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周永康儿媳维权案律师陈建刚披露为何举家逃亡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11

周永康儿媳维权案律师陈建刚披露为何举家逃亡

转发此新闻:
接受周永康儿媳、美籍华人黄婉委托、为其被禁止离开中国一事提供法律援助而遭地方官员人身威胁的北京律师陈建刚上周携妻小经东南亚辗转逃到美国。201753日,陈建刚一家与北京维权人士张宝成夫妇在云南旅途中被持枪警察抓捕。今年41日,曾在709案中为当事人辩护的陈建刚律师前往参加美国国务院赞助的汉弗莱奖学金学术交流项目时在北京机场被拦截,警方称他出境可能威胁国家安全。这位受到中国边防重点监控的知名律师日前接受了美国之音电话专访,谈他为何选择在人权组织帮助下举家逃离祖国。
中国维权律师陈建刚在逃亡途中

记者:你为什么选择走这条路?
陈建刚:为什么选择一定要离开中国,我主要有两点的考虑。第一个考虑就是基于我家人、我太太、我孩子的安全。这是一个原因。因为这点我自从709之前我被限制出境,也就是2015年的春天,这四年多以来,那么到了201753号,我在云南被抓捕,我一家人被抓捕。他们居然拿着枪对着我两个孩子的脑袋。我大儿子当时是6岁,我小儿子两岁。他们就是中国共产党的警察,或者说特务,就可以这样干。这就是习近平的这帮人马,他们就可以这样对待我的孩子,我的家人。
而我们没有任何过错,没有任何人给我一个罪名,连立案都没有,就是不让我到云南旅游,就这样把我一家人抓捕。我孩子晚上高烧到42度,他们把我囚禁在派出所。大厅里铁椅子上面,我两个孩子就是这样度过来的。
家人安全受威胁 为了孩子生存
所以,现在我为什么要出来?是因为共产党杀人不眨眼。我要让我的家人,我俩个孩子,我妻子,能够落脚到一个能够得到人身安全的地方。这是第一个原因。这件事情是叫我非常焦虑的。我几年以来被他们囚禁着,被他们严密的监控着。但是最让我不得安枕的是我孩子和我妻子安全的问题,所以这几年国保、北京的特务他们监控我,常常向我威胁,我要考虑我家人的安全问题,我要为我的家人好,这是他们说的。说,老陈你要多考虑考虑孩子的问题。那就是说,我妻子和孩子在他们手中就是人质嘛。包括孩子上学的问题。他们曾经多次来干扰学校不能接受我们家孩子。就这种问题,虽然现在我在北京我人身没有去坐牢,没有多大的伤害,但是中国共产党的他们这些特务一再向我表示我一家人在他们手中掌握着,他随时可以收紧,随时可以让我们感到痛苦。也就是说,我孩子随时面临着各种人身威胁,我不得不为他们安全着想,选择逃离中国。这是第一个原因。
人权律师屡遭打压吊照
第二个原因,在当今中国,习近平掌握中国以来,对人权律师维权律师的打压是逐步在加强,那么他们的意思这几年看是非常明确的,就是要把维权律师或者人权律师全部的连根拔起。从709以来,已经有二三十人,要么坐牢,要么把律师证给吊销,或者注销。通过各种卑劣无耻的手段。
发生在中国(8月)6号的事情,李金星刚刚把律师证给吊销了。我可以这样说李金星律师应该是中国国内在刑事辩护领域,最优秀的律师之一。他为了多少冤案,付出了最大的辛苦,取得的成绩也是最高的。但是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中国共产党一定要把他律师证搞掉呢?那就是这样一个有能力的人,这些有能力有勇气,又有爱心,愿意奉献,奉献给这些受苦受难的当事人与家属,这样的人,共产党一定是要把我们消灭掉,要让我们没有办法施展个人这一点点的能力。李金星就是一个事例呀。其他很多人,无不是如此。比如,就像江天勇这样的,像被搞掉律师证的隋牧青啊、刘正清啊。现在还有发生在陕西的常玮平律师,面临也是下一步要把律师证给搞掉。
寻找工作空间继续追求民主自由宪政
我面临的处境恐怕要更危险,我得到的威胁是要让我失踪,不是把律师证搞掉这种风险,也不是被逮捕,而是直接失踪了。这是北京市司法局主管律师的副局长王群当面告诉我的。那么在这种状态之下,一个真正要做事情的律师在中国境内已经没有生存空间。我实事求是的讲,就是这样。
这几年以来人权律师也在分化,有一些人去坐牢了,有一些人律师证被吊销了,或者通过其他卑劣的手段让律师不得执业,再有一些人被迫销声匿迹,转型了,不敢再做人权案件,或者迫不得已开始和官方合作,再有一些人,就是位置比较靠后的律师,有这个愿望从事人权案件,但是面对压力的时候就销声匿迹了。所以在国内我表达的就是,我们作为想维护人权、捍卫人权,在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境内已经没有工作的余地,没有发声说一句话的空间。对于我来说,我是一定要说话的,我一定要做追求民主、自由、宪政这些工作的,现在我在国内没有空间,当然我下一步要寻找我工作的空间,所以我选择出来。
记者:有没有想到万一(出逃)不成功怎么办?
陈建刚:这个我想到过,2017年就是这样。2017年的情况,他们就是在云南抓捕我。相信在自由国家的人都能明白,为了自由还有什么舍不得的?还有什么风险不可以承担的?我个人来说,为了自由,为了孩子们的人身安全,我愿意去承担一切风险。
(访谈内容根据电话录音整理,受访者观点不代表美国之音)
陈建刚律师曾受聘于美籍华人黄婉,后者是曾任中共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的儿媳。黄婉在中国因职务侵占罪被判刑,刑满后接受过社区矫正,之后被以涉民事经济纠纷案件为由限制出境。她为争取返回美国而聘请陈建刚为自己维权。7月初,陈建刚在网上公布的黄婉口述笔录称她在周永康落马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的一个地点,其间曾遭受酷刑折磨。
黄婉在陈建刚一家成功出逃后发推披露,北京市司法局曾威逼利诱陈建刚,要求他退出黄婉案件代理工作。黄婉推特引述陈建刚指称北京司法局副局长王群威胁说,“如果你继续做这个案子,就让你失踪!”
美国之音目前无法联系到上述北京司法局人员就相关情况发表意见。
2017年初,陈建刚和另一位维权律师刘正清公布了会见709律师谢阳的笔录。笔录披露了谢阳口述审讯期间曾遭酷刑拷打等情节,引起国际社会和中国当局的注意。
今年410日,美国国务发言人摩根奥特葛斯(Morgan Ortagus)就陈建刚被北京机场警方阻止赴美访学一事法推文指出,对不准人权律师陈建刚离开中国到美国参加交流项目感到不安。这位发言人敦促中国当局尊重陈建刚的行动自由,并将律师和维权人士视为通过发展法治来促进公民社会的伙伴。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