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对“港乱”的最新定性:内外勾连,颜色革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10

中共对“港乱”的最新定性:内外勾连,颜色革命!

转发此新闻: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共港澳办主任宣称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助港“迅速平乱”》已经向 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我们自由亚洲电台和网站在七月下旬的相关报道文章《动念武力解决香港百万人示威?中联办罕有回覆本台查询:不需汇报》的记者,采访到了曾担任央媒记者多年的观察人士韦先生,这位韦先生指出,目前香港市民持续抗争,被中国政府操控的特区政府和警队疲于奔命,中国官方根据惯例和基本的维稳程式,都会暗中派人前往香港维稳。以前,无论是1949年以前,建政后的历次政治运动,还是30年前的89学运期间,他们都采用过类似的手段制造混乱,一面分化民众,同时为暴力镇压提供藉口。


相信“六四“事件的亲历者们大都会认同韦先生的这种分析。有心人已经注意到,最近几周的香港反送中活动中,总有三两面美国国旗混杂在群众队伍中,就连一家中共驻港媒体的记者都在私下里认可:怀着正常心态,真正以反送中为诉求的爱港人士不可能做出这种明摆着是在授 人以柄的蠢事。

本专栏上周的相关文章《林郑月娥何日成为香港的陈希同?》中已经介绍过了,2012年姚监复先生在香港,为“六四”镇压时的北京市长陈希同出版了《陈希同亲述:众口铄金难铄真》。此书出版之前,外界一直盛传身为邓小平亲信的陈希同曾向邓“谎报六四军情”,夸大学潮严重性,导致邓做出镇压决定。对此,陈称:“邓小平耳目众多,他怎么可能被骗?(“谎报”的说法是)低估了他。”陈还表白,“半次都没有去过邓家。” 六四镇压后,陈希同曾以北京市长兼国务委员的名义,向人大常委会做《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情况报告》,认定学潮是“暴乱”、当局镇压是“平暴”。对此,陈解释:“中央让我做报告,我不能不做。(对这份报告)我一个字也没有参加讨论,一个标点符号也没有改,但是我承担责任。”

关于陈希同本人及当时的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三十年前是否配合李鹏,不惜用夸大学生运动的危险程度,甚至设法激怒运动学生的办法,以达到促进使邓小平深信不流血便无法解决问题的目的,如今已经是死无对证。而当时并不隶属于北京市委,而是直接听命于中宣部的时任中共新华社副社长曾建徽,在一九八九年四月下旬确曾在处理报道学潮的相关新闻稿中,采取了无中生有、故意编造的办法,以达到扩大事态之目的。

这位曾建徽说起来还是国民党统治中国时代的学运积极分子出身 - 当然是中共当年的地下党领导的学运。

因为参加反政府学运而暴露中共地下党身份的曾建徽,在中共占居北平之前的一九四八年即从清华大学缀学,在北京市委工作了一年时间便被调往新华社,从助理编辑一直熬升至副社长。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前,他又以中宣部副部长身份兼任新华社副社长。所以在社内的地位十分特殊,无人敢轻易得罪。一些政治敏感性较强或政策性较强的重要稿件,一般都要经过他的审定才可发稿。

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日,一百多名大学生在新华门前静坐示威,并发生冲击新华门事件。新华社记者奉命前往采访,很快将根据他们亲眼见到的情况客观地写进一篇数百字的新闻稿里交到曾建徽处。当年的亲历者亲口告诉笔者说:曾建徽阅后,先是在稿件一开始,即把一百多名学生改成“近三百名学生”;接着又大笔一挥,在稿件中间凭空加进一句“有人甚至还喊出‘打倒共产党’的口号”。

确实,整个“八九风波”的过程中,因为中共当局一再拒绝采取良性解决方式,并一再激怒游行示威的大学生和社会各界人士,那场“动乱”发展到五月下旬时,甚至比“打倒共产党”更为激烈的口号都曾经出现 - 当然也仍属个别。但在四月二十日,也就是胡耀邦的追悼大会召开之前,一是学生示威活动规模很小、参与人数十分有限;二是行为十分理性,即使是所谓“混在学生队伍中的坏人”,也没有人敢于大声喊出“反动口号”。总之,八九学潮中第一声“打倒共产党”的口号,恰恰不是“动乱”队伍中喊出来的,而是曾建徽的秃笔写出来的。

接下来,便是太上皇邓小平于四月二十五日为这场学潮定性:“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是一次动乱”。而太上皇如此定性,完全是根据李鹏的情况汇报,而李鹏的情况汇报中具说服力的例证,便是曾建徽凭空编造的内容。

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六日的人民日报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日后被认定是激化矛盾,引发 “动乱”的导火索,而其中一句“甚至还有人喊出了打倒共产党等反动口号”,令许多参与运动的大学生尤其不服气,认为当局不该以个别人喊出的过激口号为口实,将整个运动定性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政治动乱”。哪里知道,当时“打倒共产党”这句“反动口号”,竟然是共产党的御用文人凭空编造出来的。

