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抗议示威引发大陆激烈舆论阻击战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17

香港抗议示威引发大陆激烈舆论阻击战

转发此新闻:
今年的夏天不同寻常,香港以他们的勇敢和执着震惊了世界。两百万港民为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走上街头,青年更是冲在第一线,他们甚至将遗书带在身上,以死相拼。反送中运动四处开花,从街头抗议游行到罢工、罢课和罢市再到机场抗议。港民的诉求很明确,那就是不达目的决不退让。针对香港市民的抗争行动,习近平显然没有准备,中美贸易战和国内的经济衰退以及党内反对势力的发难已经使他焦头烂额。中共在遭香港出其不意的闷棍后,渐渐缓过神来。习近平再次从毛泽东的武器库搬出了谎言和暴力两件法宝。

《环球时报》旗下环球网记者付国豪,在香港机场示威现场被抗议者绑住双手
  
    就暴力而言,港澳办、中联办威胁说香港局势已到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危急关头。反送中事件已经变质,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和恐怖主义特征。中共在深圳举行大规模防暴演习,杀气腾腾,剑指近在咫尺的香港。就谎言而言,中国官媒扯下了它温情脉脉的面纱,露出了图穷匕见的本来面目。央视、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大肆制造假新闻,抹黑抗议示威活动,调动大陆民众的仇港护港情绪。中国内地访港学者赵智说,北京方面在香港经营多年,培育了大量亲政府势力:“不管是从政府、立法会、商界,黑社会等,尽在掌握之中。所以他(北京)有很多种办法来对付民众的抗议示威。从大陆官方媒体风向看,官方的宣传机器已经全面开动。北京当局也会把他们这些打压手段,尽数使用出来。”
  
    8月11日在香港热门购物区尖沙咀,一名身着黑衣的少女在示威者与警方对峙现场右眼受伤流血。香港《苹果日报》拍摄视频显示,该女性倒地时护目镜已被击破,夹在护目镜碎片中的物体似为布袋弹。北京的官媒则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认定,香港警察与此事无关。该女性是被同伴的钢珠弹打中。央视在评论短文最后还标注上“丢人现眼”一词。前香港媒体人闾丘露薇指出,这不只是国家级媒体传播谣言的问题,而是散播支持仇恨与暴力。
  
    中共的仇恨宣传在“付国豪”事件中掀起了高潮。8月13日周二晚间,官媒《环球时报》旗下环球网记者付国豪,在香港机场示威现场被抗议者绑住双手并殴打。此消息激起内地网民的广泛愤怒。

中联办副主任看望记者付国豪
  
    但事实的真相是,有人发现付国豪用手机拍摄示威者,询问其是否为记者时,付国豪“拔腿逃跑”,被追上后没有出示记者证,称自己的黄色记者反光衣“是别人给他的”。付国豪之后又用英语向示威者们声称自己为“游客”,但示威者们在他的随身背包里发现一件“我爱香港警察”的T恤。面对众多媒体镜头与示威者,他说道“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他在14日播出的央视《新闻联播》上表示,自己在香港“遵守了所有作为市民的要求,没有任何违法或者引起争议的行为”。但当天早些时间他还向其他媒体表示,没有表明记者身份是为“自保”。付国豪事件发生后很快开
始在舆论上发酵。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微博上称,付国豪被“非法拘押,并遭到非人道的对待”。环球网之后报道称,付国豪是“英雄”。“一位关注香港前途命运的记者,遭此非人道待遇,新闻自由何在?法治何在?人性何在?” 央视《新闻联播》播发评论称,“暴力乱港分子”的行为明显带有“恐怖主义”色彩,“丧心病狂”。新华社发表评论说,“再不切除暴力之瘤,将乱港暴徒绳之以法,香港危矣。” 在大陆微博上,不明真相的网友正在越来越多地呼吁中央政府采取行动。有激进的网游叫嚣:把他们“打残都不能够”, “必须打死。就该派几辆坦克车压过去清理掉就干净了。”胡锡进不愧为党的喉舌,在党国危急时刻通过制造新闻事件,再次为党国火线立功。
  
    纽约时报在《中共如何对香港抗议者展开资讯战》一文中指出,北京从7月开始针对香港发生的连串反逃犯条例修订抗争,发动了一场虚假的新闻攻势,这种做法制造了一个与在香港看到的现实不同的版本,虚假信息让人们不再同情抗议者的诉求。中国官媒恶意对香港反送中运动进行扭曲报道,是大陆民众误以为反送中运动是一场没有居民支持、受外国特工煽动的暴力小团伙的猖獗活动,这些人呼吁香港独立,要分裂中国。中国对香港示威活动的报道,不禁让人联想到30年前天安门清场前的情形。1989426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将当时中国多个城市发生的学生运动定性为“反革命暴乱”。520日,北京宣布戒严。解放军最终在64日血洗天安门广场,制造震惊世界的六四大屠杀。
  
