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贸易战意外曝光:中国经济极度依赖美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7-02

贸易战意外曝光:中国经济极度依赖美国

转发此新闻:
自2018年开打的美中贸易战曝光了许多从前不为人知的秘密,其中之一就是:中国经济对美国的高度依赖远超外界想象。美国总统特朗普针对北京的每一记出拳,都重创了中国经济,效果堪称震动。举凡: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9年6月29日上午10点50分举行双边会谈

其一,美国政府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美国政府先后对价值30亿美元的中国钢铝产品(2018年3月)、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2018年7月、9月)加征25%的关税;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先是加征10%的关税(2018年9月),后来又提高到25%的关税(2019年5月)。一系列关税战,在中国引起的后果是:外资撤离潮、工厂倒闭潮、工人失业潮。中国经济下滑、股市大跌、物价上涨,崛起已久、富强起来的中国,又过起了“紧日子”。

其二,美国商务部把中国高科技公司列入受管制的实体名单。2018年4月,美国商务部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国中兴公司销售零部件(芯片),中兴公司立即停摆,8万员工面临失业。后经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向美国总统特朗普求情,换得处罚协议:中兴公司交10亿美元罚款、4亿美元保证金,改组董事会,接受美方监管。如此,中兴才勉强起死回生。

2019年5月,美国商务部宣布,把中国华为公司列入受管制的实体名单,禁止美国企业向华为提供零部件和技术。美国公司断供,各国公司也纷纷跟进,华为陷入灭顶之灾。之后,美国商务部又陆续把更多中国高科技公司列入受管制的实体名单,包括:中科曙光,天津海光,成都海光,无锡江南,以及之前的晋华公司、海康威视等。因美国禁令,这些公司无一不陷入困境或停摆。(2019年6月29日特朗普与习近平在大阪会谈后,重启贸易谈判,把是否解除对华为的禁令列入谈判最后阶段的议题,端视中方能否与美方达成贸易协定。)

其三,美国法院对违规的中国银行采取措施。2019年6月,《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地方法院对三家中国银行(招商银行、交通银行和上海浦东银行)采取法律行动,可能终止它们的美元业务,这三家中国银行的股价顷刻狂泻。原来,美国的银行清算体系在全球银行清算体系中居核心地位。其中,Fedwire (联邦电子资金转账系统)和CHIPS(纽约清算所同业支付清算系统)是支持美元全球清算的两大主要大额支付清算系统,除完成银行间资金转账和清算外,这两个系统还共同维系着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任何银行,一旦被排除在美元结算系统之外,就做不了跨国支付,就等于,国际业务停摆。有人把这种处置称为“金融死刑”。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9年6月29日上午10点50分举行双边会谈。特朗普则回应说,他与习近平关系非常好,相信会面具建设性,希望双方抱着开放的态度,他认为这是一次非常有成效的会晤。

这三家中国银行,与北朝鲜设在香港的一家门面公司(实为北朝鲜国有银行明正公司)交易,于2012年到2015年之间,通过美国的往来账户,帮助北朝鲜转移了一亿多美元资金,以支撑金正恩的核武项目。违反了美国法规,也违反了联合国决议。遭到美国法院指控后,这三家中国银行拒不出庭,拒不提供交易记录,构成藐视法庭,受到每日5万美元的罚款。但这三家中国银行仍拒不执行,自然招致被拒进入美国金融体系的后果。

仅举上述三例,更不用说,几十年来,中国对美国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的大量窃取、以及强制转让技术。中国经济极度依赖美国,处处可见。可以说,当今之势,美国离得开中国,中国却离不开美国。这也就能解释,为何中共高官如此害怕“美中脱钩”的呼声,闻之色变。

吊诡的是,中国每年从美国净赚三千多亿美元,而对俄罗斯和北朝鲜,却都是净亏,或投资或援助,每年至少分别赔上数百亿美元。然而,中共的立场和调子,却是与美国为敌、与俄罗斯和北朝鲜为友。联想到中共高官的行为:把家属和子女送到美国,或留学或定居或移民,却从未把他们的家属和子女送到俄罗斯和北朝鲜。

言行不一,表里不一,前后不一,令人匪夷所思。只能解释为,中共统治集团,集体罹患了某种不可救药的精神分裂症。究其病因,无外乎:一党之私或一己之私。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陈破空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