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全国最大的小学生,该下课了》一文引发惨烈网络战争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6-08

《全国最大的小学生,该下课了》一文引发惨烈网络战争

转发此新闻:
今年是六四三十周年,“六四”期间,北京气氛很紧张,死一般沉寂。但在网络上,却是另一幅截然不同的图景,网信办展开一场针对网民的大屠杀,一时间,成千上万的个人微信和公众号被杀戮,哭喊连天,尸横遍野,流血漂橹。六四悼念日过后,劫后余生的网民们探出头来,想出来晒晒太阳,放放风。但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新一轮屠杀接踵而至,比上次更加惨烈。据报道, 66日当天,多个财经自媒体账号被封,其中包括环球老虎财经 、金融街侦探、信托圈、摸鱼小组、陆家嘴小师妹等,除此之外,微博大号“公元1874”被关,有600万粉丝的自媒体人王志安的微信公众号、头条号、微博账号一夜之间被“全军覆没”。
 
 
    但英勇的中国网民面对屠杀,没有屈服,他们在网络上采取“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与网信办打了一场人民战争。有网民留言称,“一切只是刚刚开始:连续几天的血雨腥风,封杀了数万个,数百万个个人微信、上万个公众号。被封后,没谁气馁抱怨,大家很快投入修复工作,每个人都在默默做自己该做的。封号的网友忙着注册新号,用各种方法找回失联的网友,群主们则忙着重建新群,拉网友入群。群组瘫痪的则忙着转移群友到新群,大家把这一切当成习以为常。所有人都明白,他们越是这样疯狂,越说明我们离自由越近。这是一场持久的战斗,过程会充满挑战、风险,甚至还要失去自由和生命,但没谁恐惧退缩。
  
    为什么网信办要如此疯狂,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仅仅因为六四30周年吗?有微信被封杀的网友披露,如果仅仅跟六四30周年有关,网信办似乎也太有点草木皆兵。当局大动干戈,动手术,连根拔的背后,其实另有隐情,与一篇影射习近平的文章《全国最大的小学生,该下课了》疯传有关。这篇网络文章为何会激怒网信办,以至于杀人如麻呢?我们不妨一起看看文章说了些什么。
  
    文章主要有三个内容:

    第一,中美两国关系严重恶化。中美两国关系已经退回到了1972年尼克松访华前,中美两国友好已成过去。今后不论美国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上台,都不可能改变对华的态度和立场。这是美国朝野痛定思痛,制定的长远之计。
  
    第二,谁应该承担责任?当年朱鎔基总理花费了多少精力让中国入世,而且做出了庄严的承诺。扪心自问,那些承诺今天究竟兑现了几条?邓小平说的“韬光养晦”,江泽民说的“闷声发大财”,胡锦涛说的“不折腾”。请问“厉害了我的国”是韬光养晦吗?高调渲染“2025”是闷声发大财吗?全面恢复个人崇拜,大搞一言堂,恬不知耻地把自己跟“马恩列斯毛”相提并论,甚至取消任期制,恢复终身制,恢复上山下乡,这是不折腾吗?中国确实有一个人必须对所有这些负全部责任,他躲都躲不掉! 这个人就是“一尊”习近平。
  
    第三,“一尊”是个小学生。既然有这个贼胆逆历史潮流而动,恢复帝制,甭管此人的人品如何,想必此人一定有惊天的本事,过人的学识和才华, 超凡的能力和水平。但“一尊”只是一个小学生水平。“一尊”小学毕业那年,“文革”开始了。从那以后,他就没有再接受过任何正规的教育。他初中是在文革中混过来的,然后没有上高中就“上山下乡”。他所谓的博士,既没有上过课也没有经过严格的论文答辩,实质就是个“荣誉博士”。如果“一尊”真的具有博士文化水准,他怎么可能是个白字大王?把“通商宽农”说成了“通商宽衣”,把“精湛细腻”读为“精甚细腻”,把“金科玉律”读成“金科律玉”,把“颐指气使”读成“颐使气指”,这些都是一个博士该犯的错吗?
  
