便宜,比如说大规模盗窃知识产权,搞市场准入限制,继续唱“中国崛起,美国衰弱”这个调子,把美国逐渐挤到弱势地位,而中共越来越强,这个时候回过头来,习近平他们就更有理由说,看,我们共产党领导的这个体制有用,我们一党专政就是要坚持党的领导,党领导一切就是有用。这样改革派和开明派反而会失声,没有生存的空间。
但反过来,现在这个贸易战,这个中美全面对抗,形成了中共内部两种思维的碰撞。究竟怎么做?是跟美国硬碰硬地做,一套左的做法?还是说,确实要调整不平等的美中关系,遵守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回到承诺上来?
如果这两条路线能形成,未必改革路线不会占上风。因为习近平尽管掌握了党政军大权,但从去年到今年来看,高层的反习势力仍然存在,政治老人中对他的批评也存在。所以特朗普这次突加关税这个举动,加上香港的复杂局势,可能会让习近平在接下来的北戴河会议上处于不利地位,这种情况下反而有可能使中国的改革派、开明派有一定的生存空间。
吴强:美国外交中价值观正逐渐黯淡,而跟唯物主义的中共谈价值观也是对牛弹琴
北京独立时评人士吴强表示,从冷战以后,美国外交中的理想主义和价值观的贯彻越来越淡薄。过去三十年,从两伊战争,到其他地区事务的外交行动当中,美国的价值观很难让人看到,很难让人发现,已经黯淡下去了。20世纪从威尔逊总统到西奥多·罗斯福总统以来的理想主义和价值观,离目前的现状已经距离很远了。
所以美国未来的外交,或者在中美贸易战当中,应该要重新树立起美国外交的价值观。这是美国政治和美国外交的重要问题,是一个任务。但是目前还是个空白。我不认为美国现在的贸易战以及外交当中有很强的价值观倾向。
另一方面,中国在价值观方面也是虚无主义的,中国持一种非常历史唯物主义的、非常斯大林式的物质主义、唯物主义外交策略进行全球扩张。这种情况下,你要跟它谈价值观,某种意义上也是对牛弹琴。
吴强:贸易战是中国最能听懂的语言
吴强表示,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在过去40年都是建立在经济增长的绩效上,他相信贸易战是最好的“新冷战”方式,也是对中国来说最能听的懂的语言。
从这个意义上讲,跟中国谈价值观、谈理想主义也许并不合适,中国未必能接受。但是主要围绕经济和资本等问题,顺带加入一些劳工政策和人权问题的讨论,那可能是中国唯一能听懂的,也最有效的一种语言。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