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千夫所指的李鹏还未死 中共盖棺定论的真实企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7-26

千夫所指的李鹏还未死 中共盖棺定论的真实企图

人生在世,天天天;日月如梭,年年年。无耻之人,有有有;善良之人,寒寒寒。丧尽天良,美美美;两腿一蹬,完完完。
    

    91岁的中国前总理李鹏于201972223时在北京两腿一蹬,呜呼哀哉了。
 
    中共官方给了李鹏崇高的评价,称他永垂不朽。习近平为何给李鹏如此哀荣呢?新闻稿中有一句话给出了答案,李鹏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以后,“坚决拥护和支持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这样说来,他们是一伙的,真可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但在网络上,众多网民以各种方式突破监管,庆祝李鹏的死亡。六四学运领袖王丹指出,李鹏是六四屠杀的执行者和刽子手,不管他是活着还是死了,都已经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对他的责任追究不会因为他的死亡而放弃。吾尔开希表示,李鹏赖在世上这么久,是因为他是一个完全没有良知的人,其长寿是另一种罪恶的结果,他的死无法让六四死难者的家人感受任何安慰。中共党史专家高文谦先生说,中国有句古话叫“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李鹏的一生有“三宗罪”是无法逃脱的,那就是“六四”大屠杀、三峡大坝工程和家族腐败。首先,我们谈谈第一宗罪。纽约大学法学院孔杰荣教授说,李鹏在六四天安门镇压中作为当时中国政府的负责人扮演了屠夫角色。这是一个悲剧性错误。李鹏在八九学运期间是公认的中共党内高层强硬派,坚决支持邓小平武力镇压学生的决定。天安门镇压造成数百、甚至上千人死亡。历史文献学者吴仁华,是八九民运和六四事件的亲历者。他认为,当年李鹏成为六四屠杀的主要责任者,个人因素大于体制原因。“因为职务比他更高的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也是在同样的那个体制里,但是因为他个人意志跟李鹏不一样,个人看法、价值观不一样,所以赵紫阳就没有成为六四屠杀的主要责任者。”政治理论家胡平先生也认为,李鹏成为六四屠杀的第二号元凶,更多是出于他个人的原因,不能简单地把责任推卸给体制。
 
    我们再谈谈李鹏的第二宗罪“三峡大坝工程”。六四事件之后,掌握实权的李鹏力推搁置已久的中国最大水利工程——三峡工程上马。三峡工程自始至终均饱受争议,从强制拆迁、移民,到地质破坏和环境污染等各方面都存在严重的问题。“没有李鹏的倡导,三峡大坝可能永远不会建成,”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研究中国领导人的专家李成说。1992年初李鹏强推“三峡工程”上马,当年全国人大会议对《三峡工程议案》进行表决时,有177票反对,664票弃权。第二年1月,李鹏又担任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主任,负责整个三峡工程的建设。在官方话语中,三峡工程被认为是,可以为防洪、发电与航运带来巨大经济效益的“世纪工程”,实现毛泽东"高峡出平湖"的革命浪漫主义梦想。但是,这一工程不仅在大规模移民安置上出现了严重的腐败现象,还因堤坝裂缝的技术问题,对生态环境和历史文化造成了巨大破坏。前不久,冷山先生发布的卫星照片显示,三峡大坝坝体已经严重变形。鲍彤说:三峡大坝最后建成剪彩,连李鹏自己都不去,没有一个政治局常委去。政治局常委都知道三峡是一个什么东西。王丹认为,整个三峡大坝工程本身,极具有象征意义,它是整个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所谓的"中国模式"的一个缩影。围绕着三峡大坝工程的决策,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四个特点:(1)经济决策背后,有着错综复杂的政治考量,三峡大坝是一个水利工程,也是一个政治工程;(2)经济发展的背后,有着利益推动的因素;(3)为了经济发展,可以不惜一切代价;(4)这样的经济发展,不具备可持续性。而这四点,不正是中国这几十年来整体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特点吗?所谓"中国模式",在三峡大坝上马的决策过程上就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我们再说说李鹏的第三宗罪“家族腐败”。李鹏与妻子朱琳膝下有两儿一女,长子李小鹏与女儿李小琳活跃于政商界。次子李小勇曾担任武警水电指挥部政治部副主任,1998年卷入一起金融诈骗案,之后移民新加坡。李小鹏出生于1959年,曾任华能国际电力开发公司董事长。2008年-2013任山西省副省长、省长,2016年转任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如果没有一个爸爸叫李鹏,是不可能在商界、官界自由行走的。李小琳于1961出生,有"电力一姊"之称号;她曾任电力国际发展有限公司和电力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李小琳现为陶行知国际教育基金管理委员会主席、行知丝路研究院校长。李鹏家族自上世界90年代以来,就一直垄断、控制着中国的水电行业,其贪腐一直是舆论界关注的重点。201310月,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说,李小琳卷入外资进入中国保险业的交易,后该事件不了了之。20142月底,香港《亚洲周刊》刊发调查报道《李鹏之女获海南批地逾百亿内情》,指李小琳以名下离岸公司“香港绿色健康发展有限公司”,曾获海南省发改委批出博鳌乐城的五幅土地,价值逾百亿人民币。20152月,国际调查记者联盟揭露的材料显示:李小琳在汇丰银行有248万美元存款,并与5个其他银行账户链接。
 
