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港澳办主任宣称 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助港“迅速平乱”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09

中共港澳办主任宣称 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助港“迅速平乱”

转发此新闻:

在网上读到名为“有些意思了”的网友,就中共是否出兵香港问题发表的评论:“就我这个旁观者看来,香港事件一直都是政府挑动在先,民众反应在后。首先是政府要修条例,才引起民众百万人的反送中大游行;第二,政府对民众的要求迟迟不答复,才引起持续不断的游行示威;第三,是警黑勾结,利用黑社会暴打普通香港市民,才引起进一步的暴力对抗!第四,政府继续对撤销条例、制裁黑社会不作为,才导致现今罢课、罢市、罢工的现象!到底是谁在背后挑唆?如果香港运动真的被镇压,像六四一样,林郑就是历史的头号罪人!”
2019年6月16日,香港反送中大游行中,示威都举着标语“夺回香港”。

而笔者到是认为,香港戒严一旦成为现实,战无不胜的解放军戒严部队如三十年前武力镇压天安门广场一样再次威震世界,届时将和三十年前的李鹏一样为党国立下丰功伟绩更应该是习近平才对,她林郑月娥岂敢争功?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林郑月娥何日成为香港的陈希同?》已经介绍,上个月李鹏终于死了的消息被中共官媒证实后,有质疑中共政权借机高调赞扬李鹏“平息反革命暴乱”的丰功伟绩是“习皇舞剑,意在香港”,欲让林郑月娥成为“香港的李鹏”。而笔者倒是认为,虽然香港被“戒严”的危险性眼看已经不再是危言耸听,但此恶果一旦出现,她林郑月娥更应该被类比成三十年前的北京市长陈希同。

北京时间的8月7日,中共中央港澳办和中央派驻香港的联络办在深圳共同举办香港局势座谈会,与港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香港爱党爱国人士座谈。 会场上,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声称:这是一场关乎香港前途命运的“生死战”、“保卫战”,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当前最重要的就是坚决“止暴制乱,稳控局势”。

中共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在会议开场发言时说:修例风波自6月9日到今天已持续约60天,愈闹愈大,暴力活动愈演愈烈,香港正面临回归以来最严峻的局面。 中央高度关注香港目前的局势,对中央有关部门,从不同方式表达了立场、态度及看法,而之前的两场新闻发布会主要是面对公众。他更称,今日的座谈会要打开窗户说亮话,把话说得更透一些。

港澳办主任张晓明。

这位张氏主任态度空前强硬地声称:对公然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的违法犯罪活动,都必须坚决追究法律责任,包括追究幕后策划者、组织者和指挥者的刑事责任。

这位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在代表习近平政权就香港局势作出的最新表态是:如果任由“暴”和“乱”持续下去,不仅会危及香港市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而且会毁掉特区政府的管治权威,毁掉香港的法治基石,毁掉香港的繁荣稳定,毁掉“一国两制”。广大香港市民不会答应,全国人民也不会答应。我们正告各种“反中乱港”势力切莫误判形势,把克制当软弱,切莫低估中央政府和全国人民捍卫国家主权、安全、统一,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坚强意志和坚定决心!如果香港局势进一步恶化,出现香港特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动乱,中央绝不会坐视不管。按照基本法规定,中央有足够多的办法、足够强大的力量迅速平息可能出现的各种动乱。

这位港澳办主任如此表态的前一天,他手下的发言人杨光在就香港局势举行的媒体吹风会上,回答记者关于解放军驻港部队司令员陈道祥近日对香港发生的一系列极端暴力事件表示强烈谴责,代表着解放军有可能介入香港当前局势的问题时,用三句话做出回应。

其主编胡锡进自称办刊之综旨和目的,就是“为党叼飞盘“的《环球时报》网报道说:杨光表示,第一,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2年来的辉煌历程证明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是维护祖国每一寸神圣领土安全的无比可靠、无比强大的力量;第二,中国人民解放军既是威武之师,也是文明之师。人民解放军听党指挥,人民解放军依法办事。驻港部队也同样依法办事,依照基本法和驻军法的相关规定行事;第三,我们相信,有中央政府坚定不移的大力支持,有包括广大香港同胞在内的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香港特区政府和香港警队完全有能力依法惩治暴力犯罪,恢复社会秩序和安定。

“这三句话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如果还要再多说一句话,那就是中央政府和全国人民对香港繁荣稳定的支持是实实在在,中央绝不允许对‘一国两制’原则底线的冒犯不受惩处,也绝不会放任香港出现特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和安全的动乱。”

有外界媒体分析和评论说,杨光的这番“慎重表态”仍然是证明了“解放军不会轻易介入香港事务”,但细分析起来,把杨光的三句话概括成“一个整体”后应该是:中共政权轻易不会对港出兵,但党,也就是习近平认为只剩出兵这一个选择时,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坚决出兵。而一旦出兵的结果,就是解放军战无不胜 - “六四平暴”就是最好的例证。

2019年8月7日,香港警察在深水埗警署外,一名示威者被警方压在地上逮捕。

总部设在北京的多维新闻网在其题目为《外界关心解放军何时入港 北京仍在冷静克制 》的分析文章中,也是一边说“外界关注的解放军‘进城’出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一边也认同“如果香港出现流血、甚至死亡事件时,也很有可能导致军队‘进城’。比如不同派系相互大规模仇杀,而香港警方又无力管控事态,整个城市陷入完全无政府状态,出现传统意义上的民不聊生。这种推测并非空穴来风。”

