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历史会记得「光复香港」的烈士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15

历史会记得「光复香港」的烈士

转发此新闻:
香港的反送中抗争,不断地上演可歌可泣的戏码,年轻人不顾生命危险,为争取未来而对抗强权,令人动容。但面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共党政权,这样以卵击石的抗争,终局到底为何? 现下立刻要担心的是抗争动能持续的问题,随着周周上演的街头暴力,还有班要上的民众,看着摇撼不动的林郑政府,慢慢地对抗争会有疲乏感,日子一久,北京靠香港警力的以拖待变,就能成功地消弭一场危机,而让香港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这是一场人心的战争,只要黑衫军,仍有香港民心,动能不散,北京出错失手的机会,就可能发生

我们要先看看几个可以参考的历史事件。香港的抗争,不可能是台湾和南韩在八零年代的民主抗争。处在中国外面的台湾和南韩,争民主的运动,可以有美国的支持,施压独裁政权。美国的支持,不但给台韩反对派实质资源,也同时让独裁者思考放手的可能及必要性。一推一拉,让独裁者在不流血的情况下,完成民主化。香港虽然有台韩彼时社会一般的民意支持,但没有这个美援的外在条件,因为香港在中国里面。不但紧连中国,更有解放军驻在香港,美国无法温和、稳定地拉动政治杠杆,促成改变。

香港的抗争,也不可能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在二战后的独立运动。新马独立顺着战后住民自决、殖民帝国顷倒的世界大潮,达成使命。但现在世界的势,是独裁政权强力对抗民主政权的犄角之势,香港没有趁浪而起的动能。更重要的是,新马对抗的是民主自由的大英帝国,而香港对抗的,是更艰难,有十四亿人口的中华帝国。

自许为霸权的中华帝国,不可能让香港拥有分裂主权,所以反送中抗争的诉求,不可能为北京所应许,双方都没有让步的可能,香港只有一个胜算,即以弹丸之地,为中国民主化急先锋。

用香港推倒共产政权,有许多难关要过。香港要乱到一定程度,北京才会失去理智,派兵镇压。

但要用香港推倒共产政权,有许多难关要过。香港要乱到一定程度,北京才会失去理智,派兵镇压。也只有北京出兵,共产政权的决堤缺口才会出现。

中国的民主化,在科技助威独裁政权的情况下,不可能自发性地从中国内部产生。历朝历代,中央政府从来没有掌握这么威力强大、极不对称的镇压工具,民乱在今日中国要能成事,机会几乎为零。在帝制中国,没有现代科技、武器的王朝,政府拿着刀枪,造反民众也拿着刀枪,反正烂命一条,皇帝看起来,绝对没有今日的共产党可怕。现在的共产党,有诸多工具,可以消弭动乱于无形。面对连思想、人心都能用「即时」科技管得到的共产党,造反唯一可能的机会,在于经济的崩溃。没有饭吃的亿万人民,才会真正不怕死的上街推倒共产党。

但经济的崩溃,时日漫长,何时会发生,谁也说不得准。然而,这就是香港的机会所在。香港持续的动乱,造成解放军出兵,摧毁香港经济民生,但促成人民币巨贬。随着国际和人民同时对中国经济失去信心,外汇保不住人民币值,投资、消费中止,经济陷入萧条,共产党同时发生严重内斗,控制人民的国家机器,群龙无首而失去能力,千百万人民上街,军警无力镇压,共产党顺势而倒。

但这样的剧本,要先过香港人自己这关,这是牺牲今日香港,成就未来中国的一场战争。因此,这是一场人心的战争,只要黑衫军,仍有香港民心,动能不散,北京出错失手的机会,就可能发生。

所以反送中的抗争,最好的参考点,正是台湾的太阳花运动。从「万人送仲丘」、「反服贸」等运动一路下来,台湾社会不满国民党政府,尤其对国民党拚命往共产党贴上的行为反感,满溢的反抗情绪,一直得不到宣泄,但因为日子还是得过,社会运动的动能逐渐下降,最后只剩下一小群战斗力十足的年轻人,还在寻求国民党铜墙铁壁的缺口。一直等到张庆忠的「三分钟」出场,太阳花学运,终于找到机会攻入立法院,从而改变了台湾的历史。

现在的香港,闷在大锅里,就等着一个大爆炸。

今时今日,我还清楚地记得立法院被攻陷时的震惊。

所以香港的年轻黑衫朋友,不要丧志。民众对抗争的疲乏感,不等于冷感。香港此时的社会气氛,不是像以前一样,要年轻人不要搞了,「□食」比较重要。现在的香港,像太阳花时候的台湾,闷在大锅里,就等着一个大爆炸,顺势把不满,往北京头上倒。

历史会记得你们这些「光复香港」的烈士,祝好运。


来源:上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