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北京提驻军威胁,东方之珠危在旦夕?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7-25

北京提驻军威胁,东方之珠危在旦夕?

香港危机正在一步步迫近,中国军方首次以驻军法相威胁,特区驻军法规定,香港在必要时可以向中央政府请求驻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北京对中央政府驻港机构遭冲击,国徽被污感到愤怒,而港人对黑社会群殴抗议者引发的警黑勾结嫌疑感到普遍疑虑和不满。

美国总统特朗普称赞习近平“很负责任”,似乎有意鼓励北京继续容忍香港的抗议活动,但是中国官媒近期对香港的调门在不断升高,愈来愈令人感到不安。
港人抗争会不会导致社会动乱?北京首次以驻军相威胁,这仅仅是威胁恫吓吗?目前香港社会出现严重撕裂,主流民意究竟要什么?内地广大民众又对港人抗争怎么看?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香港独立时评人程翔;澳门大学传播系讲座教授赵心树博士
香港局势持续动荡,东方之珠危在旦夕。星期三北京国防部发布会上,有香港记者就近日来香港形势提问,表示面对“港独”势力抬头,国防部会如何处理。国防部发言人吴谦称,挑战中央政府权威,触碰“一国两制”的原则底线,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他说:“关于你的具体问题,在驻军法的第三章第十四条有明确规定。”北京首次明确提出驻军问题,震动国际社会。中国的香港特别行政区驻军法是如何规定的?北京首次援引驻军法是一种恫吓姿态,还是要动真的?
程翔说邓小平在设计《基本法》的时候已经预计需要出动军队的情况。《基本法》第14条规定必要时候香港行政区可以向中央政府要求驻军维持社会治安和救灾工作;第18条规定全国人大在有需要的时候可以宣布香港进入战争或者失控状态。
从这两条的规定看来,早在《基本法》起草时期就有准备。所以《驻军法》的第三章第十四条没有超出《基本法》的规定。所以这次北京援引驻军法不是特意恫吓。现在也是对721的最新动态的回应。反而是解放军驻港部队司令员陈道祥的言论更引人注意。
美国国防部印太安全事务首席副助理部长海大卫访问解放军驻港部队的时候,陈道祥说解放军不会违反不干涉香港事务的原则。在这个敏感时刻,他主动说解放军不会向香港出动,这句话反而比吴谦引用《驻军法》更有分量。
赵心树补充说香港从回归以来,解放军没有一天不住在香港的,不存在一个“首次”提出驻军问题,而是从来没有一个“不驻军”的情况。因此不必过度解读吴谦的话。
赵心树又说,一方面,正如解放军驻港部队司令员陈道祥主动提出的解放军不介入香港事务的传统,但是吴谦的回答也是对的,按照驻军法,解放军这么做。在这个背景之下再看香港的局势,赵心树认为香港已经是动乱了,但是和雨伞运动时期相比,还不算严重。现在谈解放军介入,为时过早。
香港的局势持续向动荡方向发展,星期天首次出现抗议民众围攻中央驻港机构中联办,北京官媒对此以及国徽受污损感到非常愤怒。北京把中联办事件看作是直接挑战一国两制底线,是不是标志着抗议民众,至少是一部分激进的抗议民众开始把矛头对准了北京中央政府?
程翔说香港百姓经过69日和616日两次大规模示威,直到721游行,都没有办法说服林郑月娥满足群众提出的五点要求。林郑月娥这么强硬,并不是她强硬,而是背后有个强大的体制。民众的要求得不到满足的时候,只能把怒火发向背后支撑林郑月娥的政权。
国徽是国家政权的象征,香港人把国徽作为发泄对象是自然的。如果林郑月娥满足了香港群众的需求,怒火也不会蔓延到中联办。因为中共一直撑住林郑月娥,不让她下台,也不让她答应民众诉求,才导致百姓发怒火发向国徽。
在自由社会,毁坏国旗、国徽是普通的事情。不同的社会制度对图腾有不同的解读。香港社会不会把权力的象征看得这么重。但是在极权政体里,会把国徽看得很重。这里涉及到香港和中央对同一事物和行为的不同解读、不同价值判断。如果真正能够实现一国两制的话,就不会出现现在的局面了。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元朗疑似黑社会组织的白衣人群殴参加游行的抗议人士,引发社会各界对警黑勾结的质疑和愤怒。结合721游行前一天举行的30万人撑警大游行,有人说,香港社会已经出现了严重的撕裂,甚至出现了动乱的苗头。如何评估香港当前的局势?
赵心树说动乱已经存在了,现在的问题是香港的动乱会延续多久。要说国徽、国旗,这不仅仅是政权的象征,也是民族的象征,这一点也是香港现在族群撕裂的重要原因。反对派的诉求不仅仅是为了民主,其中很大一部分人的确想要争取民主,但是反对派有一个更强烈的极端势力的声音是种族歧视。港独的势力里就有针对中华民族的声音,比如“中国狗”什么的。对国旗和国徽的侮辱作为运动的主流,就会把内地背景的人推到对立面去。这就是香港现在政治局势里族群撕裂的令人担忧的变化。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称赞习近平在处理香港问题方面“很负责任”,引发外界错愕。如何评论特朗普的说法?
