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画猪倾国的中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16

画猪倾国的中国

转发此新闻:
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说的不是美女的美貌,而是漫画的力量。在今天的中国,不仅不能随意写文章(刘晓波就是前车之鉴),也不能随意唱歌(民谣歌手李志就是前车之鉴),就连漫画也无比危险。漫画可以成为辱华、煽动国家政权的工具,因此画漫画的人一不小心就会锒铛入狱、受尽折磨。


这不是天方夜谭,而是活生生的现实生活:日前,中国辽宁大连、安徽淮南及江苏南京等6地警方相继通报,共有9名「精日分子」被捕,二十二岁的年轻漫画家张冬宁是其中一人。

「精日分子」被捕

安徽淮南市公安局田家庵公安分局通报:该局发现,有「精日分子」在境内外网站上发布以中国境内热点舆情事件为背景的「辱华」系列漫画,恶毒攻击中华民族和全体中国人民。公安机关随即展开侦查调查,发现张冬宁有重大嫌疑。张冬宁,女,二十二岁,2018年毕业于安徽某高校,喜爱日本漫画,极度崇拜日本文化,有明显的「精日」反华倾向。20179月,张冬宁与在日华人卢某(已被辽宁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通过微博结识,开始创作「猪头人身」系列侮辱中国人形象的漫画作品,刻意歪曲中国历史事实,曲解国内外热点新闻和事件,以讽刺、丑化中国人生活习惯等为主题,先后炮制「辱华」系列漫画作品300余幅,由卢某陆续在网路平台上进行发布,「严重伤害中华民族感情,践踏我民族尊严,社会影响十分恶劣」,故而在其从日本返回中国时,在机场将其抓捕。

张冬宁22岁,因作品有辱华成分遭捕。
  
张冬宁被指控是「精日分子」,也就是「精神日本人」的简写,在中国社群媒体上被用来指称「极端崇拜日本」、「仇恨中华民族」、「在精神上视自己为日本人」的中国人。如果用这个名词扣帽子,习近平才是「精日分子」,诚惶诚恐地跑到日本大阪参加二十国峰会,跟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把酒言欢,不是「精日分子」,难带是抗日英雄?

张冬宁更是被冠以「辱华」的罪名,但是,其羞辱的对象「华」究竟是什么东西?如果是梁启超发明的「五族共和」的「中华民族」,真正「辱华」的是将百万维吾尔人关进集中营、逼迫数百名藏族僧俗自焚抗议的中共政权。该被送上被告席审判的,是污染中国的土地、水源和空气的中共暴政,而不是一名手上只有一支画笔的弱女子。

有法律界人士遍翻中国的有关法律,没有发现一条罪名是「精日」和「辱华」。难道公安机关为了抓人,可以随心所欲地创造新的罪名吗?对此,有网友质疑说:「张冬宁据说是『精日』罪拘押的,『精日』是个什么罪,官方能出来解释一下吗?这几年,开始是造新词,现在是造罪名,看来这新华词典又要重编了,这刑法也得留几十个空档添写新罪名了,卯不定还会有『精美』、『精韩』我还是蛮佩服这些办案人员的,居然能随口造出一个新罪名,这要不是小学毕业生起码也是党校硕士,高,实在是高。」而网友「秀才江湖」的评论很有点黑色幽默:「我也是中国人民的一员,我不觉得她攻击了我,攻击了中国人民,我喜欢被她画成可爱的猪头! 我感觉我就生活在一个大猪圈,没有自由,没有安全感。」