直到血腥镇压完成之后,邓小平在接见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讲话时还强调:事情一爆发出来就很明确,他们的根本口号主要是两个,一是要打倒共产党,一是要推翻社会主义制度。  邓小平当然是要籍此说明他下令开枪杀人有理,但这个“打倒共产党”的口号竟是曾建徽最先捏造出来的真相,至今在中共内部都绝少有人知道。

事隔三十年之后 ,中共政权的宣传机器仍然还是习惯性地使用这种或凭空捏造,或严重夸大事实的办法抹黑愈演愈烈的香港反送中运动,为“中央政府”出手制造借口。

当年还是杨尚昆出任中共政权之国家主席的时候签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二十三条明言: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这就是在一个多月前,香港首场反送中大游行的次日,中共当局就已经开始归罪于“外部势力”的所谓“法理依据”。当时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就已经“义正言辞”地对美方就香港事务"不断说三道四"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要求美方停止以任何形式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他说,中央政府将继续坚定支持香港特区政府推进修订"两个条例"的工作。

香港反送中示威自6月进入高峰至今,北京多次指控外部势力介入香港。中国外交部曾在7月底表示,香港反送中示威是“美方的一个作品”,等于是在公开指控指美国是“乱港”的幕后指挥者。

日前人民日报海外版刚刚抛出了《“内外勾连”乱港注定一场空》一文,声称近期香港和国外媒体披露的一些情况显示,游行队伍当中出现了特定国籍的面孔和某些国家国旗,可明显看出一系列暴力事件背后有外国势力煽风点火甚至策划、组织的迹象。从公开的“插嘴”,到暗地里的“插手”,某些西方势力出于所谓的战略博弈需要,似乎愈陷愈深。但一副满世界“主持公道”的模样,却遮掩不住包藏着的暗黑算计。

该文章还说:反对派政客和乱港分子嗅觉很灵,第一时间就捕捉到了相关言行透露出来的信息,积极配合,遥相呼应颇有“内外勾连”之势。日前,香港“民间人权阵线”致信61个驻港总领馆和办事机构,呼吁对香港发出旅游警示,企图继续挑动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对特区政府施压。 “内外勾连”唱双簧,说穿了无非是想把香港搞乱,把香港变成中国的一个麻烦,进而牵制或者遏制中国的发展。其心可诛,其图谋更是注定无法得逞。

香港反送中运动的事态发展到今天,已经有更多的信息表明,中国官媒奉命把大批判的矛头指向美国还有台湾当局,将港人的示威与外部势力和“颜色革命”挂勾,目的不仅仅是如外界媒体所分析的,“试图将港人对港府和北京的不满转移焦点”,更是要对向港中当局表达不满的反送中运动罗织罪名,为“中央政府绝不会听之任之,坐视不管”堆积口实!

前天媒体报道,香港众志成员黄之锋、罗冠聪等人6日与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政治部主管伊迪(Julie Eadeh)会面后,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的微信公众号“侠客岛”赶在第一时间出笼了《究竟哪些‘外部势力’在搅乱香港?》,把祸水引向美国还有台湾。

这篇文章细数: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等反对派人士今年3月赴美,与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会面,并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开会,讨论香港停滞的民主发展、逃犯条例修订争议及新闻自由问题。

此外,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及美国众议院议长裴洛西(Nancy Pelosi)也在5月会见香港泛民派人士李柱铭、李卓人和罗冠聪等人,他们向美方表达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立场。

到了7月,彭斯和蓬佩奥又会见反共立场鲜明的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而在此之前的6月,美国国会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等人重提“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要求对压制香港自由的中国官员采取惩罚性措施。

在对台湾的指控方面,这篇文章说:蔡英文透过演讲、接受采访及在社群媒体发文等方式,将香港的情况与台湾联系,并说明“一国两制”不可行;民进党主席卓荣泰6月下旬在中常会要求扩大声援香港七一游行,这暴露了“利用香港暴乱为2020年民进党助选的企图”。文章还提及,有冲击香港立法会的港人希望在台湾寻求政治庇护。

这篇文章甚至将香港历次反送中抗议里,街上的外籍人士人身影当作外部势力干预的“证据”,并引述中共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7日在深圳举行的香港局势座谈会上所说:修例事件已经变质,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声称“14亿广大的中国人民和700多万香港人民,绝不会让‘颜色革命’在香港成功”。

总之,把“反送中”抹黑为“港独”的外国反华势力内外勾连,发动颜色革命无疑是中共政权对香港问题的最新定调,以为赶在“国庆七十周年”之前,“不昔一切代价恢复香港平静”制造借口。

当然,事到如今,仍然还不能完全肯定香港的反送中运动的结局会是戒严部队取得平息反中暴乱的伟大胜利。但即使这一最坏的可能到底也没有出现 ,中共宣传机器如上的作为也已经起到了“极大地激发了全国人民的反美爱国斗志“的作用。用习近平的话说,就是为中美国贸易持久战“占领舆论高地”!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夜话中南海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