    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如今的中国,就是被这样一个小学生,一个白字大王,一个白痴统治着。自从“一尊”登基以来,他所做的事情,几乎都在模仿或照搬1976年前先帝毛泽东所做过的一切。面对美国来势汹涌的进攻,他唯一的反应就是全国上下打鸡血。1958年的鸡血让全国人民三年没饭吃,饿死人无数。文革的鸡血让国家十年动乱,民不聊生。“一尊”的最新创举,就是恢复“阶级”之说,让阶级斗争又复活了。“重走长征路”更是离奇的昏聩! 一群腰缠万贯、大腹便便、小三成群的阔佬身穿灰军衣,头戴八角帽,摇身一变成了吃野菜穿草鞋的红军战士了,这种令人做呕的把戏骗得了谁啊?翻翻“一尊”的发迹史,他压根就没有做出过任何重大的贡献,也没有任何傲人的政绩,从福建到浙江到上海,他业绩平平,毫无建树。他引以为傲的“反腐”,不过就是把政敌多抓几个而已。如果他真要反腐,官员公布财产这一项就可以解决一半以上的贪官污吏。他为什么不敢?“一尊”之所以能够成为“一尊”,主要还是他老爸的功力和功德。 他老爸一生耿直毫爽,刚正不阿。一父一子,一个前进一个倒退,一个光明一个阴暗,一个刚正一个邪门,一个改革开放,一个葬送了改革开放!一句话,中国最大的小学生,该下课了!
  
    我们读完这篇文章,感慨万千,回首习近平的所作所为,不禁五味杂陈、扼腕长叹。习近平未必就是小学生水平,但文化水平不高是事实。李锐老先生去世前曾感叹没想到习近平文化程度这么低。习近平的文化程度高还是低并不是重点,文化低如果像刘邦善于用文化高的人也可以治理好国家。唐代诗人章碣有诗曰:“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但习近平的根本问题是为了维护中共红色帝国的私利,不惜开历史的倒车,企图将中国重新拉回到极权主义时代。经历过二次世界大战的世界文明国家和经历了三十年毛泽东极权主义统治的中国人自然不答应。历史经验告诉中国人,当中国人与具有普世价值的美国站在一起时,中国就会国富民强。美国人用庚子赔款建立清华大学,二战时美国飞虎队与日军鏖战,将中国送入世贸组织等无数事实说明这一点。而俄国侵占了中国百余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今天习近平与普京这样的独裁者打的火热,称其为知心朋友。他不知贪婪的白极熊的胃口是无法满足的。中俄结成反美联盟是在玩火和走向灾难。
  
    时评人士梁京先生认为,习近平最大的问题不是他想要做什么,而是他存在非常严重的认知障碍。由于习近平掌握了巨大的权力,由于中国存在著全面的、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再加上中国政治文化和政治体制本身的严重缺陷,习的认知障碍,正在急剧地增加中国发生类似法国大革命那样的风险。对搞政治的人来说,最容易出现的认知障碍,就是不自量力,从而在思维、判断和语言方面出现系统性的错误,造成事与愿违的严重后果。习近平给人们带来越来越多的困惑,其根本原因,首先不在于他想干坏事,而在于他要干的事与他的能力,尤其是与他的认知能力完全不匹配。如果习近平彻底摧毁了中国上层社会和精英阶层的抵抗意志,又全面动摇了本来就十分脆弱的信任机制,那他就只能依靠一支完全信奉奴才主义的官僚和管理队伍。这样的队伍或许可以支撑一个类似北朝鲜那样的管制经济,却不可能维系一个建立了复杂分工体系,并且与世界经济高度整合的大型市场经济。随著美国和其它发达经济去中国化,中国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必然爆发。虽然很难预料这个过程会有多长,但可以预见的是,一个基层社会不能自治,上层社会无力自主的中国,不会有苏联解体那样的平静,唯一可能发生的,就是像法国大革命那样破坏性极大的大革命。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六四期间,中共网信办与网民进行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其结果不仅是微博、微信公众号和微信群尸横遍野,还意外诞生了一位新网红,那就是中国最大的小学生习近平。作者在文章结尾处还心存良善地为习近平指出了一条出路:他即便恢复毛的路线,把国家再搞乱,也不过是过眼云烟。毛的路线不是他走得起的。他没有那个本钱、人气和大环境。毛时代早已过去。但他还是可以做一件事历史留名,令后人称颂的,这就是主动退出历史舞台。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