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事态仍不易削弱习近平的一尊地位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7-19

香港事态仍不易削弱习近平的一尊地位

转发此新闻:
在香港事态的发展愈趋激进化下,对外界来说,一个判断难题是,此事是否会促使中共内部发生变化,特别是对习近平的强人政治产生何种影响或冲击?

香港和内地的隔阂和裂痕之深,对中共的信任完全破裂

提出这一问题,是因为它不但事关北京对香港的处理,更重要的是,对极权政治而言,执政党的任何内部变化和领袖权威的衰减,都有可能为外部制造出动摇乃至瓦解极权统治的机会。

尽管不同的观察者基于视角和经验不同,对此有不同看法,但他们中的多数应该同意,面对香港市民和反对派持续不断的抗争,中共内部在评估此事影响时,会对以下两个现象感到震撼:一是香港市民展示出的不屈于港府和中央政府的抗争精神和强大意志;二是香港和内地的隔阂和裂痕之深,对中共的信任完全破裂。前者使得在这波运动中一般的恐吓和打压策略失效,后者预示着北京今后治港会更加困难。

习近平的党内反对派很有可能逮着此时机抨击北京的治港政策和团队,但习本人不太可能受到反对派的直接批评。后面会谈到这点。

当然,这并非说,习的强人政治形象在此次事件中不会受损。在其建立起了党内比肩于毛泽东的权力及领袖地位后,习在国内事务中还没有遇到令其「羞辱」的挑战,之前他给外界的印象是,只要他想做的,就没有做不成的,但显然,这次他的权威失效了。面对香港百万市民持续的抗议,港府一再退缩,特首甚至用「寿终正寝」这个颇为沮丧的词来描述《逃犯条例》修订工作,表明习在内地的强硬做法运用于管治香港时,遇到极大麻烦。

但还是要避免将习政治权威的受损与其权力和一尊地位受到实质性冲击简单划等号,从中国当下的政治情形看,习依然牢牢掌控着大权,其党内批评者在批评北京的治港政策和团队时,会小心翼翼地绕过他,甚至他们都不会使用「失败」这样的字眼,而是改用「完善」,以免引起习的猜忌,为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中共历史也显示,当领袖的某项政策在实践中出现大错遭到党内同僚批评时,少有敢针对领袖本人的直接批评,更不用讲犯颜直谏,否则下场一般都不妙。

习近平上台六年多,通过反腐及其他政治手段,已经建立起了铁腕统治及自毛泽东后最为强势的党内权力地位。虽然在这一过程中也发生了一些波澜,弄得自己四面受敌,可总的来说,党内反对派对习是敢怒不敢言,甚至「怒」也不敢。中共当下的政治图谱是,习的反对派虽人数众多,但鉴于他们都是分散的,构不成横向的密切联系,从而不可能组成一个在行动上有效的反对联盟,很轻易就能被习各个击破。

从中共内部的不同派系看,尽管对习的不满成为最大公约数,但依权力分享程度,不同反对者之间不满的程度是不一样的。此外,现在的中共高层,基本上都是实用主义者,他们不是为救党而反习,是因为习近平触动了他们的权力利益,这使得他们的反习在民间很难得到盟友,且互相之间猜忌和斗争。但另一方面,在维护中共统治这点上,他们和习的利益又高度一致,某种程度上,习是个理想主义者,他要确保党的统治万年长,这当然也合反对派所愿,虽然他们不像习一样有救党之心,可他们也希望党能长期统治下去。就此而言,他们也怕反习动作过猛,导致党分裂,如果党失去了统治地位,他们肯定会被大众清算。诸如此类的顾忌,客观上制约了中共内部的反习空间。

对习的反对者来说,还有一个短处,即在香港问题上缺乏批评武器。他们唯一可以援引的党内资产是邓小平对香港的论述。然而习及其强硬派同样可以用邓来回击反对者的指责。因为邓对香港问题的论述有软硬两面。他一方面指出「一国两制」不会变不该变,以安抚人心;另一方面亦强调,北京对香港的「有些干预是必要的」,「如果发生动乱,中央政府就要加以干预」,「把香港变成一个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对大陆的基地,就非干预不行」,「以为香港的事情全由香港人来管,这种想法不实际」。

面对此次香港事态,中共内部会有反思和批评,习近平的党内政敌会看他的笑话,但习的权力基础基本不会动摇。

从这个角度看,习近平的治港政策实际上是继承了邓小平的强硬一面。在香港回归20年时,习指出,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都是对底线的触碰,都是绝不能允许的。所以不存在社会所说的习近平对邓小平的背叛问题。而且这里还有一个中国崛起的背景,也会驱动习近平和北京高层对香港有更大「野心」,即使换了习的党内反对派治港,在中国崛起下,恐怕和习也不会有实质不同,区别在于他们的管治手法可能显得柔软些。

故面对此次香港事态,中共内部会有反思和批评,习近平的党内政敌会看他的笑话,但习的权力基础基本不会动摇,其一尊地位不会削弱。北京今后的治港可能会做局部调整,可「一国」高于「两制」的基调不会改变,中央对香港的干预会视情况演化而得到强化。在此过程中,不排除出现某些变数。


来源:上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