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和中共面临1978以来最大危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8-28

习近平和中共面临1978以来最大危机

转发此新闻:
自邓小平1978年「改革开放」,中国40年来经济发展基本上很顺利,最大挫折是1989年六四镇压后的三年,但邓小平及时在1992年南巡,重启改革;到2001年中国「入世」,经济走向全球,此后十年成为「经济崛起」最重要十年。2012年底,习近平上台,他用了五年全力抓权,成为习核心和新强人,201710月中共19大上他更宣布,要将「中国模式」输出全球,又制订大计,2035年中国经济超美,2049年成为现代化强国。但不旋踵,民族主义高峰撞上冰山,遇到川普发动贸易战;这场战争经一年发酵,现已发展到危险失控阶段,由贸易战和其他事件形成的局势,变成40年来最大危机。


一,川普23日发推文,再次调高对中国产品关税,包括:对已征收25%关税的2500亿元中国产品,税率由25%调高至30%101日生效;对另外3000亿元中国产品征收关税,由原来10%调高至15%91日起生效(部分产品延至1215日生效)

这两项新措施等于向中国全面发动关税战,对中国经济(制造业和出口)的打击将更大更重。中国今年第二季经济增长已跌至27年来最低的6.2%(有学者指实际成长更低),川普新增3000亿元产品15%关税,2500亿元产品关税调高至30%,将进一步拉低出口和经济增长,今年第四季和明年预料将跌至近5%水平。中国经济增长率在2010年约10%,但原有增长模式已走入瓶颈,难再持续。研究显示,增长放缓将是长期持续趋势,预计2030年会跌至5%,现因为贸易战已提早出现。

贸易战除了导致GDP增长下滑,对经济的更大影响是企业和消费者对经济的信心更低。中国工厂外移加剧,川普23日下令,美国公司在中国的生产线必须撤出;工厂外移影响就业,就业减少又影响消费,最新情况显示,大陆近期消费明显放缓,市况大不如前,是危险警号。

二,中国经济增长持续放缓,原因在原来的经济结构出现问题。例如国企和私企比例失衡、国企和地方政府负债严重、经济必须转型(从依赖出口变为发展内需)、减少欠缺效能的基建投资、信贷收紧等。为了经济持续增长,中国必须进行经济结构改革,问题是过去一年,北京穷于应付贸易战,务求在关税冲击下刺激经济,维持6%以上的成长率,根本顾不上改革。

例如,去年初贸易战未爆发前,习政府已推行「去杠杆」改革,希望可控制巨额负债这个定时炸弹。但贸易战一来,不但改革停止,而且还回到旧路,再度放宽信贷和加速投资基建,负债又告增加。今年第二季,中国债务(包括地方债、公司债和家庭债)已达到GDP300%。不少研究指出,负债比例已越过临界点,到了随时爆破的时候。

三,除了GDP下滑和经改停顿危机,习政府眼前还有多项经济危机。例如习近平推「一带一路」,政治宣传超过经济收益,到处投资,毫无效益可言;香港「反送中」运动揭发消息,指中国借了香港4000亿美元外汇,无法偿还。消息外泄后,汇丰两名高层已因此辞职。

又如人民币贬值,本月初「破七」,北京可能用人民币贬值来纾缓出口压力,今年底前人民币汇率可能跌至7.2。但最新消息显示,人民币贬值已引发资金外流,这是北京最害怕的趋势。再如,美中科技战,中国最大科技公司华为被列入黑名单,不能再向美国公司购买零组件,其创办人任正非上周仍说,华为正处于生死战阶段。华府19日将华为禁售令再延后90天实施,反映华为命运掌握美国手中。

四,习近平掌权七年,国际和海外公认经济上缺乏成就,GDP持续下滑,无法挽救;经改不断延后,2013年他上台时所说的市场改革迄今未推行。习政府政治上没有改革,反而出现大倒退,废除集体领导、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收紧言论、追求长期掌权,发展人工智能全民数位监控,内部压力剧增。

香港反送中运动衬托中共政治脆弱;北京如出动武警镇压,国际形象必将破灭,引来国际制裁。香港人担心大陆公安和武警假扮示威者,混入示威行列。但北京最担心香港反政府抗争有朝一日传入大陆,发展成「颜色革命」,导致难以想像的后果。此外,还有南海、台湾等连串问题,国际联手遏制中国并无止息迹象,习政府经济、政治都面临连串考验,危机空前。

来源:世界日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