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李鹏逝世:公道在人心,正义在民间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7-30

李鹏逝世:公道在人心,正义在民间

转发此新闻:
被习近平政权封谥“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同时却被中国大陆民间舆论和海外自由媒体指斥为“六四屠夫”,历史罪人的李鹏终于灰飞烟灭。一篇题为《他的生与死诠释着中国文化不朽的邪恶精髓》的内地网文这样评价说:三十年前,他欠下中国人第一笔血债。大约二十四五年前,他不顾十几位中科院院士的联名反对,对黄万里先生据理直谏的肺腑之言置若罔闻,又强行上马了三峡工程,从此中国电力几成他家私产。他在开工典礼上信誓旦旦的说过:三峡大坝一旦建成,南中国的防洪抗旱将一劳永逸,并能解决中国人三分之二以上的用电需求,国人电费负担将降到8分钱一度……可是,三峡大坝建成之后,汶川、玉树地震了,洞庭、鄱阳见底了,冻雨、雪灾不断,四季冷暖失常……水电占比不到10%,百姓电费负担增长十倍以上……
2019年7月29日,李鹏逝世,香港中联办下半旗志哀

更重要的是水库蓄水防洪功能几近于零,进水量和排水量相当,整个南方旱季湖泊枯竭,雨季一片汪洋……

今年,谷歌地图突然爆出大坝变形移位三四十米的消息,日本学者研究之后发出大坝可能崩溃决堤的警告,南中国自湖北至江苏数千公里土地上数亿百姓面临灭顶之灾……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他死了,竟死得如此干脆……

我始终认为中国文化最大的败笔就是,好人不长寿,坏人活千年。无奈中我们只好退一万步这样想,如果他是被三峡大坝愈演愈烈的坏消息吓死的,倒也多少还能免费赠送一丝不忍痛恨的慈悲和怜悯……

中国人都说死者为大,而他的卑贱,国人再怎么合乎传统礼貌的做作,都无法掩饰对其嗤之以鼻的轻蔑和愤怒。

他的生与死诠释着中国文化不朽的邪恶精髓。

2011年7月1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庆典后,习近平(左)与前总理李鹏握手。 

署名“老炊”的网友为“送别”李鹏赋诗一首,题为《死鸟》:

生前未闻草根爱,
死后没有网民哀。
曾挥大刀屠学子,
敢拦大坝刮国财。
万丈怒火雨难灭,
卅年悲思花盛开。
神州十亿额手庆,
中华又少一虫灾。
另一侠署名崔匡的网友 赋诗则帮他李鹏发出了《关于一只鸟的死亡讣告》::
一只富可敌国的鸟
死在一抹
红色帝国的斜晖里
发出一声脆响
也许它在红雾中活得太久
它知道,黎民百姓早已心生厌恶
它的魂将飞往水库
钻进坝底
借以逃脱鞭尸之惩
但它不知道,
长江的水
日日夜夜不停地
也不能洗净
它所有的孽。
在它死后,
天下所有的飞禽
在一段时间内
将变成敏感词

上网读罢如上民间评论,笔者耐着性子看完了习近平和江泽民等人为李鹏送别的官方视频新闻,其中特别突出的习近平双手紧握朱琳和李小鹏母子一再叮咛久久不忍松开的一段镜头,足可以证明他习近平对李鹏的依依不舍之情,证明所谓“没有李鹏同志三十年前的立场坚定和措施坚决,没有李鹏同志三十年前的勇于担当和敢于斗争,就没有我们党和国家日后的安全和稳定,更没有我们今天的大好局面”的说法应该是习近平的肺腑之言。

这也使我们不由联想起习近平上台不到一年时间即发表的那份杀气腾腾的“八一九讲话”中的内容。习近平说现在,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谁发表正面的言论,谁发表支持党和政府的言论,谁驳斥那些攻击、污蔑党和政府的言论,谁就会受到围攻,而且有些围攻充满污言秽语、不堪入耳,而我们这边常常是鸦雀无声或者声音不大。这是很不正常的现象。为什么没有声音?为什么不共同来支持正确意见、批判错误观点?对敢于碰硬、敢于批评、做得正确的同志,党委首先要支持,而且要公开支持。不要认为这些同志给自己惹了麻烦,这样想是不对的。对这些同志要表扬,符合条件的要提拔重用。我们讲立场坚定、保持一致,不能只是一句空话。

在宣传思想领域,我们不搞无谓争论,但牵涉到大是大非问题,牵涉到政治原则问题,也决不能含糊其辞,更不能退避三舍。“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是不行的!领导干部要敢于站在风口浪尖上进行斗争。我曾经说过,领导干部不能搞“爱惜羽毛”那一套。有些干部对大是大非问题绕着走,态度暧昧,独善其身,怕丢分,怕人家说自己不开明。这是万万要不得的!这是什么羽毛?这是什么形象?故作开明姿态嘛!战场上没有开明绅士,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也没有开明绅士,就得斗争。不要去想博得社会各种人的喝彩、赢得海外各种舆论的好评。我们共产党人连流血牺牲都不怕,还怕损失一点蜗角虚名吗?我们党也不会以这种虚名来评价干部。不能用“不争论”、“不炒热”、“让说话”为自己的不作为开脱,决不能东西摇摆、左右迎合!

