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从天安门到香港(上)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7-01

从天安门到香港(上)

转发此新闻:
1989年民主运动和六四屠杀30周年。从伦敦到悉尼,从多伦多到波士顿,从纽约到东京,从台北到巴黎,世界各地举行了各种纪念活动,讲座、研讨会、纪录片、音乐会、雕塑、展览、集会游行、出版书籍,香港更有18万人参加维园烛光晚会,上了《纽约时报》头版头条。全球主流媒体也倾力报导,推特、脸书等社交媒体持续关注,这是过去30年间相当罕见的。



原因不仅在于天安门屠杀本身的惨烈,也不仅在于30这个整数年。更重要的是,天安门没有结束。

每到六四前后,天安门戒备森严,天安门母亲被失踪、被剥夺悼念孩子的权利。六四死难者的亲人们有些抱憾离世,有的甚至绝望自杀。诺奖得主、“四君子”之一的刘晓波屡次入狱,并死于监禁之中,这已胜过纳粹一筹:在狱中的记者奥西茨基获得诺奖之后,纳粹政府迫于压力将他转送医院治疗,并在半年后释放。

天安门没有结束,中共的人权记录一直在全球最差之列,对人权的迫害变本加厉。网禁更加森严,知识分子被消声,民间机构纷纷被关闭,冤狱遍地,腐败横行。大量的维权人士、异议人士、宗教人士被投入监狱或被失踪,教堂被拆毁,十字架被焚烧,强制拆迁导致无数人失去家园、甚至家破人亡。2009年以来,为了抗议中共对信仰自由和基本人权的残酷迫害,150多名藏人自焚,这是无比惨烈的一幕,是人类史上永远的伤口。200万维吾尔和哈萨克人,在没有任何司法程序的情况下,被强行关入集中营,被洗脑、受酷刑、被强迫放弃信仰,并有越来越多的被关押者被强奸和酷刑致死,这是今天仍在肆虐的、21世纪最大的人权灾难。

天安门没有结束,中国比1989年离民主更远。习近平修改宪法、大搞个人崇拜,把共产党的集体独裁变成了个人独裁。中共运用先进的数据技术、监控设备、互联网科技、生物识别技术和人工智能,建立起史无前例的“高科技极权体制”。尤有进者,中共开始向外输出专制模式,文化渗透,收买媒体,经济统战,玩弄联合国人权机制,操控外国政治,甚至从事跨境绑架。

而今天的香港,正是天安门没有结束、中共专制仍在横行的最好的例子。
  

1989年5月28日,150万港人上街声援天安门民主运动,不论游行人数还是全民参与率,都创下历史记录。2019年6月9日,100多万香港人再次上街,却是为了捍卫自己岌岌可危的法治和自由。6月16日,更有200万(200万01人,这01人是为了纪念游行前夜牺牲的梁先生)港人身穿黑衣上街,刷新了游行人数和全民参与率的历史记录,恐怕也是世界记录。2019,天安门和香港均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

《中英联合声明》发布不到5年,六四屠杀发生。把自由香港交到一个刽子手政权手里,这件事全世界竟然几乎没有人质疑。六四屠杀之后仅仅8年,1997年7月1日,中共建党76周年的日子,香港的主权被中共接管。这一出被演成喜剧的悲剧,恐怕也注定了日后香港命运的曲折和抗争的艰难。

过去几十年来,我们见证了一部历史悲剧:天安门如何从抗争的百万人潮、民主女神带来的希望,变成了枪声四起、鲜血横流;中共又如何从屠杀之后的全球谴责和制裁中站稳脚跟、日益壮大,成为对全球自由民主的最大威胁,并把天安门变成了“屠杀有理、镇压有效、凶手免责”的象征。

过去几十年来,我们也见证了另一部政治痛史:一个自由度全球领先的东方之珠香港,如何被交到全球最大的专制政权手里,又如何一点点地被侵蚀、蹂躏,而全世界竟然眼睁睁地看着香港的自由被剥夺、民主被压制、而独立司法也岌岌可危!

中共为什么要扼杀香港?

因为香港有自由。成熟的公民社会,开放的市场,良好的市民教育,言论、出版、集会、游行、示威、结社自由与宗教信仰自由,独立而专业的司法体系,都足令港人自豪。“亚洲四小龙”之一的香港,不仅是重要的世界金融中心和自由口岸,也是世界知名的信息中心、新闻出版中心、电影工厂和文化中心。

2019年6月12日,反《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

自由是有感染力和穿透力的,尤其当邻居的自由受到剥夺的时候。中国南方一些省份一度可以直接收看香港节目,香港的音乐和电影给了中国大陆无数青年人以思想的启蒙,中国不能报导的新闻在香港报导,中国不能出版的大量著作在香港出版,中国禁止的书籍、杂志、电影从香港购买,在中国无法召开的会议在香港召开。

从清末开始,香港就有着“革命”基地和“颠覆”基地的传统。有论者(林滴蓝)称,“香港这个看似是弹丸之地的小城市,每次中国有大事发生,必有香港这个小孩插手其中,清末革命如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亦如是。坦白说,假如过去一百多年没有香港这块弹丸之地,中国近代史可能便要就地改写。”近三十年来,香港对中国民主运动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以八九民运为例,港媒连篇累牍的报导,源源不断的送来帐篷、各种物资和捐款,传授运动经验,「民主歌声献中华」接力音乐会,百万人游行,支联会的成立以及屠杀之后的黄雀行动,每年一次大规模的六四维园烛光晚会等,港人对中国民主运动可以说是恩重如山。之后又有声援刘晓波和天安门母亲,声援赵连海和结石宝宝,要求调查李旺阳死亡的真相,声援维权律师,声援因言获罪的记者作家,根本无法数清香港有多少次、有多少人为了中国的人权而上街吶喊……港人一直用自己的自由为大陆那些被杀戮者、被囚禁者和被消音者发声。甚至可以说,香港是当今世界唯一一个大规模、有组织和公开反抗中共暴政的地方。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滕彪

2019年6月12日,大批香港市民走上街头反《逃犯条例》。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