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逃亡爱滋专家高耀洁:人回不去 骨灰回去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7-16

中国逃亡爱滋专家高耀洁:人回不去 骨灰回去

转发此新闻:
“我的夜晚是你们的白天,
当我思念时你们进入睡眠;
九十二岁的我思念无定时间,
会想着你们幼年的小脸、
活泼无瑕的行动、
奶声奶气的呼喊;
这是当年的乐景,
如今留在梦幻之间。”


“这是我2019年除夕写的诗,题目叫‘思念’;你说我想不想回去?”92岁的高耀洁去国离乡整十年,独居在纽约曼哈顿上城西哈林(West Harlem)一套一室一厅的公寓中,大部分时间卧床,在护工的陪护下起身、吃饭、排泄,两个鼻孔都插着吸氧管,床边的氧气机24小时运作。

高耀洁如今大部分时间卧床,需24小时吸氧,因听力下降,很多时候需靠纸笔交流

“我很感谢给我开氧气的医生,让我脑子不糊涂;如果我没有这个氧气,我现在已经糊涂了。”高耀洁说。

“我一辈子三次逃亡,11岁逃日本,18岁逃内战,82岁又逃到美国;我这一辈子就是逃亡。”

调查爱滋 改变人生轨迹

高耀洁1927年出生于山东曹县的名门望族,幼年时过继给的大伯母,是翰林院编修、光绪帝老师徐继儒的长女;自幼熟读儒家经典,还裹着小脚,历经日军侵华、国共内战、文革迫害,苦难受尽的她最终仍成中国知名妇产科专家、医学教授。

现年91岁的高耀洁体弱多病

但原本已功成身退的她,1996年在郑州一家医院会诊遇到第一例输血感染艾滋病病例,在年近七旬时再度改变高耀洁的人生轨迹;她开始调查,揭开震惊中国乃至世界的“血祸”:河南省等地方政府在1990年代推行的“血浆经济”,导致艾滋病疫情的大规模蔓延。

本应借着功成名就来安度晚年的高耀洁,自此走上调查艾滋病疫情、救助艾滋病受难者与艾滋孤儿之路。

她曾一度被官方树为典型,被中国教育部评为“关心下一代先进个人”,入选“影响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五十人”,当选中国中央电视台评选的“感动中国2003年十大年度人物”;但随着她锲而不舍揭发这场蔓延中原的“人祸”背后的重重黑幕,高耀洁逐步成为中国官方的重点监控与打击对象,人身自由被控制,电话被监听,出门有警察跟梢。

出逃美国 假牙都来不及带

20098月,高耀洁只身抵达美国,以82岁高龄开始异乡流亡;“我是无奈才跑到美国来,当时情况很危急,他们把我搞艾滋病政治化了,我怕他们抓我。”高耀洁回忆十年前惊心动魄的逃亡,“假牙没带,中饭都没吃,只带着装着艾滋病调查资料的硬盘”,从河南辗转北京、四川、广东,最终到了美国,“我要把中国真正的历史留下。”

高耀洁自费艾滋病调查、资助艾滋病患者和艾滋孤儿,散尽了百万家财,如今靠着联邦粮食券吃饭,“原来每个月给我186元,后来给我降到87元,去年又降到76元;每个月76元吃饭钱。”

高耀洁很是感激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著名中国问题专家黎安友(Andrew Nathan):“黎安友教授到处给我找钱,我很感谢他,要不是他,我饿死美国了。”

但一生作为斗士的高耀洁,不愿“混吃混喝”:“虽然美国政府给我混吃混喝的待遇,但我没有闲着。”

2009年抵美,到2015年重病之前,她写了包括“高耀洁回忆与随想”、“高洁的灵魂”、“高耀洁忆往昔”、“镜头下的真相”等八本书,“我不愿意社交,不愿意抛头露面,不管谁来找我,我都应付了事,让他们很失望;我要留下点历史,所以我一年出一本书。”


病榻会友 希拉里送温暖

不过,和“老朋友”前国务卿、前第一夫人喜莱莉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每次见面,是高耀洁一谈起来就面露笑容之时。今年311日,喜莱莉再到高耀洁的公寓看望她,并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发布探望的照片和视频;喜莱莉拿着高耀洁的书,与卧于病榻上的她谈笑风生,并表示“高耀洁医生是我所认识最勇敢的人之一。”

“她知道我不喜欢政治,就跟我聊孩子。”病榻上的高耀洁对会面的细节记得一清二楚,“她来看了一个多小时,联合国的官员也来了,来了七个人,外面还有三男三女六个警卫,把护工吓坏了。”高耀洁谈起当日不由大笑。

“她跟护工说,‘你们要把她照顾好’,还和护工合影;护工回家拿照片给丈夫看,丈夫说‘你上哪找的人,跟希拉里(喜莱莉)长得一样一样的’,家里没一个人承认她真和希拉里合过影。”

2015年后,一直害病,多半躺在床上,很寂寞;长文章也不能写了,头里写后面忘,写着写着重复了;我就写了一些诗,写了大概五六十首。”高耀洁说,喜莱莉此次到访鼓励她继续写书,“她主要的话我领会,我说写书暂时有困难”,但也让她决定将近年来写的200多首短诗结集出版,“书名暂定:高耀洁诗词札记。”

看脱生死 死后不留坟墓

“我现在就在家,能活下去我就继续写历史,活不下去就死;死了以后回去,我都安排好了,死了以后骨灰回去,撒到黄河里。”


高耀洁2016年曾公开遗嘱:“我希望自己去世后被火化,不留坟墓??在我死后尽快将我的骨灰撒入黄河,不举行除此之外的任何仪式”,同时“我生前的建树和去世,不应该成为他人沽名钓誉的工具。”

“我已经被/抢救过两次,现在可以说危在旦夕,哪一天就不行了。”高耀洁看脱生死,对身后事极为坚定:“我不能留坟墓,留坟墓会出现两种现象,一种是纪念我,赞美我,一种是恨我,要扒我的坟;我的骨灰也不能留美国,美国也有很多坏人,而且要花很多钱,我不能给孩子增加负担。”




2007420日,国际天文联合会小行星命名委员会将38980号小行星命名为“高耀洁”;自此“高耀洁”将永远在星辰之中注视着地球,注视着她今生已回不去的中国。

但她回顾走过近一个世纪的人生,却总结为“痛苦”:“我的一生非常痛苦,我并没有成功,跟我理想差了很远,我的影响力也不大;我应该给那些痛苦的人做更多工作,应该救救他们,但我无能为力,救得太少了。”

来源:世界日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