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港警军政府愈镇压愈撕裂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7-30

港警军政府愈镇压愈撕裂

转发此新闻:
香港特区已经连续两个月,陷入无政府状态;香港市民对抗独裁威权,由短期变成长期的运动,而每到周末就必然示威游行,再演变成暴力抗争与清场;而特区警察则因不断使用过份武力,以至大量违规违法的行为,包括长期大规模拒戴委任证,以便知法犯法又无法追查;向民居包括安老院投掷催泪弹;一再暴力对待以至攻击记者,直接向记者水平发射催泪弹以至投掷燃烧弹等;再者与上星期警黑勾结,面对黑社会打人时几个小时的不作为,与近日在元朗所部署的庞大警力形成对比等等。这些举动非则不但没有令民气消散,而是令到市民更加反政府;如7.28环清场后,警察在天水围与旺角街头,都遇到大量街坊愤怒地指骂,成为人人喊打的卖港贼,其规模是前所未有。

因此自上星期7.21元朗警黑勾结之后,对警队以至政府的不满,特别是警队坐视黑社会暴力攻击无辜市民,已令被称为「浅蓝」,即本为倾向亲政府的市民都感到不满;由律政司内的政府律师,到各大纪律部队、以至公务员系统内,都纷纷出现「连侬墙」以至匿名的抗议,甚至呼吁八月初发动罢工。在这样的形势之下,包括警察在内的公务员之首,即「顶头上司」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于7.26记者会上,除了再恶人先告状,把7.21元朗警黑勾结夜,市民一直求助而没有警察,即3时内打了2.4万个999紧急求助电话,诬蔑为绝大部份是「玩电话」外,也承认警方的处理与公众的期望之间有距离,声称「我绝对愿意就处理手法同市民道歉」。

市民长期投诉警察的,正是警队拒绝出示委任证,然后借此在执法时滥权;但当警队违反自己的警察通例,匿名向其「顶级上司」投诉时,却突然从不愿向市民展示的警员委任证,就可以大方地贴上网,去表达对张建宗的抗议!市民突然终于见到「传说中」警员会随身带的委任证。警队内这种前后不一的行为进一步揭露警察由始至终都是知法犯法,是故意的;更可悲的是,张建宗这轻描淡写的道歉──只不过是「处理手法」与公众期望「有落差」,竟惹起一众警察协会以至警队内的接连抗议。

香港警察至今已「自我提升」其地位,去到与共产党或者宗教的神一样,是不会犯错,亦不可批评的;任何对警队的批评,都是抹黑、都是不公平、都会「严重打击警队士气」,一切揭露出来的事实,都是「别有用心的抹黑」;这种比起特区政府更死不认错的态度,已成为了特区政府自制的炸弹;简单而言,如果说「反送中」运动是一场特区政府制造出来的政治灾难的话,在6.12队血洗中环之后,这政治灾难的主角,已经由造成长期无政府状态的林郑政府,变成了香港警察。

特区政府先制造了香港警察这「怪兽部队」,然后反被这部队所劫持,政府沦为只能够由这队警察支持的「军政府」;没有这部队的支持,特区政府一早要倒台,或根本无法维持社会秩序;然而其成本代价,就是已变成无论这队警察如何作恶,都一定要全力支持到底,然后包庇所有警察的责任与错误。但继续包庇下去,则任何政治上的退让都无法处理,即根本无法回应市民的五大诉求──别是追查警察以及释放特赦其间抗争的市民问题;于是香港问题变成了政治死局,因为要力撑警察而无法政治解决,而无法政治解决则只会令抗争持续下去,但抗争持续就会令警队继续滥权,而更多滥权又会令政治解决的成本继续升高,一如核弹的连锁反应,永远不能停止。

于是中共港澳办突然于7.29记者会,其内容几乎没有新意,只是老调重弹支持港共政府及警察,以至回避所谓出动解放军以及政改问题,正说明中共对香港形势,也无解决问题的方向,而只是「定调」要同时支持政府与警察而已。目前的僵持局面,相信在短期内都只能继续下去,港共只能期望香港人的民心会散。

但香港人你会就此放弃?\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林忌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