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运动陷入胶著 可转战迎请外国加强监管香港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09

运动陷入胶著 可转战迎请外国加强监管香港

转发此新闻:
在香港,上周四、五(12日)的金融界与公务员集会、本周一(5日)的全港大罢工,显示了对「反送中」的决心和对特区政府纵容警黑暴力的不满,已经蔓延到社会各阶层。钟庭耀的香港民意研究所最近的民调显示,79%市民认为政府应设独立调查委员会,73%认为政府应全面撤回修例。

对明显的民意和不断升级的冲突,林郑月娥政府选择甚么都不做,只是不断开记者会重复谴责示威者。现在中共明显是故意不处理危机,放手让冲突升级,等待民意自行逆转。

但示威者连冲击占领涂鸦立法会、涂鸦国徽都做了,民意还没有逆转。危机拖得越久,警察暴力不受监控、警黑合作的问题反而曝露得越来越多,这个政府的认受性反而越来越低。林郑说示威者提出「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的口号,已经偏离了反逃犯条例的诉求。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次运动,《逃犯条例》修订只是导火线。市民对中共不断撕毁一国两制承诺、否决真普选、取消民选议员资格、驱逐外国记者、取缔异见组织、一地两检、大白象不断、跨境绑架书店老板等事态的愤怒,才是让抗争烈火延续那么久的燃料。整个运动,一早已经是对一国一制化的总反扑。

「八五大罢工」之后,政府仍死不妥协,运动正进入胶著状态。面对胶著应否对运动节奏强度作出调整,在连登(讨论区)已开始有讨论。我相信运动参加者终能又一次运用他们的智慧找到共识。对于运动的下一步,我只想提出一个在冲突升级与暂缓抗争之外的多一个可能性:在街头行动不用升级的前提下,通过游说国际制裁香港,继续向政府加压。

「八五大罢工」之后,美国众议会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发表了声明,赞扬示威者捍卫香港自由与法治的勇气,讥笑特区政府无法捍卫一国两制的懦弱,还保证国会在暑假后复会之后将著手启动《香港人权民主法》的立法工作。法案或将加强美国国务院每年认证香港自治、监控香港有否成为中国白手套违反国际禁运等的强度,更授权政府对在香港犯下反人权罪行者施行经济制裁。

2015
年之后,中国走资严重,人民币持续下跌,更在八月五日跌破对美元七算的重要关口。中国央行要避免人民币下跌与资金外逃加剧的恶性循环,一直都在烧外汇储备来支持人币币值,2015年至今已经烧了四分一。在国家外汇流失的情况下,中国企业近年加速向外举美元债,当中大部分在香港进行。而每年进入中国的外汇,七成来自香港或经过香港。

在中国经济衰竭的状况下,中国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香港这个国际承认的离岸金融中心和独立关税区。香港当局怎样纵容警黑镇压示威者、目无法纪,已经受到国际高度关注。美国带头立法,将继续给予香港各种金融经贸优惠与香港的人权民主挂钩,不论立法背后的美国国家利益是甚么,都是香港人反制中共毁灭一国两制的有力杠杆。

香港的民主运动,不论是因为中共渗透严重还是因为受到「我在家里被打死也不应向外人求救」的迂腐中国伦理影响,对「勾结外国势力」一直都避之则吉。这次「反送中」运动,已经打破了很多一直令反对运动无寸进的心障。「不与外国势力合作」这个心障,便是下一个了。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烽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