习近平当时还说:在事关党和国家命运的政治斗争中,所有领导干部都不能作旁观者。今后,谁再围攻我们的同志,我们宣传思想部门要发声,党委要发声,各个方面都要发声!要发出统一的明确信号,形成一呼百应的态势,不要怕被污名化。我常常讲干部要敢于担当,这就是一个重要检验。

基于此,面临此次李鹏之死的“大是大非”,中共官方媒体,无论是广播还是电视,无论是报纸还是网络,都被及时警告“在重要时刻要严格遵守党的宣传纪律”,不怕“污名化”。但即使如此,仍有党领导下的媒体人不情愿被“污名”,用别出心裁的方式表达了对李鹏之死的欢乐之情。

李鹏逝世后的追悼会现场照。李鹏的三个子女(李小鹏、李小琳、李小勇)均现身。

7月24日,共青团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青年报》报导了李鹏的死讯,但报导仅在头版刊出该标题,新闻内容却放到了第3版。而且标题下面是一张显得喜气洋洋的大照片,图中数名年轻人都面带笑容、手持鲜花。原来是报导在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中国6名队员全部摘得金牌后喜庆回国。

《北京青年报》的这篇报导图片被传到社交媒体后,立即引发网民的热议。网民认为这是大陆媒体人报导李鹏死讯的“高级黑”,“捧着鲜花庆祝李鹏死去的这一时刻”。而《北京青年报》当天的报纸PDF版全部从网站下架。

上网查看一下就不难发现,连中国大陆上的几家较有名气的左派网站都对李鹏之死不屑置评。有心人已经注意到了李鹏“终于死了”的消息七月二十三号经新华社通过官网发布后, 在很短时间内收到三万多条点赞,最终迫使网站关闭点赞功能。网络留言跟帖与官方对李鹏的高度评价形成巨大反差,反衬出中共与民意的背离。

法广的作者桑雨及时总结 了“网络留言跟帖与官方对李鹏的评价形成巨大反差”,说是李鹏死了的当晚,北京街头传来庆贺的爆竹声,许多网友餐馆相聚,把酒高歌。有网友发帖说:“大鸟死了?三峡大坝的事还没清算,近期放水给下游造成不可估量的灾难!一死了之!!我不答应,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而中国内地的社交平台更是因为李鹏的死讯引发一片欢腾,有网友第二天发帖说:凡有点良知的人,昨夜无不狂欢。凡有点正义感的人,昨夜无不额手相庆。 朋友圈里几乎刷屏,其中有一幅对联让人 回味无穷: 上联是:生前千夫所指,下联是:死后普天同庆。横批:千古罪人(遗臭万年)。另有网友发帖说:“昔人已逝,大坝恸抖,平湖泪溢中下游,音容宛在,广场无言,幽灯夜闻天下悲。”

就是总部设在北京的北美多维新闻网也异常大方地坦诚: 在已经受到严格规制的中国境内及其舆论场之中,也出现了一些“异常”现象。比如官媒播报李鹏相关信息之下曾经数以万计的“点赞”,在23日晚间8时后被全数归零。尽管很多网民点赞用意不一,有的是没有明显意识的,有的是认同官方说法,当然也可能确实有的是对李鹏缺乏敬意。 另外,中国外网推特中则传出所谓北京燃放烟花炮竹的文字视频。如果这些信息属实,应该也反映出了一定的民意,可知李鹏身后的争议尚未落定,中国社会在“六四事件”等问题上的心结也还未打开。 与中国官方未曾提及李鹏任何负面评论形成强烈反差,很多价值观鲜明的西方主流媒体报道则几乎未曾提及李鹏任何正面评论。 其中一些报道将“六四事件”置于突出位置,甚至给予非常不客气的用词描述。如美国《纽约时报》文章标题为《中国前总理李鹏去世,因六四事件被称为“北京屠夫”》,英国BBC的文章标题为《中国前总理天安门镇压“强硬派”李鹏去世》……

上网查看习近平亲登八宝山火化李鹏的消息时,同时读到了我们外部媒体的有心人及时搜索到才使之得以保留在互联网上的许多中国大陆网民的为庆祝李鹏之死的即兴之作,署名“文不寥生”的购网民作在得知李鹏死亡消息后的即兴之作《他死了,我们要喝一杯》:

他死了,我们要喝一杯
或庆祝或祭奠
难以言说
尽管他死得太迟
可他毕竟死了
他在某个特定历史时间
决定了青年的生死
却无法决定自己的死期
我们什么都无法决定
但可以决定今天的心情
我们相约举杯
让冷酷的岁月飞一会
再回到眼前,举杯相碰
一饮而尽 一饮而尽
因为下一次举杯
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毫无疑问,正是因为习近平政权对李鹏“六四”镇压功臣的高调肯定,才更进一步激发出普罗大众对李鹏的仇恨和憎恶之情 。公道在人心,正义在民间!正如中国大陆境内网友的帖文所言: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称陀是老百姓。 纸是包不住火的,故事好坏都会流传……。

没有浑然不觉的生
也没有善恶不决的死
没有天衣无缝的谎言
也没有功过无评的旅客
没有自封自赏的头衔
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庆贺
没有永不发霉的真相
也没有不烂的骗子舌根……。

李鹏死后,随着习近平派 “皇叔”习远平亲临李鹏遗孀在家中私设之灵堂的消息传出,法广又及时注意到了“李鹏灵堂门可罗雀 与赵紫阳去世时情景呈天壤之别”。而“习皇叔”居然还在李鹏家里的签到薄上代签了母亲齐心的名字,令我们不由得想起当年赵紫阳先生去世如果,齐心曾亲自登门致哀。赵紫阳于2005年1月17日病逝,不少高干或其家族罕有地不理会“党”的指示,自发前往赵家在北京富强胡同住所所设灵堂吊唁,并送上花圈或花篮。在灵堂上,有一显眼的花圈写着“齐心率子女上挽”。这“子女”当然首推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 。而且事先一定获得过习近平首肯。何以如此,将是我们下篇文章所要分析的内容之一。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夜话中南海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