我们在本专栏的前一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中共解放军和武警部队的《防暴行动条令》中,具体针对在突发性暴乱事件中地方驻军应采取的行动措施,作了非常详细的规定。条令中要求: 各地驻军的防暴警备队,平时要坚持进行作战训练,随时保持最佳战斗素质。在已经出现暴乱苗头的城市和地区,驻军防暴警备队可有目的的进行公开实战演习。演习前,由地方公安系统和武装部向演习地点的城乡居民发出通知;在演习过程中,可根据具体情况鸣响战斗警报器,施放烟幕弹、催泪弹、橡皮子弹等非致命武器,并出动防暴装甲车、直升飞机等装备。用逼真的实战形式,对妄图发动或参与暴乱的不法分子进行威慑,造成他们对无产阶级专政的恐惧心理……。

现如今,这份《防暴行动条令》已经在实施中。继驻港部队以庆祝建军节为名公开发布 了镇暴宣传片后,美国白宫也已经表示了对内地解放军部队在香港边境处集结消息的关注。可见,未来出动解放军驻港部队甚至再加上从内地调集的解放军野战军和武警部队的“增援部队”,进入香港市区“镇压反送中暴乱”的可能性已经是越来越大。

一篇标题为《1.2万警力集结深圳!海陆空军严阵以待!解放军介入香港?中央重磅表态了》的报道文章中介绍说,“敏感时期,广东16万警察重装大练兵” 持续一周以来, 重头戏在深圳开演……。

我们自由亚洲电台和网站,在七月下旬的相关报道文章《动念武力解决香港百万人示威?中联办罕有回覆本台查询:不需汇报》中,已经披露过:深圳市罗湖口岸附近,继6月中出现重装军车集结后,再有市民拍摄到相关图片和视频显示,装甲车队出现在深圳街头并向罗湖口岸方向集结。除了深圳出现的装甲车开向罗湖口岸之外,广州火车南站也有穿白衣的便装武警集结,并乘车前往香港方向。多名网民指称,有关视频经转发后被封堵,已无法在朋友圈呈现。曾担任央媒记者多年的观察人士韦先生明确指出,大家都看到了便装武警和军车,甚至有装甲车近期前往罗湖口岸的资讯。我看见很多的装甲车和坦克去了,肯定是人手不够吧。多是士兵去冒充,冒充员警的,冒充市民的,就是怎么能让他打起来嘛,它就好定性是暴徒嘛。专制国家一向是这种套路嘛。真的,有些黑社会不愿意收钱,承认有人给钱让他们打学生,打那些游行的人。国内的知识份子大家都知道,这是惯用的套路。据来自山西警界人士的消息显示,几周前,公安内部曾转发过一个秘密通知,在内部征集前往香港的员警,并许诺给予他们奖励。

这位韦先生指出,目前香港市民持续抗争,被中国政府操控的特区政府和警队疲于奔命,中国官方根据惯例和基本的维稳程式,都会暗中派人前往香港维稳。以前,无论是1949年以前,建政后的历次政治运动,还是30年前的89学运期间,他们都采用过类似的手段制造混乱:一面分化民众,同时为暴力镇压提供藉口。

1989年5月20日,学生们一边给受阻的戒严部队军人讲解学运真相、劝说不要前往天安门广场镇压,一边给受阻的戒严部队军人送食物。

相信“六四“事件的亲历者们,大都会认同韦先生的这种分析。

当年“六四”镇压的整个过程中,戒严部队的先头部队一开始也是采取了便衣进城的办法,他们的武器则由北京警察秘密调用北京市和中央部委的载客面包车运送。无奈当时的“人民子弟兵”们用李鹏的话说,“都没有执行和平时期平暴任务的经验”,不但部分三十八军的便衣官兵被大学生的“广场纠察队”队员们识破,至少一辆装载大量自动步枪和子弹的载客面包车因为车窗遮挡得过于严实而被拦截。

当时 至少有一枝被“广场工人纠察队”缴获的枪枝被带进天安门场架在了纪念碑的石质栏杆上,枪口似乎已经对准了从公安部大院秘密进入历史博物馆,脱掉便装领回武器,开始从历史博物馆正门蠢蠢欲出的三十八军的官兵们。幸亏此枪被刘晓波等人及时发现并当场砸毁,不然真是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前面引述的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口中所谓,“出现特区政府所不能控制的动乱”后,“按照基本法的规定,中央有足够多的办法、足够强大的力量迅速平息可能出现的各种动乱”,不仅是指下令驻港部队接受林郑月娥的请求协助港警“维护治安”;以及我们上篇文章已经介绍过的,由中央政府“进入紧急状态,中央人民政府可发布命令将有关全国性法律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也就是把对内地的《戒严法》在香港实施这两个选项,至少也还包括了增派内地部队和警察进港驰援等选项。

而安排内地武装力量进港的选项中,又包括了“鬼子悄悄地进村,打枪地不要”,和坦克开道,官兵武装到牙齿,“光明正大”地开进香港市区执行“戒严令”两个子选项。进一步的分析内容,留待下篇文章继续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 。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夜话中南海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