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组织部眼光特毒 “选贤任能”无官不贪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26

中共组织部眼光特毒 “选贤任能”无官不贪

转发此新闻:
今天一起床就看到一条新闻,安徽省高级法院院长张坚被中纪委调查。在我印象中,张坚曾是一个很不错的干部,在湖北司法厅当厅长时口碑不错。在我一念百感生,欲问天苍苍时,我的朋友圈几乎没有人去关注这条新闻,因为现在官员落马已不是新闻,而是生活新常态。


     
        先跟大家讲个我亲身经历的故事,在我老家,有个房地产商买了一座山用于开发高档别墅,但因资金问题暂时搁置,没有开发。一天,公司老总来到山上,突然发现山顶上多出来一座庙。他走近一看,有个尼姑坐在一个草屋里。草屋里有几个佛像和香炉。老总就问尼姑,为什么在这里建庙?尼姑说不要称她尼姑,应叫和尚。说佛祖托梦给她,说这里几百年前曾是一个香火旺盛的大寺庙,要她重修庙宇。老总与她说不清,就去找区政府领导讨说法,因为土地使用权是在政府那里买的。分管城市建筑的副区长要他放心,说他已知道此事,会亲自处理,把女和尚赶走。几天后,该副区长来到小庙,要女和尚赶紧搬家,否则就不客气了。女和尚上下打量了一下副区长,说:“区长,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你说,只管说”区长喊道。“您一个月内有牢狱之灾”女和尚说。“哈哈”区长大笑,说“好,我们打个赌,一个月后我再来处理。如果我没事,看我怎么收拾你。”一个月未到,副区长因贪污被双规了。公司老总急了,又去区政府领导。新上任的副区长接待了他,告诉老总不要急,说他马上上山,要女和尚滚蛋。第二天副区长来到小庙,见到女和尚,要她马上搬家。女和尚说:“区长,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副区长一听,头嗡的一声,心想:“完啰,官做不成啰。”说:“这个······,你能不能搬了再讲?”女和尚说:“区长,您今天就有牢狱之灾。”副区长大怒:“胡说八道,明天我再来,你不搬,我就把这个庙给砸了。”说完气冲冲下山,是非之地不可久留。谁知刚走到山脚下,纪委的人就把他带走了。从此,再没有官员敢管这个事了,都说:“这女和尚成精了,太灵了。”其实,女和尚倒没成精,只是贪污腐败的官员太多了。其实别说官员落马是常事,就是官员自杀也不是新闻,因为天天都有官员寻死寻活,什么跳河死、跳楼死、烧炭死、服毒死、撞车死、割腕死,死法创新。真是天堂有路官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有网友说中国的组织部很了不起,眼睛特毒,不是贪官坚决不提拔。但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有人还真心佩服组织部。上海的风险投资家和政治学学者李世默,2013年就曾在美国TED大会上发表演讲《中国崛起与“元叙事”的终结》,他认为中共的组织部最厉害,能够选贤任能,比西方多党竞选和普选强多了。他说中共如何在一党制的基础上保证选贤任能呢?关键之一是有一个强有力的组织机构,即组织部。对此西方鲜有人知。这套机制选贤任能的效力,恐怕最成功的商业公司都会自叹不如。政府以及相关机构一年一度地从大学毕业生中招录人员,大部分新人会从最低一级的科员干起。组织部门会根据其表现,决定是否将其提升到更高的管理职位上,比如副科、科、副处、处。各级干部每年都要接受组织部门的考察,其中包括征求上级、下级和同事的反馈意见,以及个人操守审查,此外还有民意调查,最终择优提职。就职业生涯来看,一位干部要晋升到高层,期间一般要经过二三十年的工作历练。这过程中有任人唯亲的问题吗,当然有。但从根本上,干部是否德才兼备才是提拔的决定性因素。事实上,中华帝国的官僚体系有着千年历史,今天中共的组织部门创造性地继承了这一独特的历史遗产,并发展成现代化的制度以培养当代中国的政治精英。温斯顿·丘吉尔曾说:“民主是个坏制度,但其他制度更坏”。可惜,他没有见识过中共组织部。
      
