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危机触发中国的全面危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14

香港危机触发中国的全面危机

转发此新闻:
现在,连美国的股市分析家都能看到,香港危机已经超过美中贸易战,成为对全球金融市场乃至对全球经济最大的风险来源。为甚麽会这样?直接原因当然就是香港青年学生对中共抗争的坚决和激烈,超出了所有人的想像,但更重要的原因就是,面对香港青年意外坚韧的抗争和国际社会的巨大压力,整个中共当权集团手足无措,令香港危机发展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如此发展下去的必然逻辑,只能是触发中国的全面危机


为甚么香港危机会如此「失控」?为甚麽香港危机的失控,会触发中国的全面危机?要用很少篇幅讲清其中道理,并不容易。不过,我认为比较熟悉晚明和晚清历史的人,可以从对比中共大一统的危机与明、清两朝大一统的危机中,发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总的来说,中国大一统的政治和社会秩序,迄今没有逃脱所谓的「周期律」,也就是中国必然会兴衰更替,治乱循环。为甚么走不出来?我认同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的解释,中国人在漫长的文化演变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政治文化和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的政治实践体现了历史的巨大惯性,是中国走不出「周期律」最重要的原因。也就是说,中国治乱循环的大灾难,很大程度是一种自我实现的灾变,并非中国在客观上别无选择。但要改变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尤其是改变统治者的思维方式,确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太平天国带来的大灾难,对晚清统治冲击巨大。中国地方军事力量的兴起,就是清廷不得已对儒家精英放权来镇压「暴徒」的结果。今天香港的危机,某种意义上与太平天国可比,那就是中央当权者发现用尽过去的手段也无法「维稳」。香港危机背后的经济原因,与「长毛」之乱也有可比性,那就是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的依赖。晚清是全球「白银经济」对中经济、社会之重大影响,今天则是香港可借国际金融杠杆来逼迫中央不得派兵进驻香港

习近平能不能在香港危机冲击下改弦更张,我看很难,这是因为中共内部的政治生态更像晚明,而不同于晚清。所有敢于担当的官员,都不被信任,甚至遭到整肃。这是中国全面危机必然爆发的根本原因。从此次中共处理香港危机看得很清楚,习虽然不敢派军队镇压,但所有替代手段反而都更加恶化了危机。足见朝中上下,已无办事之人

历史上中国大一统的解体和重建过程非常恐怖,这一次会不会重演那些惨绝人寰的悲剧?这是中国人必须面对的真问题,而绝非耸人听闻。那麽,这是否意味著中国已在劫难逃,所有人都只能选择如何各自逃生了呢?我还不能接受这样的结论,理由之一,就是外部世界,尤其是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将为了自己的安全,不得不干预中国秩序重建的过程。这种干预有可能比历史上更有效,原因之一就是中国对外部世界的依赖程度前所未有,但更重要的原因,就是生活在海外,包括香港、台湾在内的华人世界,已有政治精英在政治文化和思维方式上有了革命性的飞跃。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竞选美国下届总统的杨安泽和台北市长柯文哲。这些被称为「解决问题的政治家」,其思维方式和政治品格不仅超越了中国所有的「帝王将相」,更代表了全球国家治理最有希望的新潮流。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梁京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