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党指挥警,警指挥香港?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03

党指挥警,警指挥香港?

转发此新闻:
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公室日前出面死撑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死撑警方暴力镇压,既暴露北京对港政策的真面目,也突出其无法掩藏的管治死穴。

对前所未有的管治危机,中央的对策还是老路一条,短期是铁腕镇压、堵塞反对声音,长期是画饼充饥、发展经济收买民心。不言而喻,前者是加强运用武力打压,大规模搜捕前线抗争者,以最严苛罪名(如暴动罪)检控,再打舆论战,抹黑从而孤立他们,令其他示威者割席,然后再集中对付和平示威者。后者则是加快中港融合,在生活空间、价值观念、发展前景等方面,混淆中港界线,并试图同步改善民生,修复社会矛盾,以提振特区当局的认受性。

如此应对危机,好等于只顾消灭病征,但却不对症下药,根治病症,误以为警方暴力升级,加强镇压便能扫除街头怒火,解决政治问题,完全无视「反送中」运动提出的五项诉求,一直得到多数人支持。两个月来,林郑政府坚持寸步不让,正不断激化政治矛盾,一面把香港推向深渊,一面把和理非和勇武抗争两派紧密连起来。

问题一日不解决,大规模游行抗议势必持续下去,而且遍地开花,特区当局和警方若仍知错不改,暴力打压前线抗争者,还诸多限制和平示威,甚或有人再次借助流氓暴力威吓市民,只会进一步与民为敌,使当局和警方两者更声名狼藉、民望下沉、引发更大危机。结果,不仅当局施政举步维艰,也必然拖累亲政府政党,在区议会和立法会选举中失去议席。

至于解决深层次社会矛盾,根本是搞错重点,因为「反送中」运动的主要问题源于北京以我为主的香港政策,不断削弱香港的高度自治,而修订移交逃犯的条例不过是众多事例之一。因此,北京力主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解决深层次矛盾,不是转移视线,就是对错焦点。更何况,特区当局和地产霸权是利益共同体,人人安居只是海市蜃楼,而政府过去多年为求政治正确,宁愿花掉数以千亿储备于大白象工程,也不著力改善民生,日后又怎会改弦易辙呢?

实港澳办发言人,没清楚说的比说清楚的更重要。一是绝口不提黑社会在元朗无区别袭击市民的恐怖事件,当然也不评论警方与凶徒紧密配合,是否有失职守之嫌。相信北京也无法护短,索性有问不答。二是没法否定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只是强调先收复局面,因为此建议已成社会共识,全盘否定等于跟大多数港人对着干,因此只好拖延下去,待打压完成,民意平静下来,再拒绝成立也未迟。这两者都涉及事情的真相,港人必须穷追不舍、追究到底。

三是林郑的政治前途。北京虽然表示支持她依法施政,但同一个记者会中,港澳办发言人答覆澳门记者问时,列出澳门特首必须具备的第四项条件正是市民是否接受。这句说话当然是讲给林郑听,也即是说,她必须在另段时间内挽回民望,否则等北京敲定合适人选后,她便非走不可,正如首任香港特首董建华当年「脚痛」下台一样。

最后,港澳办记者会的一大重点是无须解放军介入香港,特区当局只须以警代军,加强镇压和惩处示威者,便能控制局面、支撑政权。由此可见,近期香港一些极左人士煞有介事呼吁解放军入城「平乱」,只是空洞恐吓,也是中共政治文宣的一部分。

过,北京的政策是要香港逐步走向警察国家,管治手法贴近大陆,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权」。此政策其实早已施行,如六月十二日警方暴力镇压示威者后,政务司司长张建宗透露政府高层并无参与开枪决定,看来政府已无法驾驭警队。到近日,张建宗眼见元朗流氓袭击市民事件中,警队的恶劣表现引发民愤,因此郑重道歉,竟然被四个警员组织责骂,甚至要求他辞职。可见,警队在北京撑腰下,政府高层连修补官民关系的动作,也受其制肘。

当然,「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前提是听命于党,即党指挥枪,绝对不容警队挟天子以令诸侯。换言之,北京看来已夺去特区政府的警权,可以直接向警队下令,因此大可如大陆城市一样,用武警打压异己,严控局面,不必劳烦解放军了。不过,长此下去,不但政治问题不能解决而持续恶化,警队亦必成众矢之的,成为管治错误的代罪羔羊,而濒临崩溃的警民关系,也必定没有最坏只有更坏了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杜耀明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