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反送中,内地“翻墙机顶盒”生意火了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11

香港反送中,内地“翻墙机顶盒”生意火了

转发此新闻:
香港反送中抗争越演越烈,引来中国民众关注、好奇。有中国留学生参与示威活动,使国内家人遭到中共当局警告。中国国内则有不少人因中共当局对香港民众的高声批判,而激起想了解香港反送中的真实情况。

 
    遮脸抗争仍被发现
 
    澳洲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在7月底有香港留学生发起声援“反送中”的活动,但遭到中国留学生暴力围攻事件。但并非所有中国留学生都是“战狼”,也有声援反送中的中国留学生。
 
    目前就读于昆士兰大学的张树人是当时唯一公开站出来支持反送中的中国学生。他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他并不是唯一支持反送中的中国学生。自6月以来,该校香港学生多次组织的声援反送中活动中,都有中国留学生参与。
 
    张树人也是中国异议人士,因受中共迫害而赴澳洲申请政治庇护并获得批准,现为澳洲永久性居民。与已得到政治庇护的他相比,声援反送中的中国留学生都比较谨慎。张树人指出,有些人甚至是带着口罩来参加集会,因为怕被中共当局找出来,使他们回国遇到麻烦。
 
    尽管如此,仍有中国留学生因参与昆士兰大学港生发起的反送中活动,使其居于中国的家人遭中共当局登门警告,指其行为“违反中央”。
 
    据澳洲《雪梨晨锋报》报道,有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国留学生表示,他参与示威时尽量遮掩面部,但他的母亲却在数日后遭到中共当局“登门造访警告”,并透过其母亲传话,警告他正在进行“违反中央”的活动,“不可再出席集会”。他的母亲则向当局保证留学的孩子“效忠共产党”,还劝告他“必须停止参与集会,才可确保自己和家人的安全”。
 
    “人权观察”澳洲主任皮尔逊(Elaine Pearson)认为,这与中方长期监视全球大学学生及学术人员有关。就有中国留学生因课堂发言,使居于国内的家人遭到骚扰、恫吓。
 
    澳洲联邦情报及安全委员会主席、兼自由党议员希斯迪(Andrew Hastie)对此事表达“非常关注”:“保障离散族群免受外国势力压迫,这正是联盟党政府2018年通过《外国干涉法》的原因。”
 
    催生出《外国干涉法》的背景,与越来越多的中共间谍在澳洲活动和干涉澳洲事务的事件被曝光有关。
 

    新商机:翻墙机顶盒
 
    在可自由接受讯息的中国境外,即使有人当“战狼”,也有人以行动撑香港。在德国、加拿大等国外举行的声援香港反送中活动,同样有中国留学生参与。
 
    在中国防火墙外,则有不少中国网友上推特发表支持香港示威民众的评论。另有几名中国网友拍下护照或身分证,并在遮住个资的纸张写下支持话语,以行动支持反送中,上传到网络成为另类的“连侬墙(Lennon Wall)”。
 
    在中国境内,装有翻墙机顶盒的餐厅和贩售翻墙机顶盒的店家则成了民众了解香港民众为何上街抗争的地点。
 
    香港民众反送中抗争开始后,中国媒体一开始是集体沉默,官方也遮遮掩掩,使处在中国国内的民众难以了解相关资讯。但随着示威冲突增多,香港局势恶化,中共当局开始以“暴徒”、“骚乱”批评示威者,现在更是一再高声谴责。这一变化,激起了中国民众想了解抗争事件来龙去脉的好奇心。
 

    据台媒中央社报道,由于上海有不少台湾人,部分餐厅业者为了生意需要,会安装可收看海外新闻的翻墙机顶盒。近期因台湾媒体常报道“反送中”议题,部分餐厅便成了两岸客人获取香港资讯的管道。一家装有翻墙机顶盒的上海餐厅老板就表示,客人特别爱看墙外的新闻,看到都不走。
 
    这名餐厅老板表示,当地人从以前就很爱看台湾的新闻,“有时候吃到都不走”。与只报导领导人动向的中国官媒相比,台湾的新闻对中国人来说“很缤纷”、“很出格”,有国际大事、有猫狗,还可以骂总统。
 
    据老板观察发现,最近香港的议题中国客人也爱看,但反应有两种:一种是不发一语地看,另一种则是批评“香港好乱”、“这种事在中国不可能发生”,或认为“就是没把经济搞好,香港民众才会上街”。
 
    相较有些中国民众对香港“反送中”的反应较严厉,对台湾的“政治乱象”反而较宽容。餐厅老板认为,可能与上海人常去台湾玩有关,因实际接触后对台湾比较有自己的看法、比较爱台湾。
 
    报导还提到,在广州一个电器城的某间店,因销售翻墙机顶盒而招来人朝,人们在店面围观收看香港电视台报导的“反送中”新闻,并一边低声讨论。该商家表示,最近生意很好,人人都来看新闻,还有很多人买机顶盒,就是想看“反送中”新闻。


来源:博谈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