    上述三宗罪舆论界争论并不大,但围绕中共官方给李鹏的盖棺定论的言辞牵出了二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习近平要李鹏背“六四”的锅吗?
 
    中国官方发表的李鹏讣告称:“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中,在以邓小平同志为代表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坚决支持下,李鹏同志旗帜鲜明,和中央政治局大多数同志一道,采取果断措施制止动乱,平息反革命暴乱,稳定了国内局势,在这场关系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有位叫浦飞的网民比较了邓小平杨尚昆以及李鹏三人的讣告后发现,“只有李的讣告提出‘采取果断措施制止动乱,平息反革命暴乱,稳定了国内形势’,可见是党中央决定由李鹏同志承担全部责任,希望家属服从中央决定不要再说三道四”。也就是说,习近平将六四大屠杀的锅让李鹏一人背上了。我不赞成这种观点,认为习近平是六四大屠杀的坚定支持者,从他的批判苏共解体“无有一人是男儿”可就看出端倪。北京某作家曾三次发出公开信求证习近平的话,“再有那年那事儿,我就杀他五千万,到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习近平不是让李鹏背锅,而是他认为这是李鹏挽救中共的荣耀。有评论人士认为,习近平要把六四血腥镇压坚持到底,以此震慑中国社会。中共高层全知道六四是犯罪,都想淡化这件事。但是习近平不想淡化,他要把反革命定性再次重新提出,其重要目的就是震慑大陆社会,为今后出现这种苗头就镇压制造借口。当然,他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警告香港市民,别玩火,一旦触碰底线,共产党是要杀人放血的。
 
    第二个问题,习近平为“六四”作最新定论,是剑指香港吗?
 
    高文谦先生说,李鹏死在香港送中运动正处与关键的十字路口之时。这个六四镇压的效应直接影响着中共从邓小平到江泽民、胡锦涛,再到现在的习近平。现在李鹏之死之所以又重提反革命暴乱,就是仍然坚持这种思维,或者说政治底线。对香港来说有一个威慑效应。我认为,中共评价李鹏重提反革命暴乱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习近平要公开亮剑,就是要警告香港、台湾和大陆民众,他坚定地支持六四大屠杀,不存在任何翻案的可能。在保护红色江山的问题上,共产党从来不含糊。中国既然敢在天安门杀人,就一样敢在香港、台湾和大陆其他地方杀人。杀人对于共产党从来不是一个难事,人无非就是数字。毛泽东镇压反革命时要求按全国人口千分之一杀人;邓小平时代严打下指标杀人;今天习近平时代一样会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习近平借李鹏的讣告为“六四”作最新定论,就是要剑指香港和台湾。元朗地区出现白衣人黑帮袭击香港市民就是中共发出的警告,一旦香港失控,中共的坦克就会开上香港的街头。
 
    李鹏死了,但习近平还活着,毛泽东创立的极权主义制度还活着;李鹏死了,但三峡大坝还在那里,像一只猛兽贪婪地盯着亿万鲜活的生命;李鹏死了,但腐败还活着,像邪恶的病毒在快速地传播着。所以,李鹏还活着,极权主义的幽灵还在中华大地上游荡着,“八九六四”的血依然在流。


来源: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