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代理周永康儿媳案遭中国打压 陈建刚律师逃抵美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05

代理周永康儿媳案遭中国打压 陈建刚律师逃抵美国

转发此新闻: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儿媳黄婉的律师陈建刚,经过一个月的逃亡,83日深夜抵达美国纽约的肯尼迪机场,并立即向美国政府提出了政治庇护请求。

陈建刚律师

陪同陈建刚的美国基督教人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负责人傅希秋牧师,83日深夜在肯尼迪机场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陈建刚夫妇和两个年幼的孩子目前情况良好。 至截稿时,他们仍在肯尼迪机场的移民局办理相关的手续。

他透露,陈建刚因为代理了黄婉被禁止离境的案件,遭到北京市司法局的公开威胁,司法局官员直接威胁说,如果他继续代理黄婉案件,将会让他“被失踪”。北京司法局并启动取缔陈建刚律师执照的程序。

周永康的儿子周滨,2016年被中国法院裁定受贿罪成立,判刑18年。他的妻子,美国公民黄婉则因同样的罪名被判刑两年半,缓刑三年,于今年66日刑满。但中国政府采取措施禁止黄婉离开中国。黄婉曾在推特上贴文,向在周永康当政时期遭到不公平待遇的人道歉。

傅希秋牧师表示,陈建刚一家四口都有赴美国签证,所以前往美国的过程相对比较顺利。他也透露,陈律师之前已经获位于华盛顿DC的美利坚大学接纳为该大学的访问学者,因此他或将赴华盛顿任职。

陈建刚一家人在东南亚转机准备前往第三国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联系到刚抵达美国纽约的陈建刚律师,请他谈谈为什么要逃离中国?

记者:陈律师你好,到美国入境一切还顺利吗?

陈建刚:一切都好,基本没有什么障碍,很快就出来了。

记者:家人和孩子都还好吗?

陈建刚:一切都好,非常好。虽然路上很多天,但一切都还顺利。营救我们一家人的朋友们非常尽心尽力,非常感谢他们。
记者: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你这次为什么选择离开中国?

陈建刚:这样说吧,我对于我个人的安危并不是非常在意。但我是一个父亲,中国政府过去这几年一直以我妻子和孩子的安危来威胁、控制我,这个我不能接受。根本原因在这里。过去我一直在联系到美国留学,但中国阻止我出境,基本上合法出境的渠道全部被掐断了。现在中国在习近平的统治下,越来越接近文革的状态,接近朝鲜的状态。我深切地知道我们这个辩护律师的工作状态。中国政府希望把辩护律师变成一个骗子职业,你要不然就配合他们到法庭去演戏,要不然就被抓起来,或者吊销执照。这样做,受害的是那些当事人,那些受害的、被迫害的人。我不愿意这样做,但又受到严重威胁,所以选择这种方式离开。

记者:最后促使你下决心离开的,是因为黄婉的案子吗?

陈建刚:是的,那是有律师介绍黄婉给我,主要是针对当局用民事诉讼程序来阻止她离开中国的案子,因为她是美国公民,以及过去几年对她的判刑的案件上诉。

记者: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陈建刚:六月,今年六月。我认为这两个案子有很多问题,本质上就是当局的一个政治迫害。后来北京市司法局的王群说了,直截了当,就是政治迫害。

我这样说,不是为周永康和他的家族辩护。我对周永康和他家族过去干的那些事情非常痛恨。这一点我也和黄婉说了,我说如果你觉得不认同我的这个看法,我不能为你代理。黄婉对我说,她完全认同我的这个态度和看法。所以我才同意给她代理这个案子。

其实,我只是向朝阳区法院递交了一个法律代理申报。另外我和黄婉见面,记录下来我们谈话的内容,然后我保留一份,她保留一份。这是作为律师必须的一个职责。而且我没有公开这份材料,是黄婉公开的。

2019年6月24日,黄婉用律师的书法作品表达自己的意愿。


记者:这变成了你的最新的罪状?

陈建刚:是的。北京市司法局副局长王群,我查了一下他的背景,他是从国家安全部调到司法局的。7月5号我们见面的时候,他直言不讳,说周永康和家人的案子,就是一条政治红线。任何人不能碰,如果你碰这个案件就极其危险,你就会“被失踪”。他不是说被抓起来,指定地点监视居住。指定地点监视居住期限是六个月,之后要转到看守所,检察院接手,那还有个下落。而被失踪就没有期限了,可能十年八年都没有人知道你的下落。

记者:你原来联系的是华盛顿的美利坚大学,之后你会继续去大学吗?

陈建刚:我是希望这样。我现在还在联系学校,希望能继续去那里学习和研究。

记者:谢谢陈律师,也祝你和家人在美国一切顺利。

陈建刚:谢谢。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