程翔说从占中开始到现在,他同意特朗普的这个评价。在占中的时候,当梁振英准备动武的时候,习近平传达“不流血、不让步”。不让步我们可以理解,他不想让香港民众的诉求得到解决。但是“不流血”让梁振英没有付诸镇压。
这次也体现了习近平“不流血、不让步”的做法。他主动让解放军透露不会出动香港,这就体现了他“不流血”的一点;但是他也不让林郑月娥满足香港群众的诉求,就是“不让步”的一方面。香港人对“不让步”是不满意的,但是习近平强调“不流血”的确是负责的。
其实仔细研读特朗普的话,我倒觉得他是在担心北京失去耐心,鼓励习近平继续容忍港人的抗议活动。怎么看特朗普对习近平的称赞?
赵心树说其实特区政府已经让步了,最主要的一件事就是宣布暂停送中法例,实际上就是撤销了,这就是让步。但是社会各界都没有想到香港的反对派还在坚持抗议。同时,特朗普这次的言论有一次体现了他“个人外交”的风格。
北京似乎正在失去耐心。《人民日报》警告“香港不能继续乱下去了”,央视也措辞强硬,称“近一段时期,乱港势力以反修例为名,围堵警署、打砸立法会,非法集结、骚扰民众,甚至疯狂殴打警员,暴行严重破坏香港法治、撕裂香港社会。”这是北京要干预前的讯号吗?
程翔说北京《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最近说了一番话。胡锡进是个非常左、非常强硬的人。他最近在微博里提出解放军要介入的话要放大前提,第一,香港“倒向”美国,真要变成美国遏制中国的桥头堡“——这是不可能出现的;二是“香港因为严重政治动荡出现人道主义灾难,譬如不同派系相互大规模仇杀,城市陷入完全无政府状态,出现民不聊生”;三是“极端分子搞武装暴乱,极端分子控制香港中枢机构,建立事实上的政权”——这个也不可能。
香港《经济日报》引述观察人士指出,中央宣传机器以最高规格谈香港问题,并“劝告”港人珍重社会稳定,反映中南海对香港没完没了的社会抗争行为感到不耐烦。北京是不是已经耗尽耐心,准备出手了呢?
赵心树不觉得现在香港有这么大的危机。海外媒体看香港今天的情况,很容易把它与八九六四相对比,好像军队就要出动了。但是大家没有看到的是今天的香港与八九年的中国的区别,今天的香港经常出现大规模游行,每年起码七一和六四都有游行,香港的游行有一整套规范,对社会没有什么影响。
反送中游行都是事先经过申请、经过批准的游行。这并不形成对社会稳定、政权安全的威胁。和占中几个月的规模相比,现在的规模大,但是时间短得多。元朗时间、围堵中联办只是节外生枝,是少数人的小规模事件。现在的情势不到那么危机的程度。
中共干预香港的决心和形式必须取决于对香港民意的整体判断。当大游行有100万甚至200万人参加的时候,我们可以说香港全民抗争。现在出现日益明显的社会撕裂,我们该如何评价香港的主流民意呢?
程翔说很明显,香港的主流民意是反对送中修例,以及69号以来的五条要求和其他要求。从200万人上街,直到现在,几乎每个星期天都有人上街。除了上街的人以外,很多建制派或者中间派都纷纷提出要求林郑月娥哪怕不能接受5条,能接受两条三条也好。香港建制派大组织叫香港总商会发出声明,用反对派的语言明确要求林郑月娥撤回修例法案;有人要问责下台;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这次事件。这么建制派的组织都站出来了,可想而知民意如何。
有观察人士认为,反引渡条例修订或反送中可谓代表了全民共识或主流民意,但后来提出的五项要求是否还能得到民意的普遍支持则存有疑问。如何判断香港人目前的主流民意?
赵心树说送中修例是偶然事件,主要是特区政府低估了这个条例牵动的社会影响以及民意。特区政府的判断失误导致现在的局势。但是现在香港出现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年轻人越来越失望。这个问题最终只能通过民主来参与。
政治上的参与和经济平等应该相关,可惜香港的反对派对民主诉求并不热心,他们更关心的是族群的斗争和撕裂,这是长期矛盾,不仅仅是所谓中央政府和民众的简单化矛盾,而是很复杂的矛盾,有香港内部的矛盾,有建制派和民主派的矛盾,也有泛民派内部的矛盾。长期的矛盾不解决,今后的偶尔事件会不断出现。
观察人士注意到,中国内地民众对香港反送中抗争有不同看法,但主流民意不赞同甚至谩骂。如何看这个现象了?
程翔说他看到一些国内民众对香港的批评。他认为这是中国老百姓接受的宣传教育有关,内地的教育没有教人全面观察。内地看香港很乱,但是却不了解来龙去脉。内地对信息的垄断让内地以官方是非为是非。
为什么内地人对港人抗争运动大都持负面看法,除了中共洗脑宣传之外,还有什么原因?
赵心树说香港人的一个诉求肯定不被内地人接受的,就是香港自己民族主义的倾向。比如中联办里也被写上“支那”字眼。两边的民族主义或者本土主义混杂在一起,这样混杂的诉求怎么可能得到内地民众的诉求呢?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