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危机与中共官媒的宣传攻势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19

香港危机与中共官媒的宣传攻势

转发此新闻:
本周,中共装甲车队逼近香港的视频刷爆 墙内 社交平台,引发网民对香港危机的严重关切,用网民的话说:“所有人都看到了驶向香港的军车队,所有人都猜到香港将发生什么,因为党媒早已经在用欺骗颠倒是非指鹿为马破口大骂的方式,在对内为镇压制造舆论。”https://logs1187.xiti.com/hit.xiti?pv=1&from=p&s=588368&p=syndication::boxun&s2=1&x1=%5bTW%5d&x6=%5barticle%5d&x10=%5bsyndication%5d&x17=%5bexterne%5d


    人们担心的是什么不言而喻。有网友发帖说:“段祺瑞晚年谈起学运时说:一个政府只要向学生和平民开了枪,它就突破了人类的一切道德底线,它就是个黑帮;一个组织,只要它想把持與论、控制人们的思想,它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邪教!”
  
    自香港返送中公民运动爆发以来,内地党媒发动宣传攻势,给示威群众冠以各种不堪的名称,如暴民,港独分子,恐怖分子,受美国境外势力操纵的废青。党媒不惜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制造谎言,煽动仇恨,激发极端民族主义,挑动同胞之间的敌对情绪。使墙内民众看到的是一个与境外自由媒体报道截然不同的版本。央视,《环球时报》,《人民日报》的相关报道,用词充满戾气,充斥文革大批判气息。

    社会活动家王爱忠发帖说:“ 大陆和香港同属一个国家,大陆人和香港人都是中国人。现在中国政府控制的一些媒体对于香港局势的报道可以说非常的不客观、不公正,并正在不断挑起大陆民众对香港市民的仇恨,我认为这不是一个中央政府应有的立场和做法。对于日趋严峻的香港局势,中央政府理应采取更积极的态度回应香港市民的合理诉求,而不是推波助澜,激化矛盾和冲突。”
  
    网友薛庆予发帖说:“香港的事,官媒拼命炒作有两点,一是港独,一是国外势力操纵的颜色革命。其实,港独根本不是香港的主流民意,港人支持港独的可能连1%都没有。而本次运动市民所提5项诉求 没有一项和港独沾边。而官 方对市民诉求不做正面回应,却大肆炒作港独,利用民族主义情绪,煽动仇港、仇外,这种做法除了转移视线,加深裂痕, 撕裂族群之外,对解决香港目前的危机没有丝毫帮助。至于所谓颜色革命,是否真有此事姑且不论,但你不号称有四个自信吗,为何会害怕颜色革命呢?你难道忘了你祖上的理论,任何事都是内因起决定作用吗?为何掌握国家机器,拥有强大组织动员能力的官方,只能组织起30人的撑警活动,而躲在背后的外国势力一煽动就是百万人。这难道不值得深思吗?从来不从自身找原因,从不反思改进,出了事情就推到外部势力身上,这样下去,香港只会越来越糟,早晚把香港变臭港,把东方之珠搞成东方之猪。”
  
    有网友发帖反讽香港废青道:“本来都是好人,只是被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蔡英文政府收买和利用了,主要原因是他们长期不看新闻联播,不读《人民日报》《环球时报》这两大全世界范围内能量最正的报纸,不了解七十年来共和国取得的一个又 一个伟大胜利的光荣历史,不知道人民群众享受的世界上最好的福利和崇高的地位。事实告诉我们,只有从一个渠道获取信息才能保证人民群众有比较高的思想觉悟,从这次大陆同胞面对“暴徒”的群情激愤,同仇敌,就能看出单一渠道获取信息的好处,而香港同胞恰恰是多渠道获取信息,所以思想混乱,稀里糊涂就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
  
    另有网民发帖说:“不要再拿美帝的阴谋来说事。我们早已知道,是美帝的阴谋帮助我们打败了日本,是美帝的阴谋阻止苏联对中国实施核打击,是美帝的阴谋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是美帝的阴谋花大钱领养中国残疾儿,是美帝的阴谋让你们把子女移民到美国,把个人财产转移到美国。”
  