    中共针对香港示威活动所采取的谎言欺骗和暴力恐吓手段并不新鲜,希特勒德国、斯大林苏联和毛泽东中国等极权主义国家都惯常使用这些统治手段。美国学者兰德尔·彼特沃克在他的著作《弯曲的脊梁》中说,极权社会的媒体所呈现的内容,必须与统治者的世界观保持一致。如果犹太人被认为是该死的,那么任何关于犹太人的新闻都应是负面的;如果资本主义被认为已经处于垂死阶段,那么一定要展现它全面衰败的景象。彼特沃克说,为什么极权统治一定要制造一致的舆论?因为纳粹党人和马列主义者明白,任何形式的公开分歧都有碍于统治。无论内部或外部的分歧,都必须被有效控制,不能进入公众的耳中。当公众有太多梦想时,一致性就可能崩碎,因此,同一个世界,只能有同一个梦想。通过减少乃至灭绝分歧,极权统治赢得了表面看来广泛的公众支持。
  
    但我们也看到,当中共官媒极力挑动民族主义情绪时,众多知识分子默默地将真实的信息传播到网络上,分享给不明真相的民众,与中共官媒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舆论阻击战。因为谎言最惧怕真实。有网友指出:香港是中国的领土,香港人是我们血浓于水的骨肉弟兄;百余年来香港同胞对内地人民的深情厚谊件件桩桩“尸骨未寒”,历历在目,我们不能做忘恩负义,不知好歹的白眼狼。任何为一己之私,试图妖魔化香港,分化、撕裂陆港关系的人和团体注定会被历史所淘汰、唾弃。还有网友指出:奉劝那些每天收看新闻联播的朋友们,也翻墙看看真实的信息。如果香港示威者是暴徒,我想问的是他们为什么要当暴徒?为了阻止一个法案的修改,两百万人走上街头,这是什么素质?中共“胡改“宪法,大陆有一个人上街抗议吗?一个高素质、高福利的社会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暴徒?答案就是他们不是暴徒,只是不愿意生活在一个需要翻墙看信息,一个不敢讲真话,一个不敢信仰宗教的社会。
  
    中共的舆论战固然可以暂时煽动民众的所谓爱国主义情绪,但谎言终究是谎言,它无法生存在阳光下。而得知真相的民众,会感受到被欺骗的屈辱,最终不再相信党媒和政府。政府会跌入塔西坨深渊,无法自拔。这就是党媒所说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们再回到《弯曲的脊梁》一书。以谎言欺世的纳粹德国和东德成功了吗?彼特沃克指出,纳粹德国和东德两个国家的宣传体系都遭到灾难性失败:它们宣称传达所谓的真理,但没有一个是可信的。它们要求热情的支持,却只得到勉强的服从。它们渴望塑造符合统治的完美国民,却只制造出装样子的公民,人们假装相信,而政府也假装相信人们已经相信了。它们都讨论永恒价值,但没一个配得上。它们制造的痛苦远比欢乐多。再高明的宣传术也无法让个人长久地忘掉自由,背叛自己的利益,沦为国家机器的螺丝钉。真正让人无法逃脱的是“人性之网”,它永远网罗着每一个人。极权统治违背人性,这就是它失败的根源。极权统治就像建立在流沙之上的房子,注定会在某日坍塌。
  
    随着香港市民抗争的持续,中共的暴力威胁和舆论谎言终将破产。香港市民的正义行为会到的越来越多的国际社会和大陆民众的理解和支持。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813日发表声明,谴责针对香港人民的暴力持续升级。她说“10个星期以来,香港人民鼓舞了全世界,他们以勇气和决心为自由、正义和得到许诺的真正自治而抗争。香港特首和立法会必须全面、立即撤回危险的引渡法案,调查并结束警方的暴力,实行普选,从而最终全面呼应香港人民合法的民主诉求,而这是‘一国两制’所要保障的。“不断升级的暴力和针对香港抗议者的层层加码的武力非常令人震惊。亲北京的香港特首和香港警方力量必须立即停止攻击,停止针对自己的人民滥权。”
  
    我们相信,美丽的东方之珠在洗净极权主义的污垢后将会更加的美丽和光彩夺目。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