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从元朗事件看香港自救的机会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7-24

从元朗事件看香港自救的机会

转发此新闻:
过去几天香港政局的发展,意义不亚于上月发生的两百万人大游行。两百万人上街和平抗争,明确宣示了港人自救的集体意愿,赢得了自由世界的同情与支持,但是,面对如此强大的中共专制,港人自救会成功吗?经历过六四屠杀的这代人,尤其为香港青年捏一把汗,因为他们太知道,为了保住权力,北京当局只有利害计算,没有道德底线。

那么,北京这一次对香港大局的判断是甚么呢?很多人现在知道,习近平做出了不许香港流血的指示,说明当局认识到香港治理崩盘将危及中共统治。这样一来,有政治经验的人都知道,香港可能因此进入更危险的阶段,因为正如六四前的北京一样,当局不流血的决定,不是无条件的。所以,当港警与抗争市民关系越来越紧张,部分抗争者决定进一步升级挑战中央权威的时候,许多人都有了强烈的不祥预感。

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元朗事件发生了。这个令人哭笑不得的「恐袭事件」,虽然严重伤害了一些无辜市民,但对围绕香港未来的博弈大局而言,起了意想不到的警醒作用。历史事变有时会令人不可思议地奇妙,元朗事件恐怕是最新一例。

在元朗地铁站见人就大打出手的「白衣人」给港人带来的恐惧,现在已完全压倒了学生冲击中联办带来的忧虑。不管此前香港的中共势力以及被中共驯化的港警与「白衣人」有何种勾结和默契,我认为包括建制派在内的所有香港权力和文化精英,此时和广大市民一样,都意识到了整个香港秩序被「义和团」绑架的现实危险。

如果说在享有多年法治和社会自治的香港,「义和团」的幽灵还能有这样的表现,那么,在完全没有法治和自治的大陆,一旦发生严重失序,这个幽灵就有可能瞬时变成一个可怕的巨魔。而事实上,我认为中共当权者非常清楚这种危险的现实性,却无法走出这个由他们自己一手造成的文化陷阱,因为中共本身就是借助这种破坏性极大的痞子文化夺得政权的。

习近平比慈禧高明之处,就是他还没有被内地的「义和团」势力完全迷惑,糊涂到对特区当局下「开枪令」,否则林郑是不敢「乱命不从」的。习近平需要一个稳定的香港,不是因为他相信法治和自治是化解中国治理危机的出路,而是因为他还需要时间来建立一个以大数据和AI(人工智能)为技术基础的独裁体制。他知道,在这个「中国梦」实现之前,香港不能乱,否则,中国就得不到西方的各种技术和金融的资源来实现他的「中国梦」。

我以为自由世界不可能接受习近平的这个愿景,但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用全面战争的手段来阻止习近平的这个「中国梦」。正是这样一个大格局,给了香港一个自救的机会。原因之一,就是西方也需要一个稳定的香港,以便比较从容地调整产业链,调整地缘政治布局,有时间改革本土治理,这才可能与中国进行长期的竞争和对抗。当然,这一大格局并不意味著香港就一定能够自救,元朗事件的启示正在于此。如果香港守不住法治的底线,特别是守不住司法和执法队伍去政治化的底线,香港自救就无从谈起了。而反过来,如果香港精英和市民守住了这个底线,香港的法治和自治文化,就有可能像百年前那样对内地产生重大影响,催生一场重建共和的光荣革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梁京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