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三峡大坝真正危机在专制恶政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7-20

三峡大坝真正危机在专制恶政

转发此新闻:
日前观赏中国魔幻写实悲剧电影《长江图》,随着主角货船从上海往长江上游回溯,在台湾电影摄影大师李屏宾的匠心营造下,全片画面随着诗句充满凄美愁绪,除了浪漫却难解的情节,其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货船夜间缓缓航经三峡大坝闸门的慑人气势,经由立体音效与特写镜头,观之有如身历其境,时空为之凝结。

三峡大坝扭曲变形卫星影像

也许是巧合,没多久,就惊见许多三峡大坝经卫星图片对比呈现坝体扭曲变形的消息,此先经推特名人首发广传,另见有日本工程师详细比对之影片,冷静解说而言之凿凿,由于佐证资料多元,加上长江沿岸多省豪雨危及安全水位,这些骇人讯息迅速广传中国内外消息网络。

大坝变形引发众议

630日深夜,一位旅美华裔经济学人在推特发布警语,附加两张Google卫星照片,第一张似为竣工后不久拍摄的三峡大坝原貌,第二张显示大坝明显变形。71日此消息即在微信群里被迅速广传,三峡大坝工程品质与安全问题再度引发热议。

三峡大坝倘若如卫星图片明显变形,将危及大坝安全,一旦发生重大溃坝,人口约四百万的湖北第二大城宜昌市将首当其冲,甚至危及长江中下游数亿人口聚居之经济重地。尤其7月以来长江流域持续强降雨,如今正值「七下八上」(7月中旬至8月中旬)防汛关键期,此等潜在重大危机不仅如同百姓头顶上的悬剑,一旦灾变,中共官方势将无法控制,后果不堪设想。

中共政府单位欠缺公信问责机制,也没有可信的第三方专业监管,加上中国境内网路消息迅速广传,舆论哗然,逼得官方不得不赶紧「辟谣」,奈何仍难取信。

中共以不一致的「弹性」说法紧急解释。72日晚,三峡集团流域枢纽管理局有主任专业师对《澎湃新闻》解释表示该卫星照片并非卫星直接拍摄,而是经过一系列演算法处理而成,由于双方某些演算法不同,因此「某些场景出现偏差」。意指大坝没变形,是影像处理的问题。

此说引起媒体质疑,如果三峡集团之说成立,又如何解释两张同样来自Google卫星照片的明显差异?

后于74日,中共央企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于官方微博发布一张俯瞰三峡大坝之卫星照片宣称「亲测,三峡大坝没毛病!」

紧接着76日与7日两天,两家官媒引述专家说法承认变形,却表示三峡坝体「虽然出现了变形」,但是处于「弹性状态」「各项指标均在设计允许范围内」。甚至有三峡当局干部以戏谑的态度回应各方质疑,「当作娱乐新闻一笑了之」。

政治工程违反科学原则

三峡大坝位于中国长江上游,是世上最大水利工程,位于重庆市到湖北省宜昌市的长江主流,更精确而言,大坝位于三峡西陵峡内的宜昌市,并和其不远的葛洲坝水电站形成世界规模最大的水电站。

三峡大坝兴建前后即引发百万移民、洪泛安全、国家安全、环境冲击、生态危机、工程失能、决策不明、军方营商、官商转包、严重贪腐等复杂问题,曾经争议不断,然而在中共官方严格管制甚至逮捕质疑人士之下,专家质疑声量渐歇。

为解决长江洪灾、水利、航运等问题,三峡大坝工程早在国民政府时期于美国辅助下即有刍议,中共建政后历经多次讨论,直至文革后1980年代始具体评估并引发论战,1992年建案通过,主要坝体1994年开工,2003年局部运作,2008年竣工,然而「政治工程」弊端趋于明显,竣工后经媒体发现,该工程不但品质落后,并且没有具体验收单位,也没有具名验收之高级官员。

据媒体回顾,六四天安门事件后江泽民窜升高位,基础不稳,亟欲博得李鹏合作,加速争取三峡工程。19923月当时总理李鹏将议案提交人大审议,四月通过。

1993年初,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成立,出身水利工程专业的李鹏还亲兼主任,负责监督三峡工程。然而李鹏2003年出版的《三峡日记》却记载:「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江泽民主持制定的。」显示李鹏试图撇清三峡工程危机之责任。

三峡大坝于2008年竣工,诡异的是,三峡工程此等举世瞩目而且官方曾经高调歌颂的重大建设,在2009年的竣工仪式,中共高层竟没人出席,竣工多年也没有验收取得证书,似乎官方没有人想背这个大锅。

虽然中国学术界关于三峡大坝的冲击有许多争论,但直到2011年,中共高层才首次公开承认三峡大坝负面影响,当时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三峡后续工作规画》承认,三峡工程对中下游的水位和航运、灌溉、供水有负面影响。并表示,「这些问题有的在设计中已经预见,需要在运行后加以解决,有的在工程建设期已经认识到,但受当时条件限制难以有效解决,有的是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而出现的。」

曾经深度参与三峡工程的著名专家王维洛,于2016年受访表示,三峡工程违反科学原则,「是一个政治决策」,建坝当时「工程技术人员撰写工程可行性报告,是为政治决策做技术上的准备。」他强调报告必须保持科学中立性,然而「报告结果是推荐还是反对这个项目,对政治家的决策并不起决定性的作用。因为政治家在做政治决策的时候更多的是政治考量,而不是科学考量。」

旅居德国的王维洛认为,当时参与调研报告的科学家们没有中立观点,「他们完全是屈服于政治家的政治压力下写的。」但是很难咎责,因为各组科学家只就他们自己负责范围签了字,但是各组可行性报告却有所矛盾,而官员也可以无从负责,因为推托给专家便可。

三峡大坝是否变形,难昭公信,在目前中共迅速专制恶化的政治环境下,中国许多民众不易相信官僚的说法,甚至不会相信学界的说法,新闻、法律、维权等民间公益监督机制也几乎荡然不存,显示中共以政治态度凌驾科学判断的恶劣影响,除非有大型国际专业单位前往三峡大坝进行长期而彻底的评估,并且公诸于世,否则此将永远疑云密布,只怕直到大坝崩溃、生灵涂炭,一切为时晚矣。

来源:上报 / 吴奕军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