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红色造坝运动 要命的洪水猛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02

红色造坝运动 要命的洪水猛兽

转发此新闻:
入夏,中国洪汛频频拉紧报。根据国际水力发电协会估计,2000年以来,全球新建水坝有一半位在中国。中国不只是全球水坝界的“坝主”,溃坝率更高居世界第一,一座座大坝有如洪水猛兽般,正在吞噬中国。
中国是全球水坝界的“坝主”,一座座大坝却有如洪水猛兽般,正在吞噬中国

中国的造坝运动,打从1949年,筑起一道分水岭。拥有德国工程博士的中国学者王维洛指出,在这之前,中国只有23座大坝,当中还包括台湾在内,短短六十年,总计高达98,000座水库,高危险群的水库占比相当可观,中国水利部和国家防汛指挥部6月11日公布数据,现行病危水库为16,000座,目前经过工程处理的有66,000座,这意味着82,000座大坝曾经列入“病库”名单。

病危水库遍布中国  有如洪水炸弹

官方没说的秘密是,修过的病危水库,很容易又出毛病。去年夏天,山东寿光的猛爆洪灾,箭头即指向病危水库。流经寿光的弥河,是一条很小的河流,两百公里长的河道建了一百多座水库,“最大的水库是冶源水库,还有两座中型水库,黑虎山水库和嵩山水库,冶源水库两度被列为病危水库,却都说修好了,而黑虎山也是一座病危水库。”王维洛记忆犹新说,“当时黑虎山水库的蓄水位达到临界点,发现快要溃坝了,赶紧放水,泄洪量远超过下游河道的承受能力,所以造成水灾。”

病危水库频频溃坝,祸害殃及老百姓。

王维洛形容中国的水库是“定时炸弹”,他表示,当年中国从苏联取经,为了防洪抗旱、广建水库,如今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的首要任务却是“保证水库大坝安全度汛”,保护大坝摆在第一,中国网友说三峡工程非但不蓄洪,还反倒把水往下放,造成下游的湘江、鄱阳湖、赣江水位抬高,洪水灾害跟着增加。

今年六、七月,一波波洪浪肆虐长江流域,“今年的雨下得多又急,很多水库都在泄洪。”广西桂林王先生抱怨手机一天要收到好几次的泄洪通知,眼看着滚滚浊流淹没农地家园,老百姓却束手无策。

“事实上,我们看到三峡大坝完工后,中下游仍然常发生水患。”台湾成功大学土木工程博士赖明煌说,他多年参与防洪治理工程与水库养护工作,“三峡大坝的坝体将近200米高,当水气从东边吹上来、往中上游输送,刚好被大坝截断,导致云雾水气沉降在中下游。”他分析华中和华南地区降雨集中的可能原因,“巨型工程产生的影响会更明显。”

三峡大坝的防洪、抗旱能力均遭受质疑,设计疏失逐渐浮上台面。

三峡大坝挡不了洪灾,抗旱能力也付之阙如。王维洛指出,三峡大坝每年水位老是在145米至175米之间摆荡,因为洪水来了,水位要降到最低,而枯水之际,水位又要蓄到最高,以保证发电,这时候下游正需要水,大坝反而把水劫了,过去大家喊得响“洞庭湖、鄱阳湖缩小,变成大草原”,现在看不太到这样的消息,因为声音被封锁了,而湖域的缩减依旧存在。

水库高密度开发  江河柔肠寸断

中国采取梯级开发江河,无序广建水坝,放眼望去,江河寸断。“河流开发过度,是中国的一大隐患。”王维洛点出病灶,他引据瑞典水文专家撰写的书籍《WATER》,“河流的开发程度最好不要超过5%,最高上限是15%。”他指出,开发程度指的是水库的库容量占年经流量的比例,或是占整体河流水能储藏量的比例,“中国的河流开发程度不是100%,就是80%,黄河、海河、淮河、辽河几乎可以说是死了的河流。”

“长江流域有50,000多座水库大坝,每座大坝不但开发程度大,而且强度也很高,每个大坝的距离都很短。”王维洛说,“在40公里内,中国可以盖5座大坝,每座超过100米,有的河流一公里就有一座坝,生态循环功能彻底被破坏。”

有人说,中国没有一条河流没有水库大坝的。赖明煌认为,中国河川遍布高密度的坝体,点和点串连出大规模的线和面影响,环境冲击不容小觑,中国的水坝工程势必影响邻国,不能只从单一河川、流域来看,而要着眼广域的整体效应。

中国溃坝率世界第一  200多座集体瓦解

叫人捏把冷汗的是,中国的溃坝率高居全球第一,2011年水利部公布统计,从1954年有溃坝纪录以来,中国总计有3,514座水库发生溃坝。王维洛说,“每个统计数据不大一样,中国每年溃决100多座水库,应该是比较合理的估计。”

长江流域的水坝工程过度开发,洪灾愈趋严重。

翻开历史,中国多次发生水库集体溃坝,有如骨牌效应。王维洛指出,1975年河南的板桥溃坝事件,当时溃了62座水库大坝,1963年的海河溃坝事件则是溃决了200多座大坝,死伤人数迄今未公布。

王维洛认为,中国水库溃坝的主因是工程问题,以板桥水库来看,它属于中型水库,蓄水量为5亿立方米,由于水闸门锈死、打不开,才导致溃坝,暴露长期未检修,中国树立的大坝失事碑文却写着“时值十年动乱”,把责任推给了时代因素。

金桥银路钻石坝  贪污蚀溃水库

中国崛起的时空脉络,或许可以解释高溃坝率,赖明煌分析,文化大革命以来,中国靠掠夺取得政权和资源分配,并非以科学主导工程建设,大坝设计疏失、偷工减料等问题层出不穷,反观美国为全球水库第二大国,水库溃堤造成的伤亡人数有限,中国却因水利问题导致几十万人的死伤。

王维洛感慨说,中国工程圈流传一句话“金桥银路钻石坝”,盖水坝的利润最高。他特别分析六座水库大坝的单位造价(每千瓦发电能力所需要的投资金额),三座为中国建筑公司在缅甸、尼泊尔和厄尔瓦多建造的大坝,三座为国内大坝,国外的投资费用只要国内的三分之二至二分之一。

“腐败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动力。”王维洛引用自媒体人九哥的评论,盖水坝也成了经济发展的动力,每一座水坝无可避免埋下“炸弹”了。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