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北京对香港激进抗议的处理左支右绌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18

北京对香港激进抗议的处理左支右绌

转发此新闻:
香港激进势力连续两天瘫痪香港机场的举动特别是期间发生的两起围殴内地旅客(一说是大陆公安)和记者的行为,已经激起了大陆民众的愤慨。就我的观察所致,如果说反修例的和平理性抗议赢得了不少大陆民众的喝彩和支持,或者至少对此抱着同情的中立态度,那么,随着抗议的暴力化程度的升级,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转变了态度,谴责香港激进势力。

除了声嘶力竭的言语恫吓外,北京对香港的这波反抗运动基本没有有效的介入手段

自六月「反送中」百万市民大游行以来,我对香港局势的发展一直有一个忧虑,即这轮和平理性的抗议会被激进势力裹挟,严重影响香港的经济、社会秩序和普通市民的日常生活,我曾撰文论及这一问题,提醒香港的反对运动下一步在使抗议不升级到暴力程度的同时又要释放市民对结果的渺茫而导致的愤懑情绪,两者间如何保持平衡对香港反对派会是一个考验。现在事态的进展确实是反对派掌控不了的。

北京欠缺有效介入的手段

北京也同样面临着香港反对派的考验,甚至更无解。迄今我们看到的是,除了声嘶力竭的言语恫吓外,北京对香港的这波反抗运动基本没有有效的介入手段。某种程度上,这是助长香港激进抗议升级的重要原因。

北京困局的出现,是由两个因素导致的。一个因素,香港这次由反修例引致的抗议,乃是一次新型反抗,北京面对的反抗者不仅是处在一个与大陆很大不同的社会环境中的香港市民,更在于反抗本身是新的,用研究社会运动的学者的话说,它是一种「无政党、无中心、无领袖」的「三无」新型社运,不用讲,对大陆百姓和北京而言非常陌生,就是对香港市民、港府乃至反对阵营,也都是新的。此次抗议运动,原先的老牌反对派如泛民团体以及占中运动后出现的新反对派组织的领导人如黄之锋等,都纷纷边缘化。由于没有政党或政治团体及领袖的领导与组织,在一种长期被压抑的心态下,反对运动会天然趋向激进和极端。

香港这次由反修例引致的抗议,乃是一次新型反抗。 

何况,现在这支激进力量,主要由年轻学生和市民组成。他们不像前辈反对派,有在香港被殖民的生活经历,他们是在一个相对自由的社会环境里成长,没有对极权政治的恐惧,但是他们对香港的现状、港府的治理和自身的社会处境又非常不满,反修例给了他们一个发泄的管道,让他们信心大增,以为通过激进行为发动持续不断的抗争可以迫使北京让步。同时,鉴于香港多年存在的住房、就业和收入分配的恶化使得广大市民也站在反抗运动一边,加上香港和西方的舆论也都是支持市民抗议的,这激发起了他们行动的勇气。

上海深圳仍取代不了香港

另一个因素,香港独特的经济、金融和国际自由港的地位也使得北京很忌惮,不敢放开手脚处理。尽管比起改革初中期,香港对于大陆经济的重要性已经下降了许多,若单论GDP和财政收入,大陆已有多个城市超越了香港,但是,香港的国际金融地位仍是大陆目前任何一个城市包括上海和深圳代替不了的。人民币的国际化很大程度上还得借道香港,大陆企业的融资也需要香港,大陆资本的进出同样依赖香港。还应看到,北京权贵阶层对香港此种独特国际地位的需求远高于普通民众和企业家。如果因北京强硬处理香港抗议而损害香港自由港地位,受损者中也包括这些权贵。从此角度看,北京内部的不同集团的分利是制约其强硬的因素。

上述两点是北京的软肋,造成北京迄今对运动的处理左支右绌。不过,假如香港激进力量以为掐住了北京的「七寸」,而无所顾忌地进一步将暴力抗议升级,推向常态化或长期化,导致香港社会秩序完全瘫痪,严重影响经济和民生,不仅香港民意有可能会被逆转,也是过于轻视对手。毕竟北京是一个极权政体,不能把官媒的诅咒简单看成恫吓,当习近平感觉被香港激进势力逼到墙角,事实上而非口头上「退无可退」和「忍无可忍」之后,激进势力的任何升级举动,都有可能诱发北京的非理性反应。

北京只等一个事件出现

此中的逻辑在于,如果北京任由目前的事态发展下去而「无所作为」,习近平精心打造的政治强人形象在香港事实上就崩溃了。极权社会,领袖的权威是极重要的,香港虽然不是内地,但也由北京管辖,若习的权威在香港折戟,势必会被政敌利用,从而在政治斗争中形成「破窗效应」,一旦领袖个人权威没有了,极权政体很可能瓦解。因此,这不但危及习及其小集团的私人利益,有可能动摇的是中共这条大船。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北京对香港事态的处理,政治因素的考量就会占据上峰。

作者认为,假如香港反对派特别是激进力量看不到这点,或者以为北京就是纸老虎,事情最后很可能会以人们不愿看到的悲剧收场。 

人们看到,在近期,香港亲中议员放风这场抗议是香港版的「颜色革命」,前特首董建华更把「幕后黑手」指向台湾和美国,港澳办两次记者会以及主任张晓明在香港座谈会上,皆指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当下香港压倒一切的急迫任务,正告各种「反中乱港」势力不要挑战中央,表示香港局势若进一步恶化,出现特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动乱,中央绝不会坐视不管。驻港部队也对激进抗议表了态。武警和装甲车借「公安大演练」的名义已在深圳集结。北京还抬出邓小平有关香港「如果发生动乱,中央政府就要加以干预」的谈话。可以说,北京已经做好强硬镇压香港的舆论动员和相关准备,只等一个事件的出现。

假如香港反对派特别是激进力量看不到这点,或者以为北京就是纸老虎,事情最后很可能会以人们不愿看到的悲剧收场。

来源:上报 / 邓聿文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