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大陆人民」对真相的饥渴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6-24

「大陆人民」对真相的饥渴

转发此新闻:
中共之所以不惜钜资打造网络防火墙──「金盾」,宁肯赶跑「谷歌」(有损GDP),当然是明白「愚民乃专政的基础」。古谚:小民日日醉,皇帝万万岁!百姓不知天下世情,缺少中外清晰资讯,权益受损还感受不到,大大有利「安定团结」。利害关系上,中共的集权须建筑于对民权的剥夺,没有民众权益的弱化,何以翘起那头的强权?

中共一面高喊与世界接轨、奔向现代化,一面则竭力阻断14亿国人与世界的资讯管道

欧美国家不许政府办媒体(除外宣),不许拿纳税人的钱自吹自擂,欧美媒体乃公众「守夜人」,不仅保障公众的知情权,也随时监控政府。一个国家的人文层次,当然体现于政治文化等各个方面,尤其体现于政府对民意的尊重程度。

《人民日报》的销量

「水深火热」的毛时代,明知中共媒体虚假矫饰,苦于无法获知真实资讯,亿万「陆民」徒叹奈何。沉沉黑夜,长长赤难。1980年代,苏联两亿人口,《真理报》销量超过1000万份;中国十亿人口,《人民日报》仅300余万份(绝大部分还是公费订阅)。 注更多难道「陆民」不关心国情?不想了解进行时各种资讯?惟明知虚假,实在没有心情陪着玩。从《人民日报》到地市小报,凡是「帝修反」,只说阴暗面:吸毒、失业、暴力;凡是「伟光正」,一律光明面:成就、新风、欢乐 明知其假,还天天关注,只有「别有用心」的各级官员。

1980年,《人民日报》仅300余万份(绝大部分还是公费订阅)。

2002年,笔者任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兼新闻系主任。《人民日报》一位高级编辑问:「裴先生,你看这份报纸吗?」我略犹豫:「你想听真话吗?」「当然要听真话!」「不好意思,六四以后,不再看贵报,连翻都没翻过。」「为什么?」「没有真话呵!」这位高级编辑一脸阴暗。他的工作居然连新闻系主任都不愿一顾。

不过,《人民日报》还真有一段稍讲真话的岁月。文革后「解冻」期,踩着改革开放的节拍,胡绩伟(19162012)任《人民日报》社长兼总编,《人民日报》开始「想」说真话,销量立竿见影,1979年发行量攀升至创记录的601万份。1993726日,胡绩伟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演讲:

在我当总编辑期间,报纸曾经发行到600多万份。现在《人民日报》已跌到200多万份了,说明读者越来越不喜欢这份报纸。

胡绩伟(19162012)任《人民日报》社长兼总编,《人民日报》开始「想」说真话,销量立竿见影。 

1980年,上海《文汇报》发行量也接近百万。 上海里弄居委会或小巷热闹处都有阅报栏,附近居民天天关注。 1988年初,《红旗》杂志发行量也有240万份。《人民日报》老记者刘宾雁(19252005):

我长期为一个疑问所困扰:为什么越是受到读者普遍欢迎的报导,上边越是不满呢?为什么当《人民日报》销行700万份时(按:数据稍误),他们指责不休,而当降到300多万份时,他们反而满意和表扬这张报纸呢? 


李志绥的书

「陆民」对真相的渴求,积久成爆。港台只要一出有关中共内幕真相的书,「陆民」立即一阵兴奋(包括各级官员),中南海则必定抖三抖。1994年,老毛御医李志绥(19191995)在台湾出版《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虽遭严禁,据新华社《内部参考》报导:初步估计从港澳台和海外流入大陆近三万册,并有多处地下出版翻印。一时洛阳纸贵,广州、深圳每本黑市500700/册,京沪炒到800/册,边远的哈尔滨、乌鲁木齐,翻印本也500/册,「一些党政干部在私下传阅议论。」

另有资讯:《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在大陆炒到¥2000,再涨至¥3000。抢购者中,中高级官员最豪爽,他们比一般「陆民」更想了解真实毛泽东。大陆时谚:「要知道老毛的糟糕,且看李志绥的报告」。这本「医生的书」供不应求,几十人轮候传阅,书贩甚至以日计租,狠捞一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在大陆炒到¥2000,再涨至¥3000。抢购者中,中高级官员最豪爽。

这回,中南海不止抖三抖,至少抖十抖了,动作说明重视度。19958月,汪东兴、师哲、叶子龙、朱仲丽、李银桥、李尔重、贺敬之、林默涵、臧克家、陈涌等135名红角发表公开信──〈我们对李志绥及其「回忆录」的看法〉,郑重驳斥李志绥。这封公开信先后刊载美国《亚美时报》、台湾《海峡评论》、香港《文汇报》。1998年,再由毛泽东秘书林克、护士长吴旭君凑出一本《历史的真实》,为加强权威性,中央文献出版社承印。更体现「重视」的是:中南海召集专题会议,乔石批示以后严格控制知情人员出境。 

2005年,笔者在香港购得此书,已是20024月第41刷(41次再版)。印刷量当然显示需求,偌大市场购买力,好像只能来自大陆。

结语

就是像笔者这样的异议人士,在大陆也耳目失聪,难知天下大事。2017年出来后,才知1993年惊天动地的大陆劫机潮。是年,大陆发生21起劫机,成功十起,劫机者目的地均指台湾。这一时期,还有不少通过其他方式偷渡台湾,仅遣返者即200余。

中共一面高喊与世界接轨、奔向现代化,一面则竭力阻断14亿国人与世界的资讯管道。可是,没有资讯现代化,中国能真正走进现代化吗?失去资讯现代化,「中国特色」(一党专政)的现代化还能是真正的现代化么?与世界接轨的现代化么?


来源:上报 / 裴毅然 

作者为大兴安岭知青/复旦文学博士/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美国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历史所访问学者



转发此新闻: