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问题是全球秩序崩溃的一个环节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22

香港问题是全球秩序崩溃的一个环节

转发此新闻:
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以及或可能的退出世贸组织,是全球崩溃的标志性事件。这样下结论,不会遭到地缘政治学家的多数反对。但是,要说“当下的香港问题是全球秩序崩溃的一个环节”,肯定会引出较大争议。

8月18日香港百万人集会

    在雅尔塔体制确立之后,西方政治家普遍希望出现政治全球化。冷战以西方胜利而结束,强化了西方的政治全球化愿望。但是,因为中共采取了新的经济全球化战略即在全世界实施经济征服,且对雅尔塔体制采取搭便车的态度,西方的政治全球化遭遇了毁灭性打击。

    中共以何种方式征服世界,只是策略选择问题:毛时代采取的是输出革命,习时代采取的是经济征服。

    导致西方今天的尴尬局面,西方的全方位绥靖是根本原因。不过,民主制度具有内在的妥协性,不论是在一国内部事务,还是在各国对外政策上,都这样。没有妥协,何谈绥靖?

    还好的是,民主有强大的自身纠错机制。现在,“盎格鲁—撒克逊体系”在民主政治中力抗狂澜,开始谋求新的全球民主体系之建立。从这点上看,全球秩序崩溃不是坏事。补充一句:全球秩序崩溃的发端或者代价巨大的绥靖,不是发生在冷战结束后,而是发生在冷战中。标志性事件是联合国赶走“蒋介石的代表”,让北京政权“代表中国”。公平观之,后者代价巨大——实质性地造成台海两岸的一边一国,如果台湾不算一国怎么会有法理与实际的邦交国家?

    北京政权才是分裂中国的元凶。所以,它必须从政治伦理上高喊“统一”。

    统一已经没任何可能。为什么呢?一者是,统一在政治全球化场景下,有政治伦理基础,东西德国受益于此,现在,全球秩序崩溃发生,中国没有了德国的幸运;二者是,从中国大陆播迁台湾的中国国民党本身开始“去中国化”,党号削去国名,而香港问题迫使该党明确拒绝大陆的“一国两制”;三者是,全球秩序崩溃不仅在组织体系、制度外形层面发生,还在法理层面展开,香港问题最好不过地说明了这一点,而台海两岸的法理冲突更至不可调和。

    这是说和平统一的政治伦理问题,武统没有实现的概率。有战,北京必败,此败换来大陆民主以及邦联体制也不是坏事。关于武统问题不展开,以下集中说一下香港问题。

    香港与台湾是英美法系的采纳者,尽管两者存在一院制的缺点。而是否未来两者中哪一个改为两院制,或者都改,本文不做探讨。

    英美法系绝对持守法律的被动性,不会出现“严打”。香港社会风潮又绝对吊起了北京政权的“严打”兴致,有人对香港法官“轻判”抗议者表示严重不满。比如,卢俊希一案,若按香港发条“管有炸药罪”可判被告十年,香港警方秉持北京旨意也是这样想的。但是,香港法院做出保释裁决,不仅在香港掀起“严打”没可能,就是按香港法律撩上去、做定格也没可能。

    对抗行政当局的政治扩张,这样的裁决值得欢迎。林郑当局已经是北京政权的等比例缩小品,追求政治主控一切。送中条例若得实施,香港的法系本质将会发生“颜色革命”。简言之,香港问题已经是一场法系决斗。

    大范围看问题,法系冲突是全球秩序崩溃的一个特征。台湾方面在此前吃过大亏,比如两岸境外的电信诈骗分子很大比例的台湾人被遣送到大陆。也正是在经济征服获得法系优势后,北京才想在香港“练练手”。

    至于北京在哪个法系,应该说:第一,它不属于大陆法系,尽管有些法律设置在法理上与大陆法系有重叠(源自苏联影响);第二,它是后冷战的“全能政法独品”,特征是独裁政党绝对主导法律,加上党首作为国安首脑。党首作为国安首脑在左翼集权政治实践中,从来没出现过。形象地说,苏共总书记没有出任克格勃首脑的先例,由克格勃首脑成为总书记案例有之。

    而今,习近平既是中共党首又是中国克格勃首脑。同时,在取消政治局常委出任中央政法委书后,习是常委中管政法的最高负责人。形象地说,政治局一般委员里面出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人,实际角色就是秘书长。关于中共政法权能配置,这里不多讲。一句话:北京法系是全球唯一的,叫做“全能政法独品”法系。

    这样的法系主导一国两制,实施区域必然是冲突无穷。台湾接受它,“香港的今天,就是台湾的明天”。

    全球秩序崩溃正在缓慢发生,新秩序构建同样如此。本文预测是:以英美同盟为核心的“盎格鲁—撒克逊体系”会在十年内完成一次秩序重构,当中不排除经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可能;台湾作为民主政体的实验性在大中华地区更加突出,也将为全球秩序重构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香港政治的抗倒伏功能会慢慢加强。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