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周永康儿媳黄婉被限制出境 推特大爆料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7-03

周永康儿媳黄婉被限制出境 推特大爆料

转发此新闻:
多家海外华文媒体关注自称是周永康儿媳黄婉的推特号近日发布信息,称两个月未见到丈夫周滨,不知他是否安全。该推特号还发信息,向周永康在任期间遭受不公待遇的公民道歉,称自己也踏上维权路。

 @WanHuang2:Jun 22 (黄婉)

目前尚无法独立证实这些推特内容的真实性,不过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说采访到黄婉为周滨所请的律师陈以轩,他证实相关信息为黄婉所发。德国之声24日未能接通陈以轩律师的手机。

名为Wan Huang的该推特号的相关内容也在推特上被一些律师、报道中国的国际媒体记者转发。港台及其它一些海外华语媒体也对此进行了报道。

22日的一条信息中,名为Wan Huang的该推特号写道:"我是黄婉,美国公民,周滨的妻子,周永康的长儿媳。我目前人在北京,接受社区矫正,滞留在中国已经五年。我的处境并不安全,但我愿以无惧做最真诚的忏悔,忏悔当我享受特权的时候对维护司法的健全毫无作为。希望我的遭遇能让当权者有所警醒,维护法律的尊严与公正是为自己也是为家人。"

Jun 23:今日陈建刚律师以邮寄方式向朝阳区奥运村法院递交委托手续。

21日的一条信息中,推特号Wan Huang写道:"我作为周永康的家属,我要对所有在周永康执掌政法委期间遭受不公平待遇的公民说声道歉,你们维权的路上异常艰难,我也踏上了这条路。我呼吁所有中国在职的官员,你们想一想,你们的官位是否能大过周永康,他尚且无法保护家人,有一天轮到你们的时候能保护吗?法制的健全和执行才能保护所有公民的权利!"

131日的一条信息中,推特号Wan Huang写道:"今天是这个月最后一天,我已经两个月没有见到我的丈夫了。这里,有太多的女人见不到她们的丈夫,维权人士、律师、商人、官员。马上就是春节了,合家欢聚的日子,但我见不到我的丈夫,他安全吗?他还在世吗?我不知道!有人威胁我,如果我发表言论会对我不好。哈哈!我的丈夫是周滨,他的父亲是周永(编者注:原文未加康字)。"

201811月,新京报微信公众号"政事儿"采访"曾代理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周永康案"等案件的北京律师郝春莉。在这篇采访中,"政事儿"提问道:"近年来你先后为周永康、陈雪枫、孙兆学等多名高级别落马官员辩护。这类案件,通常是怎么委托的?"郝春莉在文中回答说:"我接的这些案子,大都是家属找来的。他们通常选择和委托他们认为专业过硬、责任心强的律师。 "

此外,在这篇采访中,郝春莉还表示"从央视大火案、吴英案到原铁道部窝案之丁羽心案等,在一件件大案要案辩护中,一步步走来,我不但见证了律师辩护权利的发展与变革,欣慰的是,我们的辩护意见能够得到办案机关的认可、采纳与尊重,达到了较理想的辩护效果"

Jun 25524日申请立案;527日朝阳区法院决定立案; 528日法院决定限制出境; 529日相关部门作出限制出境决定; 64日收到诉讼状; 66日社区矫正结束。 这个立案的速度之快,时间之巧合,不是我多想吧。

在名为Wan Huang的推特号上,曾于当时(1125日)发布一条消息,称"请问郝春莉律师,一、您所说的大多由家属委托包不包括周案,如果有家属委托请问是哪位家属? 当时家属全部被采取了司法措施,是哪位家属委托的呢?第二,您说的'我们的辩护意见达到了较理想的辩护效果',请问,在周的案件中您的理想的辩护效果是什么,您可以出示吗?作为周的家属我们很想知道。"

据中国央视报道,20166月,周滨因受贿罪等,被判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3.502亿元。周滨被指同其父周永康共同利用周永康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财物等。该报道称,周滨当庭表示接受法院判决,不上诉。

来源:德国之声,博讯 



Jun 25:时间有限,今天只和律师沟通了民事案件部分,刑事案件部分日后再谈。



Jun 27:今天和律师谈了有关我的背景介绍和我对我的刑事案件整体看法,细节接下来再慢慢聊。



Jun 30:今天和律师见面的时间比较短,仅仅沟通了为什么我认为我的刑事案件是个假案,有关案件程序违法等事项明后天继续谈



7月2日:今天和律师大致谈了我刑事案件中所遭受的酷刑和折磨,明天或后天再谈细节。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