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北京愈压制 香港年轻人愈反弹抗争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7-16

北京愈压制 香港年轻人愈反弹抗争

转发此新闻:
香港的「反送中」示威,近日出现「蓝侬墙运动」,香港大埔区有一个蓝侬隧道,隧道的墙壁全贴满反送中文字,这里12日和13日连续两天发生留言者和反对者之间的冲突;电视台在现场访问一名16岁女中学生,她说,反送中运动已一个多月,仍没有结果,政府仍不肯回应学生的要求。她说了两句话就流下眼泪,流露绝望之情,但绝望之中有更多愤怒。

香港一条行人隧道的“连侬墙” 

电视台还访问一名18岁男生(不用真姓名,害怕被逮捕),他参加69日和16日两次大游行,以及612日警方和示威者的冲突、621日包围警察总部和71日冲击立法会,每次行动他都走在前头;他说,他们什么都做了,但都得不到结果,不知道还可以做什么,但有一点很清楚:他和同伴们将继续抗争下去。

71日冲击立法会事件后,虽然每个周日有九龙大游行和上水游行,又爆发蓝侬墙运动,香港社会却相对地平静下来。眼前却是年轻人的关键时刻,因为现在正是他们思考下一步如何走,反送中运动演变为类似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民主运动,是否继续下去?如继续,将采什么行动?两名受访年轻人的绝望、愤怒和不甘,或许反映参加示威年轻人的心声。

一,香港年轻人现正面对残酷现实:在北京和港府控制下,无论他们如何抗争,都不可能成功。年轻人希望港府撤回「送中条例」、惩罚过度暴力的警察、港府不以暴动罪名起诉民众(可判刑十年),但至今为止,特首林郑月娥仅表示修例完全失败,决定终止,其他要求没有回应。民众冲击立法会后,北京大怒下令港府严惩「极端分子」,港警开始搜捕「暴徒」,中联办主任王志民11日高调下达中央命令,要港府依法有效施政,向示威者下达封杀令。

习近平主席掌权六年半,有人认为最大政绩是透过党控制政府、军队和人民;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北京2013年以来加强对港控制,「送中条例」修法让港人感到北京可利用条例,将他们引渡大陆受审,丧失「免于恐惧」的自由,才有100万、200万人示威的空前行动。但北京对香港控制不可能放松,也是年轻人必须面对的现实。

香港特首和司局级高官都由北京任命,现在香港政府发展越来越远离民主制度。香港700万人口,如果不计小孩和老人,成年人有350万,但香港却有35000名警察,以警民比例计算,全球第五高,有人批评香港已变成「警察特区」,以「警察暴力」管治香港。

香港亲中派又成为立法会绝多数(2016年有多名泛民参选人当选,却被港府取消当选资格),港府采取「议会暴力」,以为利用亲中议员就可强行通过「送中条例」。所谓「警察暴力」加上「议会暴力」,成了港府真面目,这种体制与大陆的「维稳体制」如出一辙,大陆靠公安武警维稳,靠「人大」作为橡皮图章立法。在警察和议会双重压制下,香港民主运动的命运可想而知。

二,北京愈压制,香港年轻人愈反抗。这种走向近年很清楚,2014年北京加强控制香港,取消原来承诺给香港的普选特首,学生和年轻人发起占中运动,持续79天。但今年反送中运动,抗议规模比占中更大。就算反送中运动与占中运动一样,最终不得不平息,但可预判,香港在2047(50年不变的期限)前,甚至2047年后,年轻人抗争行动必将继续,规模也可能更大。维护体制的港人期待示威平息、恢复安静,但随着政局发展,港人恐惧感和愤怒加深,平静的期望很难实现。

香港年轻人知道,他们的抗争其实是两种制度的抗争,只要香港的制度倒退,大陆的制度就会取代香港制度。大陆制度没有上学选校的自由、工作很多方面要靠「关系」;没有言论自由,不准批评政府和领导人;没有资讯自由,网上资讯被审查,教科书当然也审查;连思想自由都被箝制,一切听党的指示,个人只可有选择消费的自由,却没有参与公民社会的自由。目前香港却有这些自由,年轻人担忧,北京每一步加强控制,他们就会丧失一些自由,他们因此愤怒,虽知抗争不可能有结果,却不甘就范,必然反抗到底。

三,香港年轻人的抗争难有结果,但历史发展却证明,以控制手段维稳的政府不可能永远存在;香港的特殊地位,年轻人只要继续抗争,就可能有柳暗花明的一天。

来源:世界日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