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浪费了一着可能使中国凝聚起来的好棋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7-04

习近平浪费了一着可能使中国凝聚起来的好棋

转发此新闻:
中国政府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宣布对九类服刑罪犯进行特赦,这是中共全国建政后第九次特赦,也是习近平主政后的第二次特赦。上次特赦是在2015年中国庆祝抗战胜利70周年。

关于中国道路的方向选择这个根本问题上,习近平是要一条道走到「黑」的。

在中国政府宣布特赦之前,我原预估,习近平理应借此时机特赦部分政治犯(中国刑罚中没有「政治犯」罪名,现实中的政治犯均以刑事罪的名义判刑),以体现他所说的「承续中华文明慎刑恤囚、明刑弼教的优良传统,推进法安天下、德润人心的仁政」,如果这样,表明中国的政治开放和政治自由即使在目前严苛环境下还存在一丝空间。但作为一个现实主义者,我也知道,此次特赦可能根本不会涵盖政治犯。

遗憾的是,事情总是与人们善良的愿望相反。在九类特赦物件中,虽然个别政治犯也许符合第六类──年满七十五周岁、身体严重残疾且生活不能自理的──的特赦情形,但鉴于中国政府也规定在上述特赦种类中,如有不认罪悔改的或者经评估具有现实社会危险性的,则不予特赦,故可判定,该次特赦政治犯被排除在外。

这当然使像笔者这样的原先有所期待的人非常失望。我之所以作此研判,并不仅仅基于一种善愿,也是认为这是一次难得的可以让中国同时也是让习近平本人解套的机会。自习上台后,中国政府对舆论的管控在不断强化,对异议人士和异议声音及以维权律师为代表的政治反对派的打压有恃无恐,意识形态在思想和文化领域重又挂帅,党和习近平本人在中国社会成了至高无上的存在。此种情形下,要中国政府去特赦那些以挑战其统治和习近平权威为使命的政治犯,确实困难。然而,考虑中国当下诡异的社会状况,习近平通过特赦部分政治犯,来发出某种政治信号,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

中国政府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共进行过七次特赦,但自1975年后至2015年,40年里没有再特赦过,包括上世纪80年代和本世纪前十年这两个政治气氛相对宽松的阶段。2015年的特赦也是社会普遍未曾料到的,因为抗战胜利70周年虽是一件大事,但只是一个专门的纪念庆典。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习有时会不按常理出牌,而且这种情况并非仅仅出现过一次。

比如最近对香港「反送中」百万大游行的处理,他也没有采取强硬手段,跌破许多观察家的眼镜。还有,去年民营企业家对中国未来的预期跌至冰点,社会认为习会进一步在政策上推进“国进民退”,他却对民营企业的政策来了一个180度的转向。即使在中美贸易谈判上,当舆论普遍预期差不多会签协议时,他突然以文本平衡的原因推翻已答应的承诺,提出重新谈判。这些做法皆表明,习并非不懂进退,一旦形势对自己或党的统治不利,他会调整政策和做法的。

而目前正处这样的政治气候。习近平之前实行的一套左的做法,已弄得自己四面受敌,党内和社会怨声载道,特别是破坏了和知识份子的关系,使后者的大部分成了其对立面。中共政治开明时一般同知识份子保持比较好的关系。现在党内开明派看到得罪知识份子的不良后果正在显现,从加强中共统治合法性的角度出发,他们呼吁高层调整党的统战政策和策略,改善和知识份子的关系。

从国际做法看,作为一种人道主义的刑罚措施,特赦本身是为营造政治和解气氛,在特定时候对国家政治气候起调节作用。习要想长治久安,或者在眼下这个特殊时刻让百姓跟着他一致对外,合理做法是将目前高压统治的弹簧放松一点,适度恢复社会弹性,而通过特赦部分政治犯,是可以争取和凝聚人心,缓和社会矛盾,重新统战知识份子,改善和反对派的紧张关系,避免社会更大分裂的。

中国政府在提到今次特赦目的时,强调要树立新时代的盛世伟邦形象以及开放、民主、法治、文明的国际形象。按照中国逢五小庆,逢十大庆的做法,为着彰显习近平这个「新领路人」在带领全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取得的伟业和高蹈道德,这次特赦对象确实比2015年的那次范围要宽,人数要多。然而,中国政府对九类特赦物件中一些不准特赦的人员也制定了比上次要严的限定条件,特别是政治犯再次被排斥在特赦之外,「不小心」暴露出习近平这次特赦的虚伪性,更谈不上其标榜的「执政自信和制度自信」。

总之,习本可以特赦政治犯的方式,释放一种政治缓和信号,但他浪费了一着重新使中国凝聚起来的好棋。不管什么原因导致他这样做,此次特赦让世人看清,尽管习在统治策略上具有某种机会主义特性和灵活性,可在关于中国道路的方向选择这个根本问题上,他是要一条道走到「黑」的,已完全陷入无解的死局。

来源:上报 / 邓聿文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