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从2014年阵地战的运动疲劳 到2019年游击战的建制疲劳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7-12

香港:从2014年阵地战的运动疲劳 到2019年游击战的建制疲劳

转发此新闻:
香港反送中六月风暴,一浪接一浪,到了71日回归22周年当晚,更发生史无前例的占领立法会,震惊世界。之后光复屯门、77日九龙大游行,仍有超过二十万人参与。曾被亲建制暴徒破坏的金钟连侬墙,迅速被民众复原,还扩散到十八区。大埔区的更演变成港铁站外的连侬隧道。


在连串有创意和难以预测的行动之后,林郑月娥政府成了隐蔽政府,开多少次记者会都拒绝说「撤回」二字和独立调查警察暴力,不但没有显示任何解决危机修补撕裂的气魄,连稳定建制派军心的能量也没有。可能特区和北京政府,正试图以静制动,以为拖下去,运动就会自我消解。

2014年占领运动时,占领者不断尝试升级,攻占新地扩展占领区,但都不能成功。这乃是敌强我弱时进行阵地战的局限:占领者为了守住阵地已花了很多人力与力气,在故有阵地的基础上扩展,十分困难。在没有新突破时,运动的士气便会减弱。政权在静待占领者出现疲态内讧不知如何推展运动时,便一举清场。

这次反送中运动,以一波又一波的奇袭方式推进运动,更像是游击战。如果建制以为可以拖延一下便可以静待运动自行瓦解,那便大错特错。现在反送中运动这种「敌进我退、敌退我进」的游击形态,毛泽东在搞革命时,发挥得淋漓尽致。

当年熟读毛泽东兵法的越共,也是利用这种游击战术击败兵力和装备强大多倍的美军。当时越共游击队不断对南越的重要据点进行突袭,袭而不占,在每波攻击后迅速退隐丛林。最有名的一次突袭,就是1968年农历年的春节大攻势。那次越共游击队攻入南越各地及西贡市多个军事据点,还打进了美国领事馆,在一轮激战后,共军立刻撤退,没有多占一块土地。这种一浪接一浪的突袭,对美军、南越政府和美国产生巨大的心理压力,开始厌战,对于怎样结束战争出现激烈内部分歧,其余的已是历史。

这次反送中示威者攻势一波又一波,抗争者表现出持久活力。反而建制却已经出现神经紧张和内部分歧。上周日(7日)晚上警方纪律崩溃在弥敦道无差别攻击示威者、记者和途人;田北俊呼吁自由党同党辞任行政会议成员,并点名叶刘淑仪和汤家骅辞职引起骂战;叶刘在《南早》发文骂政府说特区需要「激进重组」;亲建制的《东方日报》出社论批斗民健联闪缩没为政府全力护航,说它是「忘恩负义最大党」;一些建制派元老和北京学者呼吁重启政改,甚至将831框架放开一边,都显示出建制的疲劳与内讧。

习近平能在短期内一锤定音,对香港问题下大刀阔斧的指令平乱吗?在香港问题已经与台湾问题和美中贸易战缠在一起的形势下,他要硬来乱来,恐怕也只会越搞越乱。现在的运动形势,不能说是大好,也有很大风险,例如警察前线在情绪失控纪律崩溃的暴走状态下错手打死人,是大家都要小心的。但抗争者战意仍高涨,建制处于被动守势,乃十分明显。

香港出现几十年未有的大变局,这个局面会将香港带往何方,现在还言之尚早。有人呼吁现在就「鸣金收兵」,十分奇怪,抗争者也不会理会。看来这个漫长的夏天,现在才刚开始。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孔诰烽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