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人人说“反送中”,港人真心要什么?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7-24

香港人人说“反送中”,港人真心要什么?

星期天傍晚,香港部分反“送中”抗议者和平抗议警方暴力执法之后,前往前往中联办污损国徽和涂鸦外墙,挑战北京权威。
香港反“送中”抗议

有分析称,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也就是反“送中”,五月底演变成社会运动之后,经过六月九号的百万人大游行,和六月十六号估计有两百万人参加的空前游行,香港这个“弹丸之地”的抗争给世界带来的震撼前所未有,而且持续发酵。
那么,反“送中”运动为什么会让香港超过四分之一的人口直接参与?香港普通市民如何看待示威活动的理念和秩序?他们是否愿意为要求全面撤回“条例”和获得更多民主而继续坚持?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香港“银发族静默游行”发起人之一杨女士;香港上班族陈小姐;香港居民,全职妈妈刘太太;香港高中生心刻
为什么反“送中”的规模这么大,大家为什么这么反对“逃犯条例”?身边的朋友们有怎样的看法?
香港的陈女士说因为送中修例非常影响香港人的利益,一旦通过,对于整个香港都会影响。陈小姐身边的同事和朋友本来不太参与政治、不怎么讨论政治的,都有参与这次的活动,走出去抗议。
香港的刘太太说她身边人看法不太一样。她是大陆出生人,在香港回归之前前往香港生活。她身边的朋友大多在大陆,而她已经是香港人。反送中是对大陆法制的不信任,大陆罔顾法制,黑白颠倒。
比如毒奶粉事件,揭露事件的人反被投入监狱。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已经是在送中修例之前,都可以把人抓到大陆、在电视上认罪。所以这次修例更让香港人感到大陆体制的逼近。
刘太太在大陆的朋友反应比较两极化。一部分是觉得香港人是吃饱了撑的,不理解香港人,认为稳定最重要。另外很小部分人对此不敢讨论,好像关在笼子里的鸟太久了已经失去飞的本能。总体来说认同香港是个法制社会、法制是社会底线的人,都会走到街头上去。
大多数反送中抗议者都是十几岁或者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这是为什么?
香港高中生心刻说他认为这次修例会直接影响香港未来,比23条更严重。一直以来,游行算是香港的文化,这次事态严重,大家都觉得快要通过了,无论如何宁愿站着死也不要跪着活。之后一连串的运动有两个出发点,一个是612日警方对群众的态度;一个是615日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上的态度。雨伞运动失败之后,很多年轻人对政治开始冷漠,这次运动又唤醒了年轻人,这是这次活动最重要的一点。
如何想到要发起“银发族静默游行”的,想表达什么想法,7.17游行情况、效果如何?
杨宝熙说这个想法是71日才有的,那天有些年轻人进入立法会会议厅,捣坏立法会设施。这个画面对于一般香港人来说有些暴力,特别是银发族。
杨宝熙和她的朋友认为这不是一个简单暴力问题,是因为之前政府没有回应任何要求,是官逼民反。而且年轻人进入立法会破坏的都是比较有象征性的东西,比如投票机器,因为他们不认为立法会可以代表民意;撕掉基本法,因为他们认为一国两制已经慢慢消失,变成一国一制了。
一般的长者可能不理解年轻人的想法,所以杨宝熙希望通过银发族这个活动解释年轻人的想法,表示支持。
怎么看北京方面的反应,比如官媒《环球时报》等对反送中的批评,以及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开记者会批判英国“站错队”。
陈女士说北京政府不明白香港人想要什么,说香港是是受到外国势力影响。北京着重强调有外国势力,或者用官媒洗脑,但是香港人并没有受到外国声音的影响,香港人在做的事是为了香港的未来,没有受到外来势力的影响。
北京政府说香港反送中游行是“动乱”,是否同意这个说法?
刘太太说这次活动一开始绝对不是动乱,后来诉求一再被漠视,很少数人情绪比较激动,冲击就发生了。现场看到的情况、小视频、和新闻上看到的很可能都不一样。很多国内和香港在观念上的不同是因为信息的不平等,国内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香港是开放空间,获取信息的渠道多样,可以互相求证。
大陆以为香港人不会独立思考,轻易就受国外势力影响。大陆人不理解在一个多元开放的社会,精读课本是《1984》、《动物农庄》,孩子们受到的教育都是要求他们独立思考。最早香港年轻人参与运动是反国民教育,当时黄之峰只有14岁。那个时候刘太太意识到,年轻一代人纯洁的理想主义的心思、敏锐度都值得已经成家立业、已经有惰性的老一代人学习。说香港人受外来势力影响,是低估了香港人的智慧。
对林郑月娥印象如何,反送中之前和之后对她的支持程度是否改变?
心刻说之前他对林郑月娥印象不坏,之前做过政务司司长,说话语气温和,是被逼做行政长官,所以心刻之前对她还有些同情。但是有一次他得知林郑月娥不知道在哪里买厕纸、不懂得台风期间香港人上班不便等等,开始对她失望,觉得她缺乏常识。
反送中运动69号之后,她发表声明,80%的话称赞香港市民百万人民和平游行,但是最后一段说二读照常进行,他开始觉得林郑月娥不是恶毒,而是蠢。615日是心刻对林郑月娥态度完全改观的一次,她的傲慢的态度、脸上微微带笑的表情,让人无语。她大概现在被自己的地位冲昏头脑,一心只想讨好大陆。721日元朗事件发生后,有记者问她国徽被污和市民被打哪个更重要,她的回答是保卫一国两制更重要,言外之意就是市民被打没有她的政治重要。
关于香港普选,为什么希望普选;如果获得普选,香港会像北京担心的那样“变乱”,或者说变得失控吗?
杨宝熙说如果没有普选,香港才会失控,就是现在这样。为什么香港人要反对送中?因为大陆要把香港的自由抹掉,要把香港笼罩在恐惧之中。中共和港人的思维不同,中共觉得管得越严格越好,而香港人想要自由。香港虽然没有什么真正的民主,但是目前还有自由。但是如果没有民主,自由最终也会离开。
“香港独立”这个说法大概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获得的认同是不是在增加,这是为什么?
陈女士说当初出现“港独”两字的时候是在雨伞革命。香港人的本土意识越来越强大,一国两制逐渐被侵蚀,中央政府已经慢慢涉及到香港人自由,以及其他很多日常生活。
这次反送中活动也不是鼓吹港独,但是一旦香港出现对抗政府的活动,很多大陆方面的人一定觉得香港在追求港独。但是在示威活动中,陈女士没有看到有人特别说起港独。可能有一部分人希望香港是独立的,但是大多数人还是希望特区政府直面港人五大诉求,有真普选,有选择真正代表港人声音的政府的权利。
香港人对生活、对人生有怎样的追求?
刘太太说大陆和港人对生活的追求区别很大。大陆人的“稳定压倒一切”是中心思想。那么,像被圈养的动物一样稳定地过一生,你愿意吗?刘太太在大陆和香港都生活过,她坚信“宁愿站着死,也不跪着活”,一旦尝到了自由的空气,就会意识到作为健全的一个人是天赋人权。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