        奇葩吧!总结李世默的观点,那就是中共一党专制制度的干部选拔机制优于西方民主选举制度,因为中组部有一套选贤任能的制度,这一套制度来自中华帝国的官僚制度。下面,就李世默的观点,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组织部声名狼藉。自习王联手掀起了反腐风暴以来,约一百余万贪官应声落马。这些官员可都是经组织部精心选拔的。不仅组织部选拔的官员落马,而且组织部买官卖官也早已不是新闻了。有网友称,组织部选贤任能倒不多见,但选贪官污吏倒枪法精准,一选一个准。
      
        第二,劣币驱逐良币。不错,组织部的确有一套干部选拔机制,但这只是表面的,真正起作用的是潜规则。组织部认为好的干部,领导不认可也白搭。一个干部能够提拔除了机遇还需要有背景、靠山。那位“我将无我,只负人民”的家伙没有其父的暗中帮助,也不可能坐到今天的位置上,或许永远扛两百斤麦子走在十里山路上。一个有良知、有能力、清正廉洁的官员是难以生存的,要么同流合污,要么退出江湖。
      
        第三,任人唯亲。2017年11月,中组部部长、中央党校校长陈希曾发文《培养选拔干部必须突出政治标准》。陈希认为,选人用人应把握“五看”。一看政治忠诚,是否牢固树立“四个意识”,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二看政治定力,是否坚定“四个自信”,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三看政治担当,是否坚持原则、敢于斗争。四看政治能力,是否善于从政治上观察和处理问题。五看政治自律,是否严格遵守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政治忠诚、政治定力、政治担当、政治能力和政治自律五大标准都是主观标准,是否合格看考察者的感觉。何为政治忠诚?刘少奇政治忠诚,但毛泽东视他为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将其整死。林彪是毛泽东的亲密战友,但被毛泽东逼死。何谓政治定力?嘴上说四个自信,但内心是否自信天知道。中共要求四个自信,但又提出“七不讲”不许谈宪政、普世价值、公民社会,制度自信从何而来?何为政治担当?胡耀邦、赵紫阳有政治担当,结果已退休的邓小平召集元老在自己家里把他们一个罢免,一个软禁。何谓政治能力?薄熙来政治能力就很强,提倡“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但薄熙来的真正目的却是坐上总书记的宝座。何为政治自律,廉洁自律是政治纪律,但什么是中共江湖的政治规矩就难把握了。邓小平有邓小平的规矩,江泽民有江泽民的规矩,习近平有习近平的规矩。其实一句话:组织部的用人标准就看当权者的喜好。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也就不行,行也不行。 中共用人的五大标准,其实就一条,那就是任人唯亲。
      
        第四,比皇权制度更黑厚。组织部的制度来自中华帝国的官僚制度吗?其实中国古代皇权社会也不至如此,因为它还有科举制度和孝廉制度选拔人才。曹操曾三次下达《求贤令》:“二三子其佐我仄陋,唯才是举,吾得而用之。”就算组织部制度根源于中华帝国的官僚制度也没有什么可以夸耀的,这个古老帝国从来就没有能力解决权力的和平交接。看看中国的历史就明白,从秦朝到清朝每到权力交接时,都会出现腥风血雨。秦朝沙丘之变;汉朝王莽篡汉;宋朝烛光斧影;唐朝玄武门之变;明朝靖难之役;清朝雍正帝把康熙帝和妃子们辛辛苦苦生产的十几个皇子,几乎都给宰了。皇权专制制度并没有带来皇权永固,代代尊永。苦读九阴真经的中共党魁毛泽东对权力交接也一筹莫展,临死前,他对华国锋、张春桥和王洪文说:(权力)总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会腥风血雨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一党专制制度下的干部选拔机制真的优于西方民主选举制度吗?答案是否定的。将一个专司选拔贪官污吏的组织部夸成一朵美丽的茉莉花,真不知李世默是低级红还是高级黑?放眼当今满朝,组织部选拔的干部除了铁杆的之江新军包衣奴才们外,就是“从来不给党添麻烦”的人肉表决机器,无有一人是男儿。中国要走出无官不贪的泥淖,唯一的出路就是放弃一党独裁的政治体制,实行三权分立,权力制衡的宪政民主体制,将你死我活的野蛮政治争斗脱胎换骨成文明有序的政治游戏。
      
        李世默说曾有人问他:“中共不经选举执政,其合法性从何而来?”他的回答是:“舍我其谁的执政能力。”我的回答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强盗逻辑。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