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李鹏灵堂门可罗雀 习近平或为其主持葬礼?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7-27

李鹏灵堂门可罗雀 习近平或为其主持葬礼?

转发此新闻:
鹏死后,李家设了灵堂供众人吊唁,习近平的弟弟习远平去了,并代表他们的母亲齐心签到。内部人士传出信息,上门吊唁者门可罗雀。与当年赵紫阳过世,去赵家吊唁的场面不可同日而语


去李家吊唁的情形随着内部人士传出的一组照片在网络飞传,李鹏的遗孀朱琳、长子李小鹏、女儿李小琳,幼子李小勇一身黑衣现身,接待前来吊唁的人。据港媒报道,李小琳丈夫、北华信集团董事长刘智源,以及李小勇妻子、香港滑冰联盟主席叶小燕也都在现场。门可罗雀?也许还有待确证。但是,咒骂李鹏的多到不可计数却是无可争辩。当然,也有如被人形容为知名毛左学者何新那样敬献花圈像党中央一样希望鹏同志永垂不朽的,他还撰写祭文,若非当日担当,何有今日太平?约是在歌颂六四屠杀?像他这样跳出来的少见

鹏死了,中国人风俗死者为大,先不管他善与不善,但李鹏身后人们对他严重缺少这种敬意,西方媒体几乎一致地用天安门屠夫形容李鹏,自由网络上也自然是诅咒声不绝。即使在中国,在严禁的情形下,中国社交网络或媒体也显现出对李鹏的某种轻蔑

比如官媒新华社播报李鹏死亡新闻下曾经数以万计的,在238时后被全数归零。死了还要这是一大发明。人民日报有关李鹏逝世的微博下面有几万条评论,也全部清零,估计说好话的不多。在微博上,几乎所有涉及李鹏死亡的报道下面的跟帖评论统统清零

但是民间自有其表达方式,是一种,这几天朋友圈里互寄一种死鸟图片的,鸟名月月鸟,何哉?原来月月鸟合一个字,算是以这种方式表示一点对李鹏死亡的兴奋

一些中国官媒的报道也颇为怪异:比如北青报头版头条题为『李鹏同志逝世,享年91岁』,大标题下却是一张大幅的身着鲜红的男女喜庆的照片,原来是中国青年参加奥数比赛拔了头筹,回国庆功。奥数队得冠。这张照片很冲荡,『北京青年报』当日的网络版被取缔了,全部下架。『三秦都市报』也是染透的红底上面写着两个大大的字:”!下方一行小字:鹏同志逝世。两家报纸的处理似乎暗合中国所谓红白喜事说法

去李鹏家吊唁者与去赵紫阳家吊唁天壤之别,唯一区别的是,赵家当时是完全禁止或者严格限制吊唁的,李家是大门敞开。可是想去赵家表示哀情的多的拦都拦不住,有的冒着人身安全,这些年下来年年如此,许多前往追思的是无官阶的平民。每逢他的忌日,警方总是如临大敌

鹏为六四和三峡背锅

但是习近平为首的中共中央已经给李鹏盖棺论定,特别表彰他镇压六四和修建三峡有功。中共这次特意启动了六四后多年不用的提法,这次也赠给了李鹏:说李鹏采取果断措施平息反革命暴乱历史学者章立凡认为李鹏生前欠下中国人民两笔债,一笔是血债,一笔是生态债。李鹏生前对此不是没有意识,似有明显推卸责任的意思。在最终未能公开出版的『李鹏日记』中,李鹏为自己申辩:只有邓小平能作出在1989动用军队的重大决定,这个说法可能没错,但他是最积极的推动镇压者。而修建三峡李鹏认为是江泽民决定,“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江泽民同志主持制定的……”他在这里有意识掩盖了江以支持他建三峡来达到巩固自身权力的目的。章立凡认为中共正面肯定李鹏在六四事件和三峡工程的角色,就是有把责任推给死人的意思。有分析指,令人费解的是这一应得到习近平首肯的讣告,高度肯定李鹏六四镇压,岂不是显示习近平在六四问题上绝不会退让?在这个时候借表彰李鹏特意提出六四镇压的义性习近平显然是在威吓香港,且有最终不惜动武的意味

李氏家族巨额财富从何而

为什么对李鹏恶评如潮,综合多种分析大体如下

鹏残忍。六四事件时态度强硬,全力推动、升高、激化矛盾,最后促成邓小平下手!当时的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就能主张与各界对话,反对动武,预感无力挽回局面时在天安门广场面对学生流泪。胡耀邦,赵紫阳,李鹏都是共党高官,前两人有人道,希望中国开放,与世界逐渐接轨,后一人无人道,蔑视人权,为了中国强大不惜血雨腥风

鹏蛮干。陶醉于好大喜功的传统帝王思想,为了伟大为了辉煌,不管百姓死活,不顾破坏大好河山,强修三峡工程,百万人被迫迁徙,造成巨大的生态破坏,还出现严重的腐败现象。不久前,一张有关三峡大坝变形的照片再次引起激烈争论。三峡下游关乎几亿生灵,若出事,后果不堪想象,三峡终于成为几亿中国人头上的悬剑。

鹏自私。李鹏借六四镇压在权力顶峰站立十五年,李家子女借着老爸的权势成了电霸。儿子李小鹏曾是中国五大发电集团之一华能集团老总,号称亚洲电王,李鹏后来要他返身做官,现任中国交通部长。女儿李小琳曾任中国电力集团副总经理,中国电力国际发展公司董事长,号称亚洲电力一姐纽约时报记者傅才德调查中发现李鹏家族拥有巨额财富,他感觉奇怪的是,李小琳夫妇生意做得很不好,但非常富有,他调查中发现李小琳夫妇在瑞士有离岸帐户,在瑞士还有一个帐户与香港一个供电大亨家族有关,最后证据指向三峡工程。根据BBC,三峡工程的很大一部分盈利进入由李鹏家族掌控的长江电力公司,原来承诺的降低电费不降反升。次子李小勇曾任武警水电指挥部政治部副主任,1998年卷入一起金融诈骗案,之后移民新加坡。在李鹏控制下,整个电业腐败丛生,这与李鹏六四后独霸电业,把中国电力系统当作自留地有巨大关系!曾经是李鹏爱将的中国国家电力公司前总经理高严,贪污金额数十亿,20029月神秘失踪。

亲北京的『多维网』报道:李鹏告别仪式将按照正国规格,预料习近平等中共政治局常委将全部出现,香港特区和天安门、新华门、人民大会堂当天下半旗致哀

官方为李鹏营造着哀荣备至的感觉。但来自民间的恶评预示:李鹏死了后患未绝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