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共产党对反送中运动的「秋前算帐」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29

共产党对反送中运动的「秋前算帐」

转发此新闻:
在运动无法平息之下,独裁者的秋后算帐提前到秋前进行,以提高威吓的效果。近来的算帐则是表现在若干大企业开始对同情与参与运动的人士给予解职开除。用这种断绝生计的办法来压服员工,固然令运动的参与者人人自危,然而也必然会加强他们的团结。


六四后不断有人以「反思」为名鼓吹「见好就收」,为屠城者开脱。雨伞运动一开始,因为香港警察没有再施放催泪当也鼓吹「见好就收」。这次反送中运动开始不久,因为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暂缓」推行也大赞港共的「让步」,不敢明言的也是要大家识相的「见好就收」。且不说从六四到现在共产党到底做过什么好事可以「见好」,更是漠视中共「秋后算帐」的本性。

六四学生坚持不退,乃因人民日报4.26社论点名学运是「动乱」,这点不收回,即使「收」了,乃至投降,也会被秋后算帐,事实证明也是如此。雨伞运动、旺角事件,即使散了,也一样被秋后算帐,即使拖到5年之后也没有放过。这是共产党反人民的本质决定的。因此这次香港反送中运动缺一不可的五大诉求中,就包括了释放被捕人士与收回暴定义,以杜绝事件落幕后的秋后算帐。

秋后算帐提前到秋前进行

然而独裁者的进化,也表现在他们并没有墨守成规,在运动无法平息之下,他们的秋后算帐提前到秋前进行,以提高威吓的效果。

当然,威吓手段很多。中共媒体天天聒噪;更重要的是大批武警在深圳边境演练来威胁香港人。至于港共,则以警察与黑道无差别的武力,对待参与示威的民众而制造流血事件,至今还拘捕了700多人。这些叫做镇压而不是算帐。

近来的算帐则是表现在若干大企业开始对同情与参与运动的人士给予解职开除。最早的人事异动是8月上旬的一周内3位汇丰银行控股公司的高层人士,包括执行长范宁(John Flint)、大中华区行政总裁黄碧娟,以及亚太区风险长马凯恩(Mark McKeown),先后离职或退休,这应该与运动没有直接关系,却涉及更可怕而又深沉的黑幕。至今没有哪一方面把事情说清楚,然而突然间中资成为汇丰的最大股东!这是汇丰的「送中」而造成这次的人事大地震吗?

因为特区政府一再拒绝回复民意,并且对民众进行无情镇压;7月底香港机场发生示威者及航空公司、机场员工合作的「和你飞」活动声援反送中,以及机场的部分瘫痪。814日,国泰航空证实根据相关聘用条款,解雇了2位机师,理由是其中一位正涉及司法案件,另一位则涉及运作812CX216航班时不当取用公司资讯。紧接着行政总裁(CEO)何杲(Rupert Hogg)、顾客及商务总裁卢家培在816日双双被辞职,而此消息更由中国官媒抢先披露,引发外界关注,这显示出人事案是受到北京当局的压力。824日,香港商业电台的一个节目发文说,又有1名国泰航空机师「被离职」;这名机师日前要从美国飞回香港时,就曾因为中国禁止他飞越空域而被迫由另一名同事代职,他因为在脸书发表的言论而被高层约见。

820日,身兼公民党立法会议员的国泰机师谭文豪在个人脸书宣布,为保护国泰航空公司不再遭受无理攻击,决定辞去担任18年的机师一职。他是「和你飞」在东京飞来香港班机上为香港加油,并为香港所发生事件向旅客进行解释与安抚的「暖男」机师。

822日,国泰港龙航空公司空勤人员协会主席施安娜也因为脸书内容而被公司解职。
国泰航空最大股东是太古集团,中资是第2大股东。太古集团有四分之一资产在中国,因此要看中国脸色行事。

「算帐」事态继续扩大,822日,香港机管局再炒2名经理级员工。连香港大学2名副校长、行政及财务副校长康诺恩(Dr. Steven J Cannon)、副校长(研究)贺子森(T S Andy Hor)已经以「私人理由」请辞。虽然原因不明,然而中国人校长张翔反对反送中运动态度相当鲜明,而港大学生却是积极投入运动,势必找「大人」算帐。甚至在珠穆朗玛峰营地的10名香港的大学生,其中8名是港大学生,也因为他们在脸书的言论而被赶去的公安一度拘押。

办公室文化弥漫白色恐怖氛围

这些「牺牲者」,有的是被中国网军搜索,更多是被同事检举。香港的办公室文化已经被中国政治力介入,形成白色恐怖了。而这些企事业竟也「以言入罪」而沦为共产党式的国营企事业,显然也是一种无耻的堕落。未来是不是会蔓延到更多的行业与企事业单位,值得密切关注。

用这种断绝生计的办法来压服员工,固然令运动的参与者人人自危,然而也必然会加强他们的团结,共同为捍卫他们的生存权与人权进行更大规模与更激烈的抗争。因为当他们对前途乃至起码身存条件感到完全绝望的时候,他们的抗争还怕失去什么吗?

来源:网络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