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2中共的终局时刻:五种可能的中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26

2022中共的终局时刻:五种可能的中国

转发此新闻:
所谓「终局时刻」指的并不是游戏结束的时刻,指的是历史格局的交叉路口,不论是主动还是被动,走上了其中的一条路,三十年甚至一百年内就难有回头路。就像俗话说的「过了这村就没那店了」。那么,为什么把「终局时刻」钉在2022年?这是什么神秘的年份?

中国最终变成哪种,要看历史格局中的势力消长而定。不过,领导人自己内心的傲慢度和气度的角力,也不能说是非关键的

2022年和算命及推背图毫无关系,仅仅是因为2022年是全体中国人、九千万共产党员「解疑」的那一刻。在十八大时,十三点五亿中国人对习近平有着这样那样的幻想,十八大到十九大的五年间,习近平的作为让改革派失望、保守派狐疑,然而2017年的十九大,习近平仍然让人存有足够大的想像空间。这个想像空间,将在20182022年之间定格。一旦定格,中国究竟是走向地狱之路,还是天堂之路,还是彻底打掉重练,就不会再有悬念!所有人都会进入「该干嘛就去干嘛」的人心状态。而台湾呢,也将随着这终局时刻,做出对台湾最有利的决定。

此时此刻,把各种蛛丝马迹放到历史格局下观察,可以推测2022年「终局到来」时定格的四种中国方向。

第一种中国:法西斯的中国

十九大习近平的报告长达空前的三万二千字,耗时三个半小时,但其中真正属于他的意思,可能也就是万把字,其他的两万字是派系妥协下的不得不言;这也显示了,十九大时的习,并不如外界(尤其是台湾)媒体所言,已经达到了个人权力的顶峰。军权(枪杆子),只能说是初步稳定,政权(笔杆子、刀把子)或许达到了七八成,而经济权(宏观调控)大约只掌握了五成,至于金融权力(银根子),大多散落在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家族手中,这些家族从大的来说约在百家,从小的来说约在五百家,习能够直接控制的有个两三成就算不错了。

习近平的权力软肋就在「银根子」,而其威胁就体现在2018年。枪杆子(解放军)、笔杆子(国内外统一战线宣传)、刀把子(政法公安情报)在体制上都属于中央集权的结构,因而利于通过各种人事、组织改造而集权,唯有金融「银根子」,本质上就属于捉摸不定的流动性通货,今天在这,明天就可在那,难以集权。打个比喻,金融就像中医学所说的「气」,金融学就是一种气功,没练过气功的人,即使有六块肌,也不过是傻大个一个。

上文说过,中国这三十余年的「经济崛起」,搭的是美国为首的世界经贸秩序的便车,这趟便车的火车头就是深入全球肌理的金融系统,这套系统已经自我成精成妖,现在连始作俑者的美国自己都难以掌控,何况是邯郸学步、亦步亦趋的中国?

金融系统,三十余年来已经以极其扭曲的方式深入了中国整个经济的肌理,从国家到高官到知识分子到市井小民,无人能够摆脱对其的路径依赖。而当下,耍弄这套扭曲系统游戏规则的人群,并不在习班子内。反而,由于过去五年名为打腐实为整肃的「反腐运动」,已经令这群耍弄金融的人进入更为隐晦的状态。

习近平不可能不处理这群为数庞大、散落全国的金融大小玩家油子,否则他没有胜算。但由于金融的散落性、流动性、隐晦性,收拾对手的最有效方法就是祭出法西斯的手段──以民族主义为由、以富国强兵为指标,强力对每一家银行、每一家企业、每一个个人,严厉进行对金流的控制。而这时候,笔杆子和刀把子就是关键中的关键工具。

走笔至此,需要特别提醒的一点是:过去是枪杆子出政权,而今日的中国已经迈入了「银根子垮政权」的阶段。搞不好习近平本人由于其人生经验和知识框架的限制,还没完全看清楚这一点。但他身边的年轻幕僚,只要是忠心的不可能看不到这点,那就看习本人的傲慢度和气度了。

看明白了这点,就会知道所谓的「民族主义」、「富国强兵」,或许是一种面对世界的长期策略,但至少在未来五年的短期之内,这些口号宣传的主要作用还是国内的集权工具。在最糟的情况下,假设习近平无法在两三年内迅速的将扭曲的中国金融扳正,而必须持续的使用法西斯手段,那么到了2022年,在执意执政二十年的境况下,法西斯方向就极为可能成为中国的「新常态」。例如武力强制性的重新分配:有钱的吐出钱来,进行类似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公私合营2.0版」,全社会重新洗牌。

第二种中国:家族垄断的中国

前述当前中国的金融甚至资产,极大比例掌握在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家族手中,这些家族从大的来说约在百家,从小的来说约在五百家。若不认清这个「中国特色」的财富格局,世人很容易就误会中国的经济未来掌握在那些经常登上西方媒体、经常在纽约股票交易所敲钟的「年轻创业家」手中。中国的经济和财富是个「权本主义」的场域,任何用资本主义逻辑去推断中国的人,终将会在这个误会上跌跤。在中国,凡是在西方会计学计算下身家超过十亿的「无背景年轻人」,其财富中的大部分不过是为权贵代持,因而有机会就想脱产出逃。

