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李鹏之死可以让六四平反早点到来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05

李鹏之死可以让六四平反早点到来吗?

转发此新闻:
中国前总理李鹏去世,李给世人的印象与两件大事有关,一是三峡工程,二是六四镇压。前者是李力主的工程,但也可能是在中国受非议最多的工程;后者则是中国永久的伤痛,而李鹏在其中起了极坏作用,被称之为「六四屠夫」。

中国前总理李鹏,出席2017年中共十九大开幕式

今年是六四30周年,上月海外举行了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不过对民主人士和有良知的一般民众来说,望穿30年而不得平反,总是憾事一件。现在李鹏终于病逝,是否有可能促使习近平和中共早点平反六四?

「屠夫」死了 共产党少了「包袱」?

这么说是因为有观点认为,中共所以迟迟不宣布对六四平反,原因之一是当年赞成和支持邓小平开枪镇压学生的中共元老还健在,随着这帮老人相继去世,当局就少了历史包袱,有可能对六四问题的处理就放得开,会在某个合适的时机平反。

该看法从逻辑上说有一定道理,因为中共政治是一种「老人」政治,「老人」也即中共元老在退休后还具有很大的政治影响力,现任领导人不大可能在他们仍在世时主动去纠正他们曾经反下的错误,尤其像六四这种关乎中共命运的事情,当局宁可冷处理,也不会去轻易触碰。这已形成中共的「传统」。

按照这个推理,随着李鹏去世,对习近平在未来两三年内平反六四似乎应该抱乐观态度。虽然中共多数元老或多或少都要为六四流血承担历史责任,但李鹏是除邓小平外承担罪责最大的一个。现在这些人相继离去,来自他们的阻力确实基本消除。或许还剩下最后一个江泽民。江不像李鹏那样对六四负有血债,但由于他是在六四后上的台,其合法性直接受惠于中共对六四的镇压(李鹏鼓动邓小平镇压学生,其直接动因就是想做总书记,假如他知道邓不选他,或许就不会这么卖力),因此他可能被看作是当局平反六四的一个绊脚石。鉴于江的高龄和身体状况,他在世的时间应不会太长。

已故中国前总理李鹏(右)和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左)。

然而,上述看法忽视了一个本质因素,即随着中共将六四平反的时间越拖后,其与反对派的对峙越严重,在中国民众中的合法性流失得就越多,也越不可能主动或被动平反六四。事实上,这个看法本身存在一个问题,如果将中共不平反六四归咎于要照顾政治老人「情绪」,那么,当邓小平在1997年去世,当时的总书记江泽民应该去推动六四的平反工作。虽然江的合法性来自六四,但从中国政治的现实出发,假若他宣布平反,并不会损害其地位,相反,还有助于巩固其权力。但他没有这样去做。一个原因当然是他的最大竞争对手李鹏以及其他的六四元凶尚健在,他不想刺激他们,以免引发这些人对他的政治斗争。

平反意味开启民主转型

这是一种解释,可是,这应该不是江最重要的考虑,他最担心的还是共产党的合法性问题。因为平反六四不仅仅是对这一悲剧的重新评价,随着平反而来的一定是中国社会的民主转型的开启,是这个过程的一连串化学反应的开始。由于中共历史上的作恶太多,那些在历次政治运动和斗争中受到清洗的无辜者,还有死于大饥荒的几千万人要不要赔偿,现实中对中共不满的民众又会如何对待中共,等等,可以说中共对此根本未有心理和行动上的准备,当局害怕在民主转型中被群众抛弃。

这不仅导致江泽民不敢平反六四,也是胡锦涛不敢平反六四的原因,同样习近平也面临或害怕这个问题。在习刚上台时,曾有人对他平反六四抱有厚望。因为同江胡相比,他毕竟是干净的,没有沾染六四的血,然而,且不论习自身对六四的看法以及政治理念,他上台后对政治反对派的打压和对中国民主的扼杀,又为中共增添了新的罪证,进一步削弱了中共合法性。一些自由派学者在这个问题上有糊涂认识,从习本人的权力而非党的角度认为,平反六四会是他的一张「老K」,当他感到权力不稳,地位受威胁时,出于保权目的,会打这张牌;或者他的权力非常稳固而非宣称稳固时,也会打这张牌,现在不打是因为时候未到。一旦时机对他很不利或有利,他会平反六四的。

这个观点成立的一个前提是假定习会主动走向自由民主之路,然而至少他上台以来的系列作为,是让人看不到这个苗头的。即使从策略的角度讲,习这样做是「为进一退二」,但在「退」的过程中,完全让人感觉不到他有向(民主)进的丁点意图。就算他有这种想法,然而当它完全无法让民众捕捉到,反会使民众产生误解,这样在习认为时机来临真这么做时,民众极可能不相信他,从而又一次错过变革。

江泽民不敢平反六四,也是胡锦涛不敢平反六四的原因,同样习近平也面临或害怕这个问题。

习近平绝不可能转向自由民主

客观地说,习在施政中不乏灵活性,不像人们想像的那样一味强硬,在对自己统治不利时会放软身段,但是,在关于道路和方向选择的根本问题上,他是绝不可能转向自由民主的。前不久对九类刑事犯罪人员的特赦已清楚显示这点。本来借建国70年对政治犯进行特赦以收拾人心是一着非常好的棋,无论对其本人还是中共的统治都有利,可惜他就是不这么做,只能认为,在中共强硬派看来,在社会人心对中共极不满的情况下,党对政治反对派的任何可能的让步──不管是真让还是舆论把它解读成让步──都有可能引发连锁反应,把党带入万劫不复地步。说白了,也就是习近平和中共强硬派认为,党和反对派的关系,是你死我活,所以不可能在政治上向反对派发出半点缓和信号。

这也可以用来解释中共在李鹏的讣告中,主动提及六四,称颂李鹏「采取果断措施制止动乱,平息反革命暴乱,稳定了国内局势」,而在同样支持镇压六四的陈云、邓颖超等元老的讣告中,未见八九六四这样的词眼,可见,这反映的是习近平对六四的评价。在习看来,李鹏镇压六四确保党统治了30年,是李对党的一大贡献,习要效法更要超越李,确保党再统治30年、300年,甚至万年长。在此情况下,就不可能有政治空间的任何开放。

所以,对习近平迟早会宣布平反六四,还是死了心吧。

来源:上报 / 邓聿文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