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事态激化还是平息? 就在北京一念之差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10

香港事态激化还是平息? 就在北京一念之差

转发此新闻:
香港市民“反送中”运动(反对当局强推的《逃犯条例》),自今年6月9日百万人大游行算起,已经两个月。因当局未能正确回应和诚意解决前期以游行和集会为主的示威,演变为形式多样而范围广泛的公民不服从、不合作运动。港人抗争化整为零、遍地开花,并趋于持久化。
2019年8月5日,香港警方向示威者扔催泪瓦斯罐

在此期间,撇开原本就是北京傀儡的香港特区政府和特首的表现不提,北京中央政府的应对仍然是老一套。北京的宣传调子仍然是旧的两手:一手是给港人扣上暴力帽子,一手是把港人抗争归因于外部势力。这种陈腐手段,加上把香港问题简化为“港独”二字的简单、粗暴,固然可以蒙蔽相当部分的内地民众,但对长期置身信息自由、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香港市民而言,其效果适得其反,只能令港人嗤之以鼻。

在行为上,北京也是手段老旧:收买并怂恿黑社会,暴力攻击抗争港人;派遣特务到抗议人群中制造混乱;安插内地公安假扮港警,施展过度暴力,并乱抓滥捕;驻港部队以及广东境内的公安、武警大搞军演,对港人展示武力威胁或心理战。这类阴暗、阴鸷、阴险手段,只能令京港两地敌视加深。

香港市民的大抗争吸引了全世界的视线,成为本年度全球重大事件。局势如何发展?结果将怎样?港内外瞩目。8月7日,中共港澳办在深圳举行大型座谈会,港澳办主任张晓明“说亮话”:止暴制乱。意思,就是要镇压。至于何种形式,综合中共官员和喉舌透露:不一定出动解放军,更可能出动内地公安、武警、特务,结合香港本地黑社会和亲共同乡会,在香港实施戒严或紧急状态。

张晓明同时也放出软话:“在事件平息后,则可以考虑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对香港民意要有客观分析,如何去看待民意,主流民意是什么?”显示,北京先镇压后怀柔的思路。

后续事态能否如北京所愿?难说。其实,平息香港事态,可以说既难也不难。如果北京主政者坚持僵化思维,固步自封,对极端、强硬、情绪化言论偏听偏信,执意在打压和镇压的念头上打转,那么京港两地症结无解,要真正平息事态至难。

2019年8月7日,香港警察在深水埗警署外,一名示威者被警方压在地上逮捕。

相反,如果北京能退后一步思考,稍微改换头脑,放下权力傲慢和暴力执念,只要回归三件事,事态大可平息。那就是,回到《中英联合声明》,回到“一国两制”,甚至于回到《基本法》。这是过去22年里,中共方面一直在蓄意毁损的三件事,以至于酿成今日大祸。

在由中共自己主持制订的《基本法》里,第45条规定:“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第68条规定:“立法会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全部议员,由普选产生的目标。”

其中的关键词“普选”和“最终达至”,不仅是香港人民的追求,而且也可以成为京港两地的共识。从共识出发,求同存异,消弭对立与敌视,达到共赢局面,并非没有可能。常言道:退一步,海阔天空。能否根本缓解香港危机?能否达成一定程度的京港和解?就在北京当权者的一念之差。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陈破空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