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保卫香港自治,乃是自由世界抗击天朝帝国扩张的前哨战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7-18

保卫香港自治,乃是自由世界抗击天朝帝国扩张的前哨战

转发此新闻:
英国《金融时报》报导,中共局内人爆料,说林郑月娥多次向中央请辞香港特首职位,均被拒绝;北京还下令她继续做下去,因为没有人想接手收拾她的烂摊子。这个消息,无论是真是假,都与北京对港的态度十分吻合:在香港的反抗不大时,京官都急不及待地表演天朝气焰,指点江山,到遇到大力反弹又无能力有效应对时,即龟缩京城,将所有责任卸给特首自理。

过《逃犯条例》修订将居港、经港人口全置在中国法制的淫威下,与铜锣湾书商、中国富商肖建华被绑上大陆、高铁站实行一地两检、大湾区消融香港边界的套路,一脉相承,不可能是林郑突忽发奇想的偶然举措。现在香港的烂摊子,不是林郑的烂摊子,而是北京近年撕毁《中英联合声明》、消灭两制,但又未有能力抵挡强大的来自香港社会与国际社会的反弹造成。要收拾烂摊子的,是北京,香港再换几个特首,都于事无补。

中共自2014发表《「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起,便已正式宣布「一国两制」死亡。被认为是白皮书核心写手的北京大学法学院的强世功教授,在白皮书发表后,密密接受《人民日报》等访问,解读白皮书背后的思想。他在一个访问中更明言,《基本法》来源自中国宪法,而非作为正式国际条约的《中英联合声明》。此举等如正式撕毁国际条约,与后来中共官员说「中英联合声明只是历史文件」的态度一致。

这位强世功的言论著作,可说是北京对港思维最有系统、最理论化的体现。强乃是近年中国将极右法西斯思想与极左毛泽东思想结合,为中共走向天朝帝国主义制造理论基础的重要人物。强是德国纳粹法学理论家施密特在中国的引介者之一,宣扬政治的首要任务,乃是通过恒常的紧急状态区分敌我、捍卫主权;自由主义与法治,只是碍手碍脚削弱主权的无用把戏。

强世功在20042007间被派来香港的中联办当研究员。在中联办任职期间,他在北京的《读书》杂志发表了一系列文章讨论香港问题,后来收集为《中国香港:政治与文化的视野》一书。

强世功认为,「一国两制」的承诺确保香港能在1997顺利回归中国。但香港回归后,这个承诺的历史任务已完结。他主张北京应该跳出「一国两制」的框架,通过直接的政治与意识形态工作,在香港推行「洗脑赢心」工程,营造人心回归,让香港的名义回归,变成实质回归,完成北京在香港的「主权建构」。他呼吁的,其实是中共尽早在香港推行「一国一制」。

强世功认为香港的「一国两制」,重要性不止于促成香港回归中国,更在于它预示了中国的帝国复兴。他认为,清代中华帝国的鼎盛,建基于一波又一波地吞并周边地区,在每一地实行临时自治后实行同化政策,同化后再吞并新的领土。

强世功眼中,香港的「一国两制」只是一种计谋与过渡性安排。一旦时机成熟,香港将被改造成如1959年后的西藏,受北京强行同化和直接统治。待对香港的同化完成后,北京便可安心吞并、同化台湾,甚至是更远的疆土。由此可见,香港乃是中共实现天朝帝国复兴的第一站。故此,香港人对抗「一国一制」化,乃是全球对抗中国天朝专政的前哨战。摆在香港人面前的,已经不是林郑与示威者之间的选择,而是中华帝国与自由世界之间的抉择。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