张冬宁创作「猪头人身」系列,竟被视为侮辱中国人形象的漫画作品,因而被捕。

「没有选举权,不是猪是啥?」

中共自以为是「华」的代表,偏偏很多人并不认为自己遭到了羞辱,反倒认为漫画家说出了中国的真相、喊出了大众的心声。比如,网友撒撒小谎说:「冬宁小朋友,我吃的脏食品,喝的脏水,呼吸的脏空气,还不能自由迁徙,更无法与官员交流,只能哼哼表达还活着。你把我画成猪很准确,谢谢你画出真相来。」有网友说:「大多数屁民就是猪圈内圈养的肥猪,被阉割了,还觉得很幸福。」有网友说:「只有劣等民族、劣等人种,才会普遍心理阴暗,爱对号入座。」有网友警告:「二次文革已经开始了。大部分中国人连猪都不如,来美国吧,随便你怎么画,远离猪圈。」有网友嘲讽说:「习近平引进非洲猪瘟,才应当被抓捕。」还有网友说:「没有选举权,不是猪是啥?向才女致敬,猪头公开承认自己是猪了。自信哪里去了?别人画个猪,就觉得自己像猪了?」

张冬宁创作「猪头人身」系列,竟被视为侮辱中国人形象的漫画作品,因而被捕。

张冬宁不幸生错了时代,她的前辈画家华君武也以画猪闻名,虽然在毛时代饱受批斗之苦,但在晚上还可以自由地画几百幅以猪头人身的主人公来针砭时政的漫画。在文革期间,华君武喂过四年猪,挑了有十几万斤的粪,从教训猪霸和为猪挠痒中寻开心。文革之后,华君武开始借猪八戒来讽刺社会上的不正之风、不文明现象。他说:「《西游记》是我看得最早的一本书,和其他几部经典作品《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等相比,它最能被人看懂。因此,其中人物孙悟空、猪八戒,可称无人不晓。孙悟空是正面人物,猪八戒虽去了西天,也千辛万苦,但他也有我们人性的弱点,就是七情六欲多了,既有可爱处,也有讨厌处。这很像今天社会上某些人,他们也犯过错误。但他们毕竟不是属于敌我矛盾,不属于『严打』(严厉打击犯罪行为)对象。」

推倒由猪统治的动物农场

华君武或许无法想像,在他去世十多年之后,像他那样画猪的漫画家居然成为政权「严打」的对象──下一步,《西游记》也会成为禁书了。或者,中共当局像删节圣经那样删节《西游记》,让猪八戒这个人物凭空消失。而华君武昔日自信满满的宣告,若是放在习近平时代,必定难逃法网──「我都是针砭时弊的,不画那种休闲漫画。」、 「我就是改不了狗拿耗子、见了就想咬几口的习性。」、「讽刺是永远需要的,是天经地义的事,自从人类出现了劣迹丑行,讽刺就应运而生。」而在习近平眼中,讽刺就是「妄议中央」,是要下诏狱的。

在香港,也有一对以画猪闻名的漫画家,他们就是小猪娃「麦兜」的发明者麦家碧和谢立文夫妇。香港人都很喜欢麦兜,而麦兜的草根特质正是人们喜欢他的原因:他生活在香港贫民区,爱吃贪睡,抖腿挖鼻屎。香港诗人廖伟棠说:「麦兜是不完美的,创作心理学上,不完美的角色更容易讨人喜欢。还有读者的认同感,不完美的角色才会跟自己更接近。」所谓漫画,不就是以夸张的方式展示人性的弱点吗?

有趣的是,傻乎乎的麦兜逐渐成了香港一个家喻户晓的文化符号和城市象征──他被香港旅游局选中,成为香港的旅游形象代言人;他和李小龙、梅艳芳等人一起,被塑成铜像,立在维多利亚港旁边的星光大道上;他还出现在图书馆、电梯、广场等公共场所的提示牌上,甚至出现在香港廉政公署的宣传片里──让贪腐官员闻风丧胆的廉政公署,也跑来跟麦兜拉关系了,可见麦兜的魅力何其大。成熟且宽容的香港人,并不觉得选择一个小猪娃来代表自己有什么不好,他们在电影院里跟麦兜一起欢笑,一起流泪,那才是一种笑傲江湖的生活态度。

漫画家入狱的国家,必定是下流人高升的国家。几幅小猪的漫画羞就能辱乃至颠覆的国家,本身就没有存在乃至捍卫的必要。推倒由猪来统治的动物农场,乃是自由人的历史使命,因此我们都跟张冬宁站在一起。

来源:上报 / 余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