    八月十一号,香港警察向一名参加游行的医护志愿者发射布袋弹,打瞎她的右眼,第二天,女子一只眼鲜血淋漓缠着绷带的图片在网上疯转,央视立刻站队定调,为警察辩护,歪曲事实,说女孩眼睛被同伙用钢球击中。
  
    有网友发帖说:“看到央视用那么恶毒的语言攻击那个被警察枪击到右眼失明的女生,然后一堆人在那欢呼,就觉得这个国家真的没救了。先不说央视造假这事(这也不是什么新闻了),就算是被别人误伤,看到有人被打失明,这些人非但没有任何同情心,反而在那变本加厉地人身攻击欢呼雀跃。人性在哪里?”
  
    也有网友发帖说:“有人问我:你为什么只信外媒报道,不信咱们国内的报道呢?我会说:世界各地都能收到央视 的各个频道,中国为何收不到人家的频道呢? 所以在很多事情上,判断对错没有那么复杂,就用最简单的常识来检验: 谁不准别人发声,谁就不该被相信。 谁屏蔽不同的声音,谁就是在撒谎。”
  
    诗人沙光为受难女孩赋诗一首,题为 《你的眼是通往文明路上的一盏灯》,诗中写道:
  
    无数双眼睛流着猪一样的泪,
    在圈里叩谢屠夫狰狞的刀锋。
    岁月静好于荆棘肆意的丛林,
    盯着发了霉的泔水跪舔如蝇。
  
    你的眼却涌流出光明的火种,
    是云上太阳点燃的生命彩虹。
    令祭师狂奔的躯体抱愧蒙羞,
    让彼列众子在恶中自现原形。
  
    黑暗中闪耀着一抹灵魂微光,
    射穿耻辱柱上被风干的魍雄。
    你用剩下的目光审视着大地,
    殷红鲜血凝固于历史的卷宗。
  
    人类的眼睛凝视着你的眼睛,
    如举目一只展翅上腾的苍鹰。
    无数颗愤怒的心灵发出呐喊,
    如海啸卷起霹雳敲击着丧钟。
  
    为枷锁不再桎梏自由的灵魂,
    为囚笼不再捆锁圣善的良心。
    无人愿意像猪一样苟活待宰,
    醒起的羔羊与狼群以命抗争。
  
    人有一只眼进入天堂得永生,
    强如两只瞎眼坠入地狱火坑。
    你以勇士的钢脊擎举着未来,
    通往文明之路升起一盏明灯。
  
    上海学者杨鲁军发帖说:“从6.9到立秋前夕,从和平抗议到烽烟四起、全城暴动,被称为“暴徒”、“流寇”、“极端分子”的香江年轻一代,以令上一代人眼花缭乱的互联网技术,构建了全新的去中心化,去中介化社会运动组织范式,使传统反对派领袖失去领导地位,令政府难以找到可对话可追究的“舞台中心”,彻底颠覆了政治斗争的旧模式和老黄历,一部小小手机,于弹指之间 调来百万雄师,在1000平方公里的香港大地上把游行变成游击(战),多点开花,闪攻闪退,令行禁止,妖形变幻······与此同时,在国际上展开声势浩大的宣传攻势,这两个月,香港被焊在了全球的风口,聚焦了世界的目光,据说长期研究社会运动的美国和日本专家一再为香港年轻人点赞,叹为观止!反观林郑政府,一错再错,旧思维,旧方法,旧语言,冥顽僵化,破绽百出,输得只剩下警察 居然把全部的政治责任和社会压力统统推向警方,警方疲于奔命、苦不堪言······现在,全香港人都在问:“何时收场?如何收场?香港向何处去?”
  
    香港问题似乎无解。其实“正解”只有一个:答应年轻人:撤例,成立调查委员会 调查此次事件,进而启动政改,实行普选。《环球时报》最近口出狂言说:“如今香港年轻人的唯一出路就是监狱!”
  
    与青年为敌就是与未来为敌。老家伙们毕竟先他们而去。老夫永远记得四十年前复旦诗会上的一句诗:“时代的出路只有一条:跟着青年走!”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