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人择善固执勇者无惧 当权者谎言恐吓失效报废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23

香港人择善固执勇者无惧 当权者谎言恐吓失效报废

转发此新闻:
「八.一八」一百七十万人集会之前两三天,谣言、恐吓满天飞,Whatsapp收个不停。有说大批公安武警分批微服南下,有说大量装甲车从深圳越境南来,有说大批大陆武警入住本地解放军军营,更有说南来者要杀警嫁祸示威者,制造解放军入城的藉口。最后甚么也没有发生,香港人没被吓倒,反而人头涌涌,满泻街头,谎言亦不攻自破


近期更大的恐吓是有人言之凿凿,宣称解放军已摩拳擦掌,只要香港局面失控,动摇国家安全,北京即可援引《基本法》出兵「平乱」。同时,大量深圳武警在港深边界附近演练,更扬言十分钟可到达香港。前律政司司长梁爱诗甚至说,解放军入城不等于「一国两制」玩完,可见劳烦解放军有何稀奇,不外是补充警力不足而已

当然,这些都是过时又无效的政治文宣。现实是,警方不断武力升级,足以严重残害示威者以至途人的身心,但抗争依然持续,因为社会混乱源于政府以暴力压平政治问题,拒绝答应民间的各项诉求。再加上丑陋不堪的警黑合作,令警方声誉扫地,民众人身安全不保,民愤亦升温

由始至今,是特首林郑月娥政府管治无方,用失尽民心的警队以暴戾伤人的手法打压群众,让警队和香港社会同时滑向深渊。问题关键在管治失效,不是警力失效,更与国家安全无关,北京凭甚么法理挥兵入城「平乱」?难道为免有人污损国旗,或把国旗掉入海,或者禁止人大喊「时代革命,光复香港」的口号,就要出动解放军在香港街头站岗

说解放军入城是好事,是协助特区当局施政的好帮手,不至于以军事管制香港收场,也不会招致西方国家谴责以至制裁,那么解放军出手怎会是「揽炒」(同归于尽),但若非「揽炒」,那些撑警集会者该正面宣扬,欢迎解放军入城才是,怎会指骂年轻人「揽炒」呢?即使解放军不来,改派大陆武警上阵,但《基本法》并没有条文可让武警来港执行职务,除非不怕难看,又来一个全国人大常委释法,把武警当解放军办?谣言尽管充斥,一百七十万人还是上街了,却没见解放军的身影,又是个狼来了的故事

实解放军必须出师有名,怎会因为国徽、国旗给人弄污,或者因为群众不满警方而劳师动众,再次担上如三十年前天安门屠杀人民,至今无法洗脱的沉重历史罪责?更何况,这样做将会摧毁「一国两制」,在中美贸易前景不明、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形势下,北京怎会放下国家大计,样样都不听从香港年轻人,却偏偏听从他们中港「揽炒」的愿望

无疑,北京要派解放军上阵,当然不乏宏伟的论述,去支持「文明之师」的军事镇压。不过,这些论述不但证据薄弱,更且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例如眼见示威者观念创新、组织灵活、行动迅速、资源不乏,参与者合作紧密,加上「和理非」与「勇武派」互相补位,誓不割席,当权者就由断估升级为断定,认为背后必有外国势力指挥,意图推动「颜色革命」。但究其实,根本穿凿附会,查无实据

反而特区当局确实是由北京压阵甚至指挥,他们的「拨乱反正」方略,也离不开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所讲的武力「平乱」、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奈何局势却越弄越糟,只因为当局盲从上方,脱离民情,一味拿警方做挡箭牌,惹起如今更大民愤。实证说明,军师教路是特区当局铁版一块、表现拙劣的原因,而示威者一方的多姿多彩,不断因应形势调整策略,正是由于没有大台,也没有幕后军师

再者,北京要抹黑示威者的剧本胡乱不堪,不能服众,因为一时指他们搞「颜色革命」,一时又说有恐怖主义苗头。但上世纪九十年代东欧国家的「颜色革命」都不搞恐怖手段,怎么香港示威者如此厉害,可以两者兼备,又和平抗争又暴力革命呢?那就真是帽子满天飞了,「和理非」人士的主要活动,不外是示威抗议和罢工罢市罢学,却被冠以「颜色革命」的滔天大罪,前线的「勇武派」配备简陋、给警方打得头破血流竟被视为防不胜防恐怖份子,若非故意抹黑反对者,令人人罪犯天条,那就肯定是妄想被迫害症发作

幸好香港人特别是年轻人,对真相对公义有无比的执著,无惧当权者以谎言制造恐慌,以恐慌转移视线,掩饰暴力,唬吓市民,他们两个月来,以不懈的行动誓要为香港为自己讨回应有的公道、尊严和权利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杜耀明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