一九九一年,在「八九天安门」几乎亡党的事件之后,邓小平以两条「邓氏约法」稳住了中共政权。第一条,「党让你发财,和你交换政治权利和思想自由」。第二条,一党专政从毛式集权改为横向「常委分权」,以及纵向的「中央/地方分权」。然而在「以权为本」的中国,这样做的代价就是分仓式的腐败。近年来的事实证明,邓氏约法已经走到了尽头。

习近平过去五年的作为,似乎在向人民提出新的「习式约法」:你给我集权,我还你一个不腐败的美好未来。然而,许多人内心深处担心这会走回毛式集权,已经通过耍弄银根子而获得天价财富的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家族和其团伙更担忧。

20182022年的博弈中,并不排除这些家族们团结起来和习近平叫板谈判,以至于出现一种妥协后的结果:家族之间停止斗争,不分背景身分,全力拥护共产党保持一党专政。但是反对党内一人专政,形成以下的格局:共产党走向一个比较内部民主开放的平台,一件诸多家族共同享有的外衣,中国由党国一家逐步迈入国家家族化,以门阀仕绅集团瓜分地盘资源,家族与家族间达到一种竞争博弈下的平衡。

这时,传统的血缘、乡亲、门生软关系取代了一部分的上下权力硬关系,虽然做不到「以法治国」,但是「以法制国」在上层的两三亿人群中还是可能的。

这时的中国,出现两个没有交叉点的平行世界:上层两亿人的富贵世界,和下层十二亿人的糊口世界。世人今天看到的惊世高铁系统、机场系统、高速公路系统、华厦美食,单单靠这富贵的两亿消费者就足以运营。至于平行的糊口世界,以中国人易于满足、害怕灾难的天性来看,只需要在「糊口区」上下加码减码就可以维稳。

至于家族垄断的中国,能够维持多久?二十年?三十年?一百年?谁知道呢?坦白说,再过二十年当人类彻底进入AI化的世界后,到时威胁人类、国家、政府、家庭生存的问题,极有可能和现在的问题组合完全不一样。从人性的普遍短视这事实来看,担忧二十年后的人本来就是少数,何况是历来奉行「今朝有酒今朝醉」、「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不拿白不拿、不吃白不吃」的伟大中华社会文化下的中国人呢?

第三种中国:迟到了五十年的蒋介石

2012年对习近平抱有希望的人,经常提的模式是戈巴契夫模式、李光耀模式,那已是过去。今天对习近平还抱有希望的人,尤其是流亡海外还有「民国情怀」的中国人,期望的是台湾的「蒋经国模式」。然而,莫说十九大以来发生在习近平身上的「小毛泽东现象」,从现在到2022的短短两年半之间,习即使有心,中国的环境也远远未达当年蒋经国在台湾所拥有的环境条件。

以中国现有条件还有习近平现在的政治处境,习最多只能做到过世前的蒋介石──心知肚明政治不改革是不行了,但先抓住机遇搞好经济,政治开放的问题就留给下一代。为什么说「迟到了五十年」呢?因为,蒋介石恐怕一直要到死前十年,也就是距今的五十年前,内心才真正承认政治不开放不行。

从人道观点下的中国人民福祉,还有台湾的持续前进,我们当然宁可希望习近平成为迟到了五十年的蒋介石,也不愿看到他在中国政治斗争形势逼迫下变成小毛泽东。过了2022年的中共二十大之后,人们就可以对习近平做出最终的历史评价。

第四种中国:「一国多港」

中国十三点五亿人口加上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面积,其中的错综复杂,小小的新加坡或台湾的外来经验,难以完全适用。那么,中国有没有「内生经验」可以用来应付这个千古难题呢?我认为是有的,那就是香港经验。世界上有一批人,包括学者和政治家,认为中国只有裂解成几块,才可能解决其问题。但在个人观察下,中国几千年来的「皇朝统一」惯性,是有其地理因素的,相信够格的历史地理学家,若详细研究比较欧洲、中国、美国的地缘特性,应该可以印证我的个人经验。然而如前所述,若中国继续其权力集中、一条鞭治理的方式,中国是没有前途的。眼前,中国其实有一个千古难逢的机会,足以在「皇朝统一」和「必须分裂」的两极端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也就是结束数千年来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历史诅咒。

这办法就是「一国多港」──中国大陆全面香港化。

换句话说,就是把香港视为一个「自治邦」(而非现在的「特别行政区」),将香港的「基本法」和「间接选举制」映射到中国各个省份,真正体现中国国号中「共和」二字的精神。在这方向,可以参考印度、德国、瑞士的联邦自治体制。

以上的四种中国,哪一种会在2022年成型?我只能说,天知道!人所能通过观察而知道的,只有从2019年到2022年的习近平作为中而越来越知道。最终变成哪种,要看历史格局中的势力消长而定。不过,领导人自己内心的傲慢度和气度的角力,也不能说是非关键的。

如果以上的四种在中国都没出现,那么唯一剩下的就是第五种中国:分裂为几大块的中国。



来源:本文摘自《2022:台湾最后的机会窗口》